怀念故乡的雪
三年级 记叙文 1881字 203人浏览 smandwkl

雪是故乡山村冬天必不可少的景致。

故乡山村的冬天,干冷干冷。每天早晨起来,都是浓霜遍地,堰塘里,常结了一层薄冰;放眼田野山峦,处处草黄树枯,冷寂萧索。而雪,就在这寒冷衰败的的背景下,在天空深处悄然聚集。当天空密布了彤云,峭利的寒风鹰一样掠过山野,雪随时就会来了。

雪如同一个娇俏却羞怯的女孩子,常在人们酣睡的暗夜中飘然而至,轻轻悄悄,无声无息。第二天清晨,故乡山村的人们吱吱呀呀打开笨重的木门,清冷的风、洁白的雪扑面而来,惊喜的感觉就抑制不住:下雪了,好大的雪呀!听到喊声,本来还钻在热被窝里的孩子们,就比赛着穿衣戴帽,争先恐后的跑到屋外去。屋外的禾场上、堰塘边、远处的田野里、山岭上,都被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雪,而雪花,仍在飘飘洒洒,纷纷扬扬,天地间白茫茫一片。 雪天是孩子们的节日。在白雪皑皑、银装素裹的世界里,孩子们欢天喜地的打雪仗,堆雪人,甚至在雪地里打滚,尽情的享受着他们纯粹的快乐,开心的尖叫声此起彼伏。有些调皮的孩子会跑到堰塘里滑冰,摔得四仰八叉不叫痛。更有些精力旺盛的孩子会跑到山上去,那里的雪更白更厚更有味道,如果运气好,还会遇上野兔,雪地里的野兔奔跑不快,惊慌之下很容易被逮住,那就可以打一顿牙祭了。雪天天寒地冻,但孩子们都玩得汗流浃背,口里呼呼的喷着白汽,小脸蛋一张张红朴朴的,在白雪映衬下显得格外可爱。

雪天里,辛勤忙碌了一年的大人们仍不闲着。早晨起来,男人们要用枯柴树蔸烧起火堆,供老人和孩子们烤火取暖,然后挑了木桶出门,去堰塘里破冰挑水。一路白雪相随,男人们的步履显得格外轻快。而女人们则去到菜园,采摘白雪覆盖下冰屑悉索的红萝卜和大白菜回家烧火做饭,其后喂猪喂牛,再是一家大小衣服的清洗。初洗后的衣服女人们用木盆端着去堰塘里进行二遍清洗,堰塘里的水冰冷刺骨,女人们的手冻得红通通的。但在白雪的包围中,她们的心情就有了不同于平时的轻松愉悦。

雪天里,故乡山村的人们最喜欢的吃菜方式是炖炉子。屋外白雪皑皑,屋内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着热气腾腾的炖炉子,那种发自内心的幸福与快乐,真的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炉子大都是有些年头的铁炉子,下小上大,下面三个尖,是站在桌上的脚,上面三个尖,架小铁锅之用。人们将干干的劈材用篾刀劈成短而细的木条,在铁炉里烧燃,然后将装菜的铁锅放在上面炖。铁锅下火苗旺旺,铁锅里汤菜翻滚,将寒冷的雪天炖得热热乎乎。铁锅里炖的菜往往是萝卜白菜,有的人家炖的则是夏天里自家晾晒的干豆角、干黄花等东西。这些菜都是自家产的,铁锅里也没有多少油水,但故乡的炖炉子却深深的留在我的记忆里,滋味悠长。 故乡山村的冬天没有暖气,人们主要靠烤火取暖,烤火的木材是从山里弄回来的一些枯树干、枯树蔸。火堆从早上燃起,一直到晚上睡觉前才熄掉。雪天的夜晚,一家人聚在火堆旁烤火,说些闲话,闲话里有亲情,有对未来美好日子的憧憬。那种夜话,是非常温馨的时光。

故乡山村的雪,来得快去得也快,往往一两天内就会全部消融。雪化的时候,屋檐下、小溪边、树林里,响着各种的声音,那是雪离去的脚步声。看着丰满的雪景迅速的消瘦下去,露出大地枯黄的肌肤,心中真的有万千不舍。雪的造访虽然来去匆匆,但它却带给了故乡人们许多的欢乐,欢乐的时间人们总是希望能长些,再长些的。

我在故乡的山村度过了许多难忘的雪天。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到了外面读书,离故乡越来越远,大学毕业后我在城里参加了工作,回故乡的机会是越来越少,故乡山村的雪天只留存在了记忆中。城里每年也下雪,但在水泥建造的高楼大厦间,雪显得生硬而棱角分明,

空气中的灰尘常飘落到雪上,洁白的雪就变得污浊。城里的工作忙忙碌碌,城里的人群喧喧嚷嚷,我穿行在雪花纷飞的街头,心里少了欣喜愉悦,多了压力和烦恼,身边雪飞如蝶,身姿曼妙,我却少了欣赏的雅兴。

再后来,我到了南方打工。南方的冬天温暖如春,不要说雪,连霜都没有。人们通常只需加一件外套,穿厚些的裤子,就可以度过冬天。因此,每年总会有许多北方人跑到南方来过冬。而身在南方的我,却常怀念起故乡山村的雪天,怀念那漫天飞舞的雪花,怀念那漫山遍野的洁白,怀念雪天里故乡山村的人和事。离开故乡多年,我经历了在故乡山村不可能经历的许多的人,许多的事,许多的伤,许多的痛,身心俱疲。曾经,走出小山村是我的梦想,如今,我却无数次梦回小山村,梦里白雪纷飞,时光倒流。

我渴望着,将来有那么一天,重回故乡熟悉的山野间漫步,在漫天雪花中放下所有的疲惫和羁绊,重温儿时的感觉。虽然小山村已是物是人非,虽然我已是身心沧桑,但我依然会感觉到快乐温馨。因为,过去那些温暖的记忆,必定如雪花飞舞,将我深情簇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