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还是不做
初一 散文 862字 204人浏览 遐迩悠然

空气中弥漫着寒意,我正躲在被窝里,感受着它所带来的温情。突然一阵敲门声,打碎了这份惬意。

我爬起床,着上外衣,前去开门。原来是一件包裹,我未详细看,便把它置于屋中一隅。到了中午,母亲进门时,附带了一句:“这是谁的东西。”我漫不经心地应道:“可能是你的或爸爸的。”母亲又说:“这上面收件人是王若兰,送错了吧。”我听后,脑神经像是触了电,迫使我一下子跳了起来。

我奔了出去,如同一只饥肠辘辘的老虎,从母亲手中夺过我所寻求的“食物”。我看了看收件人,的确是王若兰——住在我家楼上,母亲长期因工作在外,与我同龄的一位女生。这时,母亲发话,让我把它还给她。我口是心非地应好。因为上个月,借给她的电风吹,讨了几次,至今未还。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于是,待母亲走后,好奇心迫使我拆开包裹,一个做工精巧的书包,呈现在我的视线。当我将它提起,一封信掉落,拾起一看,上面写着:“给我亲爱的女儿。”本想将此包裹据为己有,以报不还电风吹之怨,可是信的出现,我犹豫了……

第二天,我出小区门时,经过保安室,见她着一身失去色泽的衣服,显得焦急地询问保安,她的声音清脆响亮,因而我才得知她正询问那包裹之事。我顿时觉得忐忑不安,像个逃犯害怕被捕,迅速离开现场。课堂上,无心听讲,提心吊胆,生怕“证据”被发现。放学后,我害怕而又犹豫着,究竟要不要把包裹还给她。不巧,回家时,又看见她,背着一个饱经风霜的书包,双眉相蹙,双手相握,像是个丢失母亲的孩子,向刚换班的另一位保安打听着包裹的下落。

见此状,我愈发不安,甚至那个夜里辗难眠。我绷着神经想:“她借的东西仍未还我,我也可以迟还,甚至不还,这是个满足私怨的做法,但却又让我良心受到折磨,我究竟该做还是不做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经过一整晚的踌躇,在第二天早上,我带着那包裹来到她家,还给了她,只见她严重透露着感激,并未有丝毫怨恨之意。还未待我说抱歉,她便拿出一个崭新的电风吹,说:“对不起,把你原来那个弄坏了,我筹了一个月的钱,买了个新的,到现在才还给你,真是抱歉。”

刹那间,同龄的我们脸都红了,她因抱歉之意而红。而我,却为满足自己的私怨,被惭愧涨红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