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饼人作文
初二 记叙文 7305字 5651人浏览 happy_wing_sun

不做" 煎饼人", 利己利社会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和题客调查网,进行的一项调

查显示,88.6%的受访者坦言自己身边多是一知半解的“煎饼人”,27.7%的人承认自己就是“煎饼人”。(5月15日《中国青年报》)

“煎饼人”是个很形象的比喻,这种人的持征就是俗话所说“门门通,门门松”。他们不是精力专注于某一个领域,而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但又一知半解,其关注点和知识面浅浅地散布在一个很大的范围,如煎饼一样薄而大。“煎饼人”是浮躁的产物。在急功近利的氛围中,不少人越来越没有耐心,一切都要速成,满足于浮光掠影,热衷干夸夸其谈。覆巢之下,难有完卵,浮躁的心态反映在知识的追求上,就是浅尝辄止,不求甚解。花拳绣腿的后面,是松松垮垮的根基。 “煎饼人”看似也很努力,但往往因为浮躁而自误其事。“考证热”就是比较典例一例。现在很多人尤其是大学生将考取证书作为职场竞争砝码,以为多一本证书就多增加一分竞争力,有的人手持二十多本证书,仍在考证不止。但耐人寻味的是,有不少人拿着成叠的证书,却被招聘方拒之门外。证书变成了“证输”,也怨不得招聘单位。用人单位需有应聘者有真才实学,在通常情况下,要的是能独挡一面的“单项选手”而不是三头六臂的“全能选手”。更何况用人单位有太多的理由担心,应聘者“样样通”难免“样样松”,在专业领域不能做到深入,难以胜任工作。

证书变成“证输”,其实不过是佐证了一个常识:除非是天才,否则又怎么可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怎么可能在不长的时间内成为“千手观音”?而事实是天才常常是一个传说,“通才”即使真的是“无远弗届”,也未必在专业上胜过术有专攻的“专才”。一个对百家企事业单位的调查显示,70%的单位主管表示,不少大学生证书虽多,但对专业知识的掌握和对综合能力的培养不够重视,有舍本逐末之嫌。

不做“煎饼人”,不仅于已有利,于社会于国家也大有益处。宁静才能致远,浮躁无缘成功,辉煌总是诞生于冷板凳上。历数各行各业中取得杰出成就的成功者,尽管其从事的工作不同,但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耐得寂寞,淡薄名利,“坐冷板凳磨剑”。谁也不会说仅凭耐得寂寞,淡薄名利就能攀上成功的巅峰,然而谁又能说成功和耐得寂寞、淡薄名利之间没有因果的关系?而在浮躁的社会氛围中,人们不愿再“坐冷板凳磨剑”,又怎么能有真正的创新,攀上成功的巅峰?一个社会一个国家,要是“煎饼人”越来越多,都在“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创造力又怎么会越来越强劲?

“煎饼人”不可怕,怕的是“薯条人”

按照中国青年报一篇报道的定义,如今社会上普遍存在一种“煎饼人”——随着各种信息渠道的发展,许多人不再将精力专注于某一个领域,而是让自己的关注点浅浅地散布在一个很大的范围,如煎饼一样薄而大,这样的人即所谓“煎饼人”,如谚语所说,“门门通,门门松”。

该报道披露,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88.6%的受访者坦言自己身边多是一知半解的“煎饼人”,而27.7%的人则承认自己就是“煎饼人”。有人认为,是社会在默默地驯化年轻人成为“煎饼人”,现在“什么都知道一点儿”的人才吃得开。而从报道的口吻看,“煎饼人”显然是个贬义词。

可是,“什么都知道一点儿”,有何不好?“吃得开”,又算什么错?凭着“什么都知道一点儿”而吃得开,总比靠权力通吃来得正。我倒不是抬杠,实际上当今社会固然存在不少“煎饼人”,但更多的却是缺乏通识的“薯条人”和“旺仔小馒头人”——有一些专业知识,甚至还具备一定的深度,但知识面却窄得只剩一块“立锥之地”。当然,不可否认我们这个社会也应该不乏“面包人”,既有深度又有广度,且文理皆修。但这样的人实在是凤毛麟角。 报道将“煎饼人”增多归结为“各种信息渠道的发展”,让“许多人不再将精力专注于某一个领域”,这说法其实有些本末倒置。显然,信息渠道的拓展,既为“煎饼人”的脱颖而出创造了便利条件,也为大量的专才和通才打开了通往知识海洋的便利之门。信息技术说白了只是一个工具,当代信息技术发展日新月异,对所以的人来说都是好事,不仅仅是“一知半解的‘煎饼人’”的福利。

前段时间在英国旅行,负责接待我们的司机兼导游是在英国工作多年的中国籍年轻人,他把我们带到泰晤士河边的那幢著名的建筑前,告诉我们:“英国议会大厦很大,包括上院、中院和下院„„”,跌了一地的眼镜。他讲得很认真,可不是开玩笑的。这么一位在中国受过高等教育,又在英国工作多年的人,知识面如此之窄,“黄腔”开得如此之大,你能怪当今的信息渠道太宽吗?

笔者以前在一家建筑施工企业工作,当年的老同学中还有不少在从事老本行,他们自称“土木人”。我跟这些“土木人”老同学偶尔也会聚一聚,或者在QQ 群里搭点讪。跟他们对话经常会令你神经崩溃。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他们中的很多人既“反智”又自负,孤陋寡闻还自以为是,严重缺乏常识,甚至包括建筑美学以及相关的绘画、音乐常识。

报道称: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成为“煎饼人”?54.1%的人首选“人们越来越浮躁,很少深入读书思考”;53.9%的人认为原因是“各种信息渠道发达,获得答案方便快捷”;46.7%的人指出源于“应试教育下培养出的学生没有独立和深度思考能力”„„其实,我所知晓的那些“薯条人”和“旺仔小馒头人”,很多根本不上网(Q 聊和电游不算)也不读书,“各种信息渠道的发展”跟他们几乎无关。这才是最可怕也最悲哀的。

浮躁挤扁了“煎饼人”

最近,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和题客调查网,就“煎饼人”现象对10024人进行了一项调查,88.6%的受访者坦言自己身边多是一知半解的“煎饼人”。受访者中,80后和大学毕业生居多。(《中国青年报》5月15日)

“煎饼人”的说法很形象,类似谚语所说“门门通,门门松”式人物。而对于“煎饼人”之成因,一些受访者认为,是社会在默默地驯化年轻人,现在“什么都知道一点儿”的人才吃得开。

人总是会有一点追求的,而社会用人导向、人才选拔机制之类,会反过来影响人们的思想追求。不同的时代,人们会有不同的追求,而不同的追求,又会塑造不同类型的人物。 其实,所谓“煎饼人”现象,并不是为我们的时代所独有,只不过不同时代、不同社会“煎饼人”的款式和厚度有所不同而已。越是浮躁的世风,就越容易挤扁和摊薄“煎饼人”。

而重塑“煎饼人”,让我不免想到了韩愈所写的《答李翊书》,尽管其有一定的时代局限性,但其所蕴涵的思想价值依旧。

李翊曾向韩愈请教治学的事情。韩愈这样答复:“生所谓‘立言’者,是也„„抑不知生之志,祈胜于人而取于人邪?将祈至于古之立言者邪?祈胜于人而取于人,则固胜于人而可取于人矣!将祈至于古之立言者,则无望其速成,无诱于势利,养其根而俟其实,加其膏而希其光。根之茂者其实遂,膏之沃者其光晔。”韩老夫子问李翊,到底是期待在通常意义上超过别人并被别人欣赏,还是期望达到古代大家立言的境界。如果是后者,那就别指望速成,更不能随意为浮躁的世风所诱惑。说实话,一个年轻人,要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立言”,什么是真正的大家成就,并能有所体悟,不懈守望,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幸好有像韩愈这样的长者乐于指点,才使之“处心有道,行己有方”。

可见,知识分子的启蒙提携,是年轻人成长必不可少的环节。除此之外,社会对于人才的评价和遴选机制也很重要。百度一下,你就什么都知道了;谷歌一下,你就知道得太多了。除了网络时代更容易让“知道分子”投机取巧之外,不客气地说,如今人才评价、人才选拔所常用的那些尺子,虽然很容易度量出学历、技能证书的分量,却未必能真正测出人才。有些招聘考试,甚至还很迎合急功近利的“门门通,门门松”式人物。

所以,要改变“煎饼人”吃香的现象,应在通常的巧、快、浅、灵的人才评价机制之外,通过育才、识才、选才、用才系统的改进,给拙、慢、深、厚的通才、憨人以更可靠更宽广更现实的出路。

急功近利下,我们都会成为“煎饼人” 人们常说,“百度一下,你就什么都知道了;谷歌一下,你就知道得太多了”。现在网络搜索引擎技术发达,不少人都懒得深入思考了,因为上网一搜便知“天下事”。很多人每天都会上网看各类新闻,但也只是“知道而已,并不会深入探究,确实如薄而大的煎饼”调查中,88.6%的受访者坦言自己身边多是“煎饼人”,27.7%的人承认自己就是“煎饼人”。(5月16日《新疆都市报》)

虽然88.6%是针对于10024这个数字而言,不具广泛性,但当细细回想起来,它又极具代表性,如今的很多人,不就是如煎饼一样薄而大,“门门通,门门松”吗?这很多人中,也包括笔者自己。

为何现在“门门通,门门松”的“煎饼人”多了起来?恐怕与当下的社会环境不无关系,正如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谢遐龄认为的那样:越来越多的人成为“煎饼人”,一个重要原因是,拜金主义带来的社会浮躁。人们忙于逐利,很难沉下心来阅读思考。同时,商业原则渗透到各个领域,在以酒为媒介的商业性交往中,人们需要更宽泛的话题来维系关系。这话可谓是一针见血。

而“现在什么都知道一点儿的人才吃得开”,又是问题的另一面。当下的现实是,这种人越容易被人赏识,甚至会被认为“是个人才”,若是在官场上,便会仕途顺利,在其他职场上则会春风得意。而那些埋于术业者,往往并不被看好,甚至是被冷眼以待,这无疑又为“煎饼人”增多助推了一把。

人造环境,环境造人,当个人无力改变自己所在的环境时,你就得委曲求全地适应它,融入它,否则就是抛弃自己,让自己成为一个孤独的“我”,这对于个人来说,是一个更大的悲哀。如是很多人就有了充当一回“百度”充当一回“谷歌”的欲望。换言之,当社会处在一种浮躁状态时,在急功近利下,我们都有可能成为“煎饼人”。

“煎饼人”多了起来,这不是个好现象。对个人来说,会误了自己的术业,对社会而言,则会带来不良风气,抵消民族向上朝气,贻误我们的事业。因此,对于“煎饼人”有必要进行切面剖析,并对症下药,让“煎饼人”还原正常人,这是一个健康向上的社会要做和必须做到的,因为,我们社会要进步、事业要发展,还得靠大批大批的“术有专攻,业有专攻”的真人才。

“煎饼人”:游走在信息饥渴与追逐中 听说过“煎饼人”吗?可不是指摊煎饼的商贩。近日,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进行了一次上万人的调查,结果显示:88.6%的受访者坦言自己身边多是一知半解的“煎饼人”,27.7%的人承认自己就是“煎饼人”。受访者中,80后占51.9%,70后占25.2%;62.1%的人为已毕业大学生,15.1%的人在读大学。

随着各种信息渠道的发展,许多人不再将精力专注于某一个领域,而是让自己的关注点浅浅地散布在一个很大的范围,如煎饼一样薄而大,这样的人被称为“煎饼人”。“煎饼人”懂得不少,“门门通,门门松”。有人认为,“什么都知道一点儿”才能吃得开。

“百度一下,你就什么都知道了;谷歌一下,你就知道得太多了”。凡事诉诸网络,上班电脑、下班依然电脑的生活,让不少人患上“网络依赖症”。然而网上信息的海量,决定了人们只能囫囵吞枣地速速浏览,独立思考和深度挖掘的愿望越来越小,而这样的机会更是淹没在频繁的信息更新的激流中。

网络在一定程度上惯坏了公众,助长了人们在新知获取上的浮躁和惰性。然而“煎饼人”的产生,网络并非元凶,根源在于瞬息万变的世界里,耐得住性子坐冷板凳的人越来越少,贪恋信息冲击所带来的“快感”的人越来越多。

一些人有种信息饥渴症,网络上一段时间的平静就会引发焦虑,甚而坐立不安。在论坛、微博及社交网站中,八卦的“月经文”呈规律性爆发。“每个月总有这么几天,柴静会被喝茶,岩松会去辞职,芮成钢会拿绿卡,张拾迈会弥留,黄万里提案会被无视”,诸如此类。

在人际交往中,各色信息成为不可或缺的谈资。话题发起者因着话题本身的神光异彩,获得“懂得多”的盛名。而众人在兴高采烈地谈论完这些信息后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也没留下。

懂点皮毛即可,这种观念在蔓延。《一周学会„„》、某某知识(语言)速成班等类似的图书和培训,映衬着人们对待信息获取的功利与贪婪。人们想尽办法期待用各种手段多快好省地做大自己那张饼。

只是饼薄易碎,贪大无益。跟海量信息拼,个人的时间精力十分有限。与其忙着摊煎饼,不如放慢脚步,告别不理智的信息填鸭,冷静思考自身的真正需求,踏实从容地点滴积累,在天花乱坠的信息风暴中,做个实实在在的自我,干点实实在在的事,至少别把自己淹没在互联网的信息海洋中。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成为“煎饼人”

“人们常开玩笑说,‘百度一下,你就什么都知道了;谷歌一下,你就知道得太多了’。”上海某培训机构职员曾柯觉得,现在网络搜索引擎技术发达,不少人都懒得深入思考了,因为上网一搜便知“天下事”。曾柯每天都会上网看各类新闻,但他只是“知道而已,并不会深入探究,确实如薄而大的煎饼”。不过周围同事都觉得他懂得多,喜欢和他聊天,这让他很有自豪感和存在感。

深圳市公务员巩固发现,如今一些聚会快变成微博八卦播报了。他不久前到北京出差顺便和几个同学聚会,“他们都热火朝天地聊微博上的事情,我觉得很无聊。想聊一下大学时我们都很喜欢的散文集,寻找久违的感觉,却被同学们奚落了一番,我好像成了老土的代表。”

“现在的年轻人很少因为兴趣爱好聚在一起了,聚会基本上都是浮于表面的聊天打诨。有时为了有话说,都使出浑身解数网罗天下事,热闹成了一群人的孤单,有些关系也在这种浮夸的形式中疏远了。”巩固说。

调查中,88.6%的受访者坦言自己身边多是“煎饼人”,27.7%的人承认自己就是“煎饼人”。

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谢遐龄认为,越来越多的人成为“煎饼人”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拜金主义带来的社会浮躁。人们忙于逐利,很难沉下心来阅读思考。同时,商业原则渗透到各个领域,在以酒为媒介的商业性交往中,人们需要更宽泛的话题来维系关系。

“教育制度畸形也导致不少年轻人缺乏独立和深入思考能力,成为‘煎饼人’。”谢遐龄说,目前中小学还是应试教育为主,不少学生读课外书和发展特长被称作“不务正业”;不少大学又是“放羊”式教育,很多刚刚脱离应试束缚的学生,找不到方向,精力都被分散了。

中国传媒大学国际传播研究中心主任陈卫星表示,“煎饼人”的出现与网络等新媒体的发展密不可分。当今社会竞争激烈,很多人选择上网释放压力,在网络信息的洪流中,不少人“随波逐流”,只关注最热最新的消息,这也成为他们逃避现实的一种手段。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成为“煎饼人”?54.1%的人首选“人们越来越浮躁,很少深入读书思考”;53.9%的人认为原因是“各种信息渠道发达,获得答案方便快捷”;46.7%的人指出源于“应试教育下培养出的学生没有独立和深度思考能力”;30.0%的人表示原因是“虚荣心作怪,懂得多有面子”;28.8%的人觉得原因是“社会上专才不吃香”;20.4%的人认为源于“人们爱好庞杂”。

54.5%的人担心“煎饼人”增多会使社会创造力减少

山东省济南市某国企职员翟伟晨自称“煎饼人”,他感觉生活都被网络占据了,自己变得不求甚解。在工作中,领导交给的任务他总会上网去搜索,不过很多时候还得自己拿主意,白白浪费时间;下了班回家也泡在网上,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他很怀念几年前没有网络的日子,有空时会读书,现在网络带来了搜索便利,也带来了惰性,自己不想思考慢慢也就得过且过了。

北京林业大学大三学生王丹说,她和周围很多同学都是经过高中的“题海战术拼杀过来的,只会考试,没什么兴趣爱好”。上了大学后,大家对什么都好奇,又发现要读的书太多了,专业要学好,英语四六级要过,经济、法律、文学、历史要懂得点皮毛,时尚的潮流也要跟上。于是很多人选择“多快好省”的办法解决问题,把一些“前辈”总结攻略搬过来,就等于学习了,大家都成了一张张“微型煎饼”。

民意中国网一位网友担心,现在旅游有各种“攻略”,写诗有写诗软件,即使是成功,也有励志书来告诉你如此这般即可简单复制。如果大家都选择“拿来主义”,在这样的惯性下,会不会影响社会创新?

“煎饼人”越来越多会有什么影响?调查中,54.5%的人担心人们思维趋简单化,会使社会创造力减少;51.5%的人认为人们会变得越来越浅薄,不利于文化传承;48.7%的人担心会加重社会浮躁之风;33.1%的人担心人们趋于浅交往;25.2%的人表示会使青年人过分沉迷流行文化。此外,也有36.3%的人认为“煎饼人”知识面广阔,可以快速判断各种信息。

通才也要有专攻,“煎饼人”很可能耽误了大好青春

当被问及愿意做“煎饼人”还是做专才时,曾柯觉得做一个“煎饼人”挺好,随时能用四处搜集来存在脑子里的小知识“hold ”住在场的人。“不过,有时也会碰上识破我的‘高手’,被鄙视的感觉很难受。所以我决定以后不能只求全,不求专。尽量在知道的问题上多加深入吧。”

调查显示,50.4%的人表示愿意做专才,也有20.7%的人愿意做“煎饼人”,28.9%的人不太确定。 此外,37.3%的人认为做“煎饼人”弊大于利,20.0%的人觉得利大于弊,23.6%的人认为旗鼓相当,19%的人表示不好说。

安徽警官学院青年教师周美告诉记者,她有一个学生在大学期间考了8个证书,却在求职时屡屡碰壁,“很多用人单位说她‘样样通’难免‘样样松’,认为她在这些专业领域都不能做到深入,怕她胜任不了工作”。

周美认为,社会既需要专才,也需要通才,但通才也需要有专攻,如果年轻人只做纯粹的“煎饼人”,很可能耽误了大好青春,“我相信人才观的更新和社会上日趋成熟的用人观会逐渐改变不合理的现象。”

人们对“煎饼人”有什么建议?68%的人认为应把广博与专业相结合,一专多能;56.4%的人指出要沉下心来多读书和思考;48.8%的人认为学校应该着重培养学生独立思考能力;32%的人认为应该增加人文历史方面书籍阅读。

谢遐龄强调,为避免“煎饼人”增多,国家应继续加大力度深化教育制度改革,学校应该鼓励青少年多阅读,增加课外活动,提高他们的独立思考能力。此外,他指出,很多人都担心网络助长青少年浮躁浅薄,其实罪不在网络,关键在于教给青少年怎么使用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