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只被我叫做克鲁克山的猫
初二 记叙文 1509字 66人浏览 肥仔1962

看过《哈利·波特》的都知道,克鲁克山是赫敏养的一只黄色的猫。而我要讲的猫是一只野猫,它呆在我们这里也有三个多月了吧,但是它在我的眼里从来都是希奇的朋友。它的住所是在花丛里或者汽车下面,它从来都不乖乖地呆在一只角落里。

这只猫是黑白相间的,也不很算是。因为它的全身都像失去了星星陪伴的黑夜一样黑,只有头顶上和四只小爪子是白色的。它的眼睛不算是很尖利,但是每次我看到它那对镶嵌在眼眶中的眼球时,总给人一种严肃的感觉。从那天起,聚光灯都在它的身上停留,它成了我们小区里的宠物明星。大家都叫它“猫猫”,也许是因为热爱《哈利·波特》的缘故,我总是想叫它“克鲁克山”。

初次看见它的时候,是在一辆小卡车下面,它像一根枯木棒一样脏西西的,只有它那雪一般的脑袋和小爪子将我的目光吸引了过去。我喜欢小动物,所有的善意的小动物都是我的朋友。于是和朋友告别后,我便小心翼翼地走进了它。也许它听见了我的脚步声,脑袋猛地甩了过来,身体也立刻向后一缩,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和怀疑地把我看着。哦,它只是一只流浪的小野猫罢了,多可怜啊,它一定没有妈妈了吧,瘦成这样。我轻轻地一步步逼近它,我多想摸摸它那毛茸茸的脑袋呀,可是它跟随着我的步伐颤抖地向后移动着,一只死死地盯着我,仿佛我要把它给吃掉似的。“别怕,克鲁克山。快过来。”我的脑袋飞快地动着,也许是想得太多了,我忘记了它的身份的原因,“克鲁克山”这个名字一下就从我的嘴里蹦出来了。小猫的身体猛地抖动了一下,它一甩头就钻到了车子底下,从那边蹿到草丛中不见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以后,它就在我们的小区中是生活了下来。虽然有很多次离开了小区去外边散心,但是它从来不舍得离开我们的小区。这里的人它差不多都混熟了,于是每逢人多热闹的时候,它总会变着法子让人们注意它,议论它。也许这倒不像是真实中的画面,更像是在播放有趣的动画片。这些日子,克鲁克山恐惧又清脆的叫声已经变成了亲切的打招呼的声音。小区的陈婆婆很喜欢这只小猫,她总觉得小猫多可怜啊,于是每天都要给他送去饭菜,有时还放了盐和糖,让小猫感激地不得了,她欢喜地不得了。

不知是什么时候,克鲁克山这只小鬼灵精又学会了一门新的本事,它会捕老鼠了。第一次捕来老鼠是在我家的楼底下,我们没有亲眼看见它捕老鼠,也许是家族遗传的原因,它非常喜欢戏弄老鼠。专家证明,猫吃老鼠不是故意将老鼠咬死,而是将它玩弄死,但是这只是少数的猫,还有许多猫根本不吃老鼠,它们咬死老鼠以后,就将老鼠的试题扔掉了。那次,它将小老鼠叼到了小区麻将管的前面,专门蹲下身来,将老鼠放在眼前,用叫声来吸引大家的注意。这招办法可真不错,许多的大人都放下了手中的牌和麻将,左传右传地告诉大家克鲁克山捉来了一只老鼠。我原本以为它只是游手好闲的懒猫,“假老练”地第二代,但事实证明它不是。大家都对克鲁克山指指点点,克鲁克山乘老鼠昏迷的时候将自己好好炫耀了一番,还用雪白色的爪紫子挠挠耳塞,目光投向了其他地方,好象在说:“看,这只是小意思!”我越发喜欢这只有趣的小猫。克鲁克山喜欢别人将目光投向它的感觉,它总是挥动着小前爪去刨老鼠,老鼠醒过来想跑掉,可是刚走了几步,克鲁克山又用前爪将它揽了回来,连续多次以后,它又改用拦路的办法,想是强盗一般拦住了老鼠的去路。不过多久,老鼠就一命呜呼,它也失去了什么兴致,索性叼起老鼠,身走了。麻将馆谈论克鲁克山的声音还没有结束,笑声也还在延续,可是在笑声中,又夹杂了许多挫麻将,洗扑克的声音。这么多日子,克鲁克山已经成为了我们小区不可缺少的一位朋友,它给我们带来了许多的欢乐。

雨停了,空气中弥漫着尘土和花朵的清香。看,草丛的花儿又开放了,花朵下,还有一个白点点黑团团的东西正在打酣。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