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小事
初一 记叙文 3971字 570人浏览 19680520gao

一件小事

刘飞凡

我抬头瞧见一个老头,也不能算是老头,就五十上下,他坐在靠近办公室门口的一个破凳子上,一动也不动。新学期开学报到,上午天气燥热。办公室人进人出,没有人理睬他。

班上的学生报了四十多人,我都被弄得头昏脑胀。站起身,伸伸胳膊。那个老头还木然地坐在那里。朴素地衣着,瘦小的身材和那黝黑的脸宠,期待地眼神„„一切都说明,这是一个学生家长,可他为什么坐在那里?工作人员都在,他只需要按程序报到就可以了,他为什么在那里等待?

我走出办公室,从他身边经过,我想问他在等什么,可我终究没有开口,他又不是我班上的学生家长,何况我还有很多事要做,当我走出办公室时,二楼交费的学生挤成一片。在离办公室门口不远的栏杆边,一个女生失落地站在那里,瘦弱的身材,她似乎也等了很久,穿着一身校服,全身上下和办公室坐在凳子上的老头一样写满了沧桑。我肯定这是祖孙二人,我又想问她在等谁。

“还是别管闲事了吧?她又不是我班上的学生,我还有很多事要做。”

我再回办公室的时候,祖孙二人还是那个样子。我继续为班上学生报到,好象过了很久,上午快下班了,办公室进出的人也少了。我再次站起身,那个老头像一幅雕塑,没有什么反应。还是没有人理睬他。

“六班的班主任在哪里?”他突然问整个办公室。

办公室的班主任同时站起身来,但都没有说话。老师们不知道说什么好。 “六班班主任就在我们办公室下面,一楼呀,您不知道吗?” “我去看了无数次,但他不在。”

“那您为什么不早问我们,我们可以为你们直接办理报到手续。你们不必等这么久?” “我以为班主任总会来的,你看,你们早就来了。”

其实,我可以早问明老头的,这事很快就解决了。可是我没有问老头,没有。让祖孙二人等了这么久,整整一上午。

我们很快为这位学生直接交费注册手续。事毕,老头要回去了,他叮嘱他的孙女:“好好读书,你看,有这么多热心的老师!”

“可是爷爷,您从早晨到现在,什么也没有吃啊,路又那么远,你吃点东西再回去吧。” “这你就别管了,爷爷没事。孩子,一个人,要照顾好自己呀,爷爷走了。” 老头蹒跚地走下楼梯,我们站在门边,面面相觑。 “我们热心吗”我漠然地转身走进办公室。

这位学生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我为什么不问问,就可以让祖孙二不必煎熬地等待。残酷的冷漠,我不能原谅自己。(926字)

拥有的和不再拥有的

刘飞凡

每天清晨,我都会站在家门前的那棵柿子树下,向着村口,闭上双眼„„

过去,有两个亲人和我不辞而别。一个是我姐,家里四口人,父母亲、姐和我。姐长我五岁,在去村小学的路上有一片方圆约400米的枞树林,穿过枞树林是去村小的必经之路。每次走在阴暗的枞树林里,我都会紧紧握住姐的手,低着头不停地迈步,走出那片树林,我和姐总会不约而同地停下来,仰望天空,长长地吁一口气,相视一笑,再往前走„„

我八岁那一年,一个冬日的下午,我发烧且咳嗽不止,家里母亲、姐和我,母亲很忙,姐自告奋勇去为我买药,母亲让她去了,可姐姐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那天,我和父母亲站在家门前的柿子树下望着村口,从白天等到黑夜,从黑夜等到白天„„

一年以后,父亲和同村的十几个人去云南修公路,等母亲和我得知他们要走的消息赶到村口,只看见他们乘坐的客班车消失在远方,如同思绪的灰尘高高扬起,四面飘散„„

六个多月以后,村里去云南修公路的人回来了,我和母亲没有看到父亲的身影,他们说那座桥都快完工了,一天下午收工,父亲清理工具的时候一失足,掉进了怒江„„

他们说整个工程队沿江找了十多天,没有找到父亲的遗体。

每天清晨,我一个人站在家门前的柿子树下,向着村口,闭上眼睛,我希望张开双眼的时候,父亲拉着姐姐的手出现在村口,老远就喊道:“孩子,我们回来了!”

公元2009年9月22日,我是高一的学生了,这天英语课刚下,班主任早就等在教室门口,把我带到办公室,我看见母亲坐着,她在哭泣,旁边还有一名警察,母亲告诉我,姐姐找到了,在辽宁丹东,要我和那名警察去接姐姐回来,立刻动身。

一路上,警察告诉我,十三岁的姐姐当年被人贩卖到山东,后来又几次转卖,神志失常,又因为失去生育,被人遗弃在辽宁境内,被一位好心的大嫂收养„„

我们来到了丹东的一个小山村,三面环山,正面有一处院落,院子后面一片竹林,屋前有一棵大榕树,榕树下坐着一个双肩瘦削二十多岁的女人,上身天蓝色罩布衫,齐耳短发已显苍然。榕树叶在午后阳光的透晒下彰显金黄,随着微风在空中飘舞、旋转、滑落、翻滚„„

她就是我的姐姐,我们千年等一回的姐姐——

我走上前去,默默地跪在她的身边,欲语泪先流,无声恸,可她木然的表情毫无反应,直直的双眼,一动也不动。残阳如血,竹林萧萧。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望着姐姐写满沧桑的面容,我紧握着她的手,低沉而缓慢的:

姐,我们一直在等你和爸爸回来。多少年了,完美的家我们已不再拥有,我们拥有的是一颗颗血脉相连的破碎的心,我们的心和那依然飘荡在怒江上空父亲的灵魂,会更加凝聚在一起,我们拥有了全新的亲情。现在,我们回家,我们要回到生你养你的故乡,我们一起穿过最后的那道血色迷雾,转过老屋的那个村口,向在那棵柿子树下等了十年的母亲呼唤——

我的家乡,我的亲人,我们回来了„„(1066字)

一夜能走多远

那年我高考落榜,心情十分糟糕。我想跟随村里的建筑队出去打工,多挣点钱给父母,或许那样能弥补我对他们的愧疚。父亲说:“等把地里的农活忙完了再讲吧。”

那时候麦子已经收完,妈妈却病倒了,我家还有一块地没种上苞米。夜里下了一场透地雨,正是种苞米的良机。第二天中午地面不再泥泞,我和父亲出发了。

种子盛在塑料桶里,父亲刨坑我点种子,每个坑两粒种子。农历五月,毒辣辣的阳光似乎要把昨夜的雨水全部收回,地面热得像蒸笼,我汗流浃背,父亲也直喘粗气。太阳落山的时候我已经筋疲力尽,口干舌燥。我们还有四垄地没种完,种子却用光了。

我如释重负地对父亲说:“正好天黑了,咱们收工明天再带种子来吧。”父亲没说话,把锄头藏在地头的麦秸垛里,我们回家了。

回到家,我喝了水,舒服地躺在炕上想美美地睡上一觉,却看见父亲又在弄苞米种子。我问:“不是明天才下种吗?现在准备有何用?”父亲笑着说:“这块地今晚必须种完,否则将来歉收。”我觉得不可思议,心想:不就差一宿吗?父亲说:“我们打个盹,一宿就过去了,但是种下去的种子不睡觉啊,同块地的苞米晚种一宿,产量差别可就大了。”

我恍然大悟,一昼夜,对于我们人类来讲只算片刻,但是对于生命周期只有70多天的苞米,的确是不短的时间。

那年秋天我没有外出打工,而是选择了复读。经过一年的努力,第二年我考上了一个不错的大学。一晃12年过去了,我有了稳定的工作,而我的几个外出打工的同学,如今还辗转在烈日下的工地上,经常为讨要工钱而苦恼。我不得不承认,我们已经有了不小的差距。

那些满怀希望与理想的种子,短短一夜间,已经吸足了水分,迈开了生命的脚步,一旦错过,机会永不再来。(809字)

【编者小语】文中的“夜”一语双关,既指与白天相对的黑夜,也指人生中的坎坷、挫折、磨难。一夜能走多远?也许只有那些怀揣梦想、不言放弃的朋友,才能用其坚实的脚步丈量得出。

相信自己

“我能行”这三个谁都会说,但做起来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啊!

“不嘛,让我试试吧,我相信我能行!”我说。“不行你还小,你又没学过,给我好好学习就行了!”妈妈劝我说。我都是个小学生了,可妈妈却还把我当作三岁小孩子,我想自己当一次家都不行,我实在没办法,这不我只能好好地呆在书房做我的“书呆子!”!

事情凑巧,今天妈妈爸爸不在家,他们给了我20元钱,叫我买快餐。这不是个好机会吗?今天我自己当家,正好大显身手,让爸妈对我着个“三岁小孩”刮目相看。

菜市场人山人海,热闹非凡,五颜六色的蔬菜和各种肉制品,琳琅满目,应有尽有,叫人眼花缭乱。我虽然不经常自己买菜,但是也经常看着妈妈买菜。我该买什么好呢?我在肉摊上挑了一块瘦肉,然后便去买了些青菜,还买了几个鸡蛋。菜市场里湿湿的,一不小心,我摔了个大跟头。瘦肉跑出了袋子,鸡蛋洒了一身。我这才感到当家的辛苦,面对菜市场里的人,我想:这怎么办呀。我的这一身鸡蛋的臭味,一定会引来他们的嘲笑。面对这一切我无可奈何地走了回去,当家可不容易呀!

我回到了家,换了一身衣服,急急忙忙就去做饭了。做饭也不是件容易事呀!从哪儿做起呢?然后我学着妈妈的样子把高压锅洗干净,把米掏好后,盖好锅盖就把它拿上燃气上煮。接着我就去看动画片……结果……

我把锅头洗了,重新煮了一锅饭。这回我可不能像上次那么一心两用,这可不好。我把米掏好后,再一次把掏好的米放进锅里煮。我一边煮菜一边看着饭,我买了那么多菜,我又不会煮什么好菜,以前爸爸妈妈煮菜我也跟着学了一些,就来个青菜炒猪肉吧。我先把猪肉切成片,再把油放进锅里,等油热了后,先炒一下猪肉,等猪肉半生熟后,在放青菜炒,然后再放盐,我这个对做饭一窍不通的“三岁小孩”,盐应该放多少呀?我就随意舀了一大勺盐放进锅里,哈,简单的青菜炒猪肉就行了!我又随意烧了个青菜汤,没办法我在菜市摔了一跤,惟独只剩下青菜了。我先放水,再放油,等水准备开了,就把青菜扔了下去,水开后,简简单单的青菜汤就烧好了。

我摆上了这简单的一菜一汤。一股青菜的清香向我扑来。吃着吃着,青菜太咸了,汤太淡了,哦……我煮的青菜汤还没放盐呢!我加了点盐在汤里,味道好极了;而那碟青菜我只好加一些水来把咸味减少!呀,也挺好吃的。尽管做这顿饭很辛苦,但我仔细算了一下帐,只花了6元钱,经济实惠、味道鲜美,真划算!而且从此改变了我在爸爸妈妈心中的形象。

“我能行!”这三个字时刻都记在我的心中,因为只有相信自己,才能取得胜利,如果你连自己都不相信了,这样是永远不会成功的!同学们,让我们行动起来吧,相信自己“我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