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江印象
初二 散文 4541字 371人浏览 玲珑春晓2012

丽江印象(一)

对于丽江,神往已久,想象中的丽江古镇,是一个闲适浪漫风花雪月的地方。与丽江相遇,在深秋。

清晨到达丽江大研古镇,入口的集市上卖着各种当地特色的蔬菜瓜果,苹果梨子像是被晒成了高原红的模样,红彤彤的喜庆格外引人注目。古镇里游客稀少,清晨的宁静安顿着游客们夜生活后的疲惫。想要找一家心仪的客栈歇脚,拉杆箱在凹凸不平的石板路上发出嗒嗒的声响,有些不忍打破小镇的清幽静谧,便提起行李箱走在如迷宫一般的纵横交错的巷子里。有几分疲惫,心却是安宁愉悦的,穿行其中仿佛人在画中游,真真有时光倒错的感觉。大研古镇虽有“高原姑苏”的美誉,但和江南古镇的白墙灰瓦的清丽秀美不同,滇西北高原小镇粗犷厚重又不失精致秀气。小镇依山筑城、临水为街,明清风格特点的瓦屋鳞次栉比,房屋的外墙拙朴粗粝,精致的雕花门窗,斑驳的木门久远时光的痕迹。古老质朴的石桥随处可见,涓涓溪流穿墙绕户,柔波里青荇摇曳,纳西古镇的古朴悠远、小桥流水人家的精巧诗意就这样悠悠然入怀。

古城的客栈多得数不过来。在一家客栈安顿好,直至中午时分才出门逛逛古镇的大街小巷,喜欢这种漫无目的地随意,一切的遇见都是不期而遇,惊喜也好失望也罢,心终归是自由安宁的。沿途各色店铺兜售着具有民族特色的物品,出售光碟和乐器的小店里,穿着艳丽的民族服饰的姑娘貌美如花,笑容可掬地拍打着东巴鼓,和着传唱小倩的原创歌曲《一瞬间》的节奏,流浪歌手的寂寞和浪漫情怀在沧桑的旋律里安静地流淌,《一瞬间》与丽江的气质如此吻合,回响于大街小巷循环单曲几乎成为了古镇的主旋律。小镇里繁花正开,小河两岸秋菊丛丛、娇艳的玫瑰、大丽牡丹、野蔷薇攀上了篱笆探出了院墙,装点着小镇也装点着人们的心情。留心观察,会发现几乎所有的屋檐上只长着唯一的一种瓦楞草,它们似乎天定地选择了彼此忠诚。墙壁上门联里镌刻的东巴象形文字见证着纳西文化的古老悠远,东巴纸做成的明信片有着极为素朴的美。来自四面八方的美女们穿着各式时尚的民族服装,披一件花色流苏披肩,花钱让纳西族的大娘编几条彩辫,美丽了自己也美丽了别人眼中的风景,有人说,旅途中女人应将自己化为一道独特的景致,应时应景悦人悦己。

一直往地势高处行走,狮子山的方向是从高处俯瞰小镇全景的最佳地点。在人潮如涌的街道走累了,在接近山顶的一家有音乐有观景台的酒吧里歇歇脚,年轻歌手略带伤感或沧桑的曲调伴着咖啡的浓香飘散在古镇的午后,“想你的冬天,飘着白雪,流逝的从前,让我无法拒绝„„”,陶醉的不仅是他自己,许多来到丽江的人也愿意沉醉于独属于古镇的浪漫。一米阳光一段古韵风情,在慵懒的时里,每个人看到的不过是别人的热闹和自己的落寞罢了。酒吧里的观景台可以俯瞰古镇远眺群山,云影在高原绵延的山脉间自在流浪,天离得更近了,似乎近在咫尺。天气阴晴不定,偶尔从云层里挤出的阳光白花花的,散发着炫目的光芒。直至薄暮时分,天色依然透亮,迎面吹来的晚风有些阴冷,玉龙雪山就在不远处,风里大概夹杂着从雪山而来的些许寒意。

夜幕降临,大研古镇的繁华热闹才真正拉开帷幕,街道上游人如织,灯影迷离,沿街兜售着各色不再原汁原味的地方小吃,丽江粑粑、鸡豆粉、小锅米线„„吆喝声不绝于耳,酒吧里的灯有些许迷醉与蛊惑,处处弥漫着小资的情调,远远地传来吉他手的弹唱,摇滚乐很恣肆,丽江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幽静大概只属于古镇灯火阑珊的深夜及沉睡中的早晨。第二天早早起床,清晨的古镇晨雾氤氲、清幽安静,偶尔有几只麻雀落在泛着光亮的五花石板路上似一个个跳跃的音符,早起的居民背着背篓去赶早市,也有零星的游客挎着相机在寻找别样的古镇风韵。想象旧时的丽江古镇,在无数个晨梦里,小镇居民大概能听见从茶马古道走来的马帮的铃声与劳顿,宽敞的四方古街也见证了商贾云集、曾经的繁华交易,穿镇而过的潺潺流水声不知安妥过多少疲惫的心灵。穿行在古巷里,纳西族姑娘背着竹篓穿街过巷的情景如在目前,在这样偏远的

滇西小镇,也许也有过有送哥送到大路口的恋恋不舍,有过似莲花开落的容颜的幽怨等待,也许也曾上演过“达达的马蹄是个美丽的错误”的情爱故事„„每当晚间喧嚣散尽,店主们关好木门,偶尔的几声犬吠悠远,夜深时或许听得见更夫敲着竹梆子吆喝着“天干物燥,小心火烛”,苍老的声音在幽深的巷子里回响。一夜的歇息之后,五更天里,马帮们在小镇抖落风尘又开始了险象环生的漫漫长途。茶马古道上鲜有浪漫鲜有悠闲而只有为生存的奔波和劳顿,即使沿途的奇异迤逦风光无法消解路途的辛劳吧,一去经年的苦苦营生和挣扎镌刻在了泛黄的老照片里、那些饱经风霜的面容中。

相比于大研古镇,依山傍水的束河古镇清静许多,即使是夜里,游客也是稀稀落落,没有拥挤不堪的人群喧闹的街市,翻新的街道里住着各式文艺的店和客栈。在许多知名古镇全然变了味的现实中,束河尚存有一丝岌岌可危的本色。一场连绵的秋雨过后,小镇更显清冷古朴,湿漉漉的石板路在昏黄的灯光下泛着青幽的光,夜间的山里小镇寒气湿重,裹着羽绒服也抵不住刺骨的寒冷,店主们纷纷烧起了木炭火拥炉取暖,火盆里散发着久远的回忆、熟悉的温暖和气味。走在古巷里,想找一个吃饭的地方,一瞬间被街旁一家饭馆窗台前的菊花和店内的装饰所深深吸引,脚步挪不动了,只因这样一次美丽的邂逅„„在小镇里,每一家客栈每一个店铺都在营造一种独具个性的艺术氛围,商业艺术化、生活艺术化,细水长流的生活就这样缠绵在精致诗情的环境里。时间在这里可以慢成一首诗,光影和着东巴鼓的节奏婉转成一段曼妙的舞,生活可以如此精致舒缓,如同从雪山深处从黑龙潭绵延而下绕镇而过小河,滋养着人们的心灵。

在束河,偶遇了一位长相气质俱佳的店主,随意地与她攀谈了起来,她来自深圳,五六年前她的丈夫去到丽江,对古镇一见倾心,回深圳后和妻子商量要到丽江定居,二人一拍即合,四五天后便举家迁往丽江开了一家药材店,这样一次说走就走的人生重大决定改变了一家人的命运,生活虽不似从前那样富足,心却是安逸舒适的。有多少人因与丽江有过这样怦然心会而欲罢不能,从此改变了人生,又有多少人在别人的故事里看到了从前的或将来的自己。

无论旧时的茶马古道上的商人,还是当下逃离繁华都市的寻梦者或纷至沓来的旅客,来到对天崇拜对自然亲和的丽江古镇,皆为寻求安顿自己释放疲惫的驿站,身体的、灵魂的,或许人在骨子里是渴望亲近自然和素朴的,只因一切远离自然的奔波都会让人背离初衷焦虑不安。对于有些人,流浪或旅行不过是为了遇见一个更为真实的自己,是为了满足最最朴素的情怀,朴素是剥去浮华和功名的纯粹,纯粹的情感、纯粹的生活,或许只有在质朴和纯粹的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关系里,才能寻找到真正的安妥灵魂之所吧,田园牧歌式的生活并非奢侈的浪漫,不过是回归人作为人的根本罢了。大隐于市小隐于野,都市太喧闹乡野太僻静,丽江应介于“市”与“野”之间,是不错的归隐之处,许多人因为单纯的喜爱因志趣相投而聚集一起,视他乡为故乡从此便安定了下来,所谓心安之处即为家,选择丽江,大多因了一个遗落的梦,或一个相爱的人„„

位于玉龙雪山脚下的白沙古镇是大研和束河古镇的前世吧,那儿尚保留了些原生态的街道和民居,甚至还有不少土砖砌成的房屋,有些已经倾圮破败。只是商业化改造已然开始,不久的将来,这里又会是被模板化了的第三个热闹繁华的丽江古镇。据说白沙是纳西土司木氏家族的发源地,历史印记在时间的长河中已被冲刷得一片模糊,和大多数少数民族一样,除了留存下来的建筑和用品,纳西人的观念、生活和语言都不可避免地被汉化。有幸在小镇入口见到了几位上了年纪的民间艺人在演奏纳西古乐白沙细乐,对此毫不懂得却能感觉古老的音乐如空谷之风。老人家十分热情地和我介绍他们用到的三弦琴、中胡、钹儿等民间乐器,只可惜因语言不通,无法知道他们演绎的《龙女树》是一个怎样的民间传说故事,纳西古乐大概是纳西文化中的活化石吧,若能以商业化的形式放慢消逝的脚步或不至于使之失传,倒也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走在纵横交错的街巷里,偶遇了一家尚未被改造的纳西民宅,主人

骄傲地告诉我有两三百年的历史了,看起来应是从前的大户人家,飞檐翘角为外形拙朴的建筑增添了几分柔美,庭院属于四合院式的结构,装饰得富丽堂皇的门楼、精美的花鸟虫鱼雕花隔扇门窗、宽大敞亮的厦子,院内挂着陈年的金黄玉米和硕大的结籽葵花,角落里栽种有花草,真正体现了纳西民居外拙内秀、大气又不乏精巧的特点。见我对宅院有兴趣,一位纳西族大娘邀请我去她家的庭院游览,并请我给她照相,她郑重其事地整整衣帽拍拍尘土,动作拘谨却露出了灿烂的笑颜,参观结束后,她用不流利的普通话开始诉说她的悲苦经历,丈夫早逝,她一个人辛辛苦苦把孩子拉扯大„„我读懂了她的言外之意,给了她十块钱带着复杂的情绪离开了。

时间匆忙,脚步仓促中终于看到了纳西古镇可能的些许原汁原味,因为正在建设,它的过去只能依靠现在去还原去想象,而它的未来却已清晰可见。回程时终于见到了不远处玉龙雪山的面目,尽管山顶有些许云遮雾绕,却依然能感受到她的神圣与神秘,一种庄严的美感油然心生,无怪乎在纳西人心目中,玉龙雪山是令人敬畏不容亵渎的圣山。只是圣山脚下已不再宁静,处处在建设处处被同化处处人潮如涌,何处可幸免呢?不过商业化是一把双刃剑,终归有益处,促进经济发展也有利于文化的留存与延续,在这原本偏远的少数民族地区,如果无法抵挡他者的强势介入,以经济推动民族文化的传承和发展,或许也算是幸事。古镇没有理由止步不前,传统习俗正在新老交替相融。

关于丽江古镇的前世今生, 就这样在短暂的行程里惊鸿一瞥般匆匆掠过。

去往丽江,玉龙雪山当然不可错过。因担心高原反应,我没有选择坐大索道去往雪山之顶,而选择了小索道去了雪山脚下的云杉坪,不同的选择也有别样的风景。那日恰逢阴雨天气,大山深处寒气逼人,沿着湿滑的木栈道一直往前,穿过一片云杉原始森林,便是玉龙雪山的方向。云杉坪茂密幽深,游人罕至的时候幽静得只听得见自己的脚步声和偶尔的几声鸟鸣,不时地能见到松鼠在落叶丛中觅食,听到脚步声,便迅速地窜到树上或密林深处躲藏了起来。正值深秋,层林尽染,千年古木在森林里自生自灭,倒下来横七竖八也是一道风景,各种青苔、蕨类植物在茂盛地生长,像是为古木披上了一件多彩的衣裳。已经逝去的,正在生长的,大自然的神奇造化令人惊叹!传说云杉坪是纳西族第一对情人久命和羽排的殉情之地,象征爱情的圣洁,也是纳西神话传说中的“玉龙第三国”的入口处,森林里到处可见游客们挂的祈福铃铛,为神秘的自然增添了几分美好。云杉坪的尽头便是玉龙雪山的山脚下,雪山云雾缭绕,雪山脚下的草甸里开满了星星点点的黄色小花,早已是一片秋的颜色,却也别有一番风韵。有人禁不住在草场上拉起了长调,那样一种壮美与辽阔极易激起人们的豪迈情怀。位于大山深处的蓝月谷有小九寨之称,湖水湛蓝清澈透亮,如同一颗蓝宝石镶嵌在巍巍玉龙山脉之间,真真美不胜收!据说雪山脚下的实景演出《印象丽江——雪山篇》也极为震撼,可惜未能前去观看,留待下次吧。

离开丽江了,回来的路上闽南的阳光依然如此灿烂,哈琳的歌声触动着心底的柔软,无论走多远,终将要回到熟悉的环境熟悉的人群中去,旅行的路途充满了未知和惊喜,而习惯总能给人以心安。只是一路行走,总有一些人一些地方,一念即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