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夏天
初二 散文 1177字 384人浏览 这夏天恋爱

怀念夏天

走过阴雨绵绵的梅雨季节,天气放晴,气温渐渐升高,真正的夏天便登场了。

怀念夏天并不要更多少理由。上世纪的六、七十年代,农村依然贫穷,大多数家庭都在为一日三餐而发愁,对于一个十一、二岁的吃货,每日摄取的养分无法满足日益生长的身体需要,整天饥肠辘辘的,想象不出还有什么比吃饱肚子更畅快的事。夏天到,吃饱肚子的日子也就到了。

春天的桃红柳绿,草翠花开,那只是诗人们的盛宴,对于食难裹腹的孩子们来说,夏天才是最实惠的。收割下来的早稻,晒干扬尽,一批一批分到家中,充实了早已空瘪的粮仓,大人的脸上有了久违的笑容。尽管是一日三餐的稀粥,但比起麦糊糊菜糊糊要爽口得多,隔上几天还能吃上一顿香喷喷的新米饭。

夏天的农村里可以吃的东西很多,房前屋后少不了桃梨杏枣,刚吃完杏子,各种桃子又陆续上市。我们老家北圣盛产桃子闻名乡里,桃子从初夏一直吃到中秋。枣子也赶在这时候成熟了,高高的枣树下放着一根长竹篙,那是为过路人和贪吃的孩子们准备的,饿了馋了,拿起竹篙对着树上捅几下,便有大把的枣子从天而降。地里的菜瓜也正当时,这是一种既可以当作蔬菜又可以当水果吃的瓜,深受大人孩子的喜爱。摘一个用清水洗洗,张口就吃,既充饥又解渴。整个夏天,我们的肚子就像个圆溜溜的小西瓜。

夏天到,暑假也就到了。没有了钟声的束缚,远离了老师的目光,不再当心因为做错了什么受到老师的责罚,我们快乐得像天空中飞过的一群鸟。那时候农村是大集体,十一二岁的孩子是不需要下田干农活的,吃饱了肚子的我们整天无所事事,要么邀上几个好伙伴,上树掏鸟窝,抓知鸟,到草地上捉蜻蜓,要么到干涸的草塘里去翻泥鳅,到树林里去抓“特务”打“鬼子”。常常是村外大人们的“双抢”如火如荼,村内小伙伴们的“战斗”也是热火朝天。

傍晚,做完了父母交代的家务活了,我们又相约就到村前大塘里去洗澡。水乡的孩子个个都会游泳,只要不到深水塘或偏僻的地方去洗澡,父母是不会干涉的。平静的池塘原本是鸭子的世界,此刻成了我们的天下。打漂划,踩水,仰叉,扎猛子,各种游泳的姿势都用上了。一时间,池塘里水花四溅,笑声不绝,吓得觅食的鸭子拍着翅膀四散奔逃。

夏天的夜晚更是值得怀念的。晚饭过后,不等父母把家里收拾好,我们就拿一把缺了边儿的芭叶扇,去追赶一闪一闪的流萤,把抓到萤火虫装在小玻璃瓶里,效仿古人“萤囊照读”,或者呼朋引伴到村中的空场去玩“抢羊子”、“天下掉马龙”的游戏。没有月光的夜晚,我们早早地躺在竹床上数星星,有时是你一句我一句地背儿歌:“天上星,亮晶晶,我在大桥望北京,北京有个毛主席,他是人们的大救星。”夜色苍茫,银河低垂,繁星闪烁,偶有一两颗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在太空里划过,便会引起我们的一阵欢呼。有时候静静地听大人

们讲星星的故事,讲有关星月与时间农事的谚语,学到了不少书本上没有的知识。晚风阵阵,常常是不等故事讲完,我们就酣然入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