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屈子遇见司马迁
高二 散文 1237字 391人浏览 lixipeng2001

满腹经纶,才华横溢的屈原吟游在中华。“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是他的人生信条。悲情诗人啊!

怀王不才,拒善纳奸,屈子心寒,心灰意冷,仍不忘其“美政”学说。时中华割据,国分七隅,楚安于江南,虽号称“一雄”,难掩其颓势,屈子有才却不被重用。怀王崩,顷襄立,屈子以为大展鸿图时机重新来临,没想到等待他的只是更加露骨的攻讦和一“纸”无情的放逐令从此便浪迹天涯,直到

屈子缘江而行,两行老泪里闪烁的是他那颗不冷的心。“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百姓生活如此艰辛,朝廷却穷奢极欲搜敛财物!“罢了,与其苟活于世而同流合污,不如一跳了之,与鱼虾为伴倒也算最后之善举,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他俯身抱石,含怨地望了一眼被秦兵屠戮着的郢都,欲就此了断,“且慢”,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你是在下司马迁,专攻史学”。屈子默然,望滚滚东逝水,无半点留恋意。“生不逢时,吾欲与此浊世别”,屈子也许不会再有什么报国的法子了。太史公言:“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君自比何如?”默然。

太史公再曰:“君诚识时务者为俊杰,况尔一死难挽大厦之将倾屈子拭着他那双红红的眼睛,唱道:“亦余心之所善兮,恐年岁之不吾与!”他向太史公,那位含羞负耻著作《史记》的司马迁,后世被称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的巨著的作者,淡淡说道,“君良善甚,鄙人去意已决,别了!”任凭太史公如何劝说,他也依然那样决绝。“你还算得上大丈夫吗!”太史公怒斥曰:“君子耻不报国而死,鄙厌世轻生之徒。君之去无益国事,秦破合纵,秦王扫六合,虎势何雄哉!楚不过偏安江南,喘息着纸醉金迷的腐朽之气,亡国乃天意。尔为这个没落政权赴死,岂无愚忠之嫌邪?古语道:"天地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不可遏抑。人们也倦怠了,燕国人反戈助齐军攻打蓟,缘由君知否

屈子头渐渐抬了起来,目光炯炯,缓缓回复道:“君言甚是,爱国者未必死国也。”太史公用一双坚实的大手拍在屈子瘦弱的肩膀上,有赞许,有勉励!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江风送来阵阵凉意,天色渐渐晚了,那幽幽苟且江上的渔父也撑桨鼓舣而去。水面上,只剩下一长一少两个身影。渔父歌声依稀可辨:“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两人对视一笑,“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明哲保身吧!”屈子又很潇洒地回首,“我不甘沉沦,待十八年后率铁骑踏破咸阳宫阙!”两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十八年后,秦王朝因横征暴敛,酷刑峻法,逼出史上最浩荡的农民大起义,刘邦破关中,废秦子婴;楚将项羽叱咤风云,仿佛重现当年楚帝国威震八方的情景,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不过据说攻入咸阳的大兵们的军歌就是《离骚

生命有如一条长河,不时翻涌出激流与浪花,不要轻易说“不”,因为“三千越甲可吞吴!”屈子未投江,获得了新生,一种前所未有的自信与理智。太史公摇扇叹曰:“余两袖清风,勤俭廉明,因口语遭腐刑之祸,谁来劝我?”结果他完成《史记》以后抱石投江了,扬子江。“吾愿已结,是时矣!”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真的是“世无定事”啊,天涯客不知又在何处弹奏起《霸王别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