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紫砂壶的原创造型与文化内涵的联系
六年级 记叙文 1724字 60人浏览 lin2005da

紫砂壶是一种传统的日常陶瓷用品,经历漫长岁月流传至今,具有十分鲜明的时代特色和民族特征,以传统的民族艺术作为根基,蕴含着丰富的传统民族文化思想内涵,流传下来的经典壶形无不是工艺的结晶与知识经验的积累,这些可贵的财富被一代代继承下来,这种传承是有其规律的,每个时代的紫砂艺术无不是承袭于前一个时代,既是一种复制又是一种颠覆,后来者的创意是智慧上的成长与突破,又是传统的叛逆,是一种打破常规的哲学,这种哲学以文化作为核心,衍生出造型上的改变,最终打破传统的桎梏,这便是原创了。但我不禁要思考,一把原创的紫砂壶,是其原创的造型孕育出了文化内涵,还是先有了文化内涵再诞生出原创的造型呢?

相对于其他艺术品,紫砂壶一直以造型多变,千姿万态而闻名于世,这一方面是由于紫砂材质的可塑性,另一方面则要归咎于紫砂陶手所一直奉行的传统,学习、继承、开拓、创新。这几乎成为了每一个陶手孜孜以求的人生轨迹。从" 指螺纹隐起可按" 的供春壶再到曼生十八式的出现,一代代紫砂业者不断的创新,才真正翻开了紫砂具有人文气质的篇章。为何那些作品能够被传诵千古,成为一代经典?而成为经典的要素又是什么?答案其实很简单,这些作品除了形态史无前例,更蕴含着丰富的文化内涵。

这件“追极”的造型别致,古朴大方的形态带有天然的传统紫砂的语言,但并非仿古,大圆础钮,钮上塑太极纹案,故名“追极”。此壶从线面的工艺处理有蕴含着现代造型艺术的影子,可以说是以现代的工艺技法诠释出古典文化内涵的美,从艺术的原创性和人文性都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了一个突破。

从历史上的紫砂大家来看,紫砂壶从原创性和人文性都有着共同的起伏,每一件经典作品都有着它独有的原创性和人文性,有着那个时代的时代气息。随着时代的变迁,对于紫砂设计的观念也在不断变化。以经典的“石瓢”壶为例,“石瓢”最早称为“石铫”,“铫”在《辞海》中释为“吊子,一种有柄,有流的小烹器”。“铫”从金属器皿变为陶器,最早见于北宋大学士苏轼《试院煎茶》诗:“且学公家作名钦,砖炉石铫行相随”。苏东坡把金属“铫”改为石“铫”,这与当时的茶道有着密切的关系。因为在宋朝初期,饮茶方法依旧遵循唐朝时期的古法,多为烹茶或煮茶,而之后随着时代的发展,宋朝茶肆文化盛行,茶肆成为了一种公共娱乐场所,甚至出现了专业的从业人员,《水浒》第十八回:“宋江便道‘茶博士,将两杯茶来。其中的“茶博士”便是指的此类人员,饮茶大众化导致了饮茶方式的改革,原本贵族式的金属茶具自然衍变成平民化低成本并且容易批量生产的陶器,久而久之便造成了茶壶名称的变化。由此可见,壶式造型的原创性,其实是与其中蕴含的文化内涵息息相关的。 再比如仿古壶,原本制作这把壶的本意是仿造古形,但因为谐音的关系,后人仿制做这种壶形就成了仿古代壶型的意思了,可以说正是因为这种文化上的错误,成就了仿古这一造型经典的流传。

众所周知在完美生动的紫砂艺术创作中,“西施壶”的原创性不得不提。西施壶的创意创作是根据历史人物来塑造的:西施是春秋战国时期越国的浣沙女,其天生丽质,妩媚动人,可谓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宋朝词人苏轼就曾写道:“欲将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将壶面比作美人的脸更得艺术与人文之妙。“西施壶”的壶体线条简练俊美、舒缓柔和。壶的主体壶身,犹如粉润圆秀的脸颊,展现出少女般的至纯至清;中国美女代表式的樱桃小口做流嘴,微启欲说,即形象又实用;古人高贵的发冠作为壶盖的圆珠,典雅的发髻装扮出倒把,更显得成熟与华贵,又寓意着美人美发飘逸的动感。同样也可以说正是由于历史上存在着这样以为风华绝代的美人,西施壶这一造型才能为人所熟知,所铭记。

现代紫砂作品被赋予更多的现代元素,它们常常表现为自在的多样性和无目的多样性,将肌理与空间构成相对有序的布局以造成一种整体气氛,使人获得美的感受。类似的原创造型有很多,但在这浩瀚的原创造型之中,又有多少能够流传千古呢?答案是百不其一,缺乏

文化内涵支撑的原创,充其量不过是一种奇形,无法流传和推广,这更多的只能停留在技法的阶段,而无法上升到足够的艺术高度,想要成就经典,还需要从人所共知的文化内涵上着手,理解一种文化从而塑造出一种形态,这才是真正的紫砂壶原创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