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私语
初一 散文 1065字 167人浏览 我的忍耐不了了

冬日私语 零下1度,温州少有的冬日景象。 昨天在学校的时候,遇到一位老师,对我说,黄忠,你这样老是搞文学社,如果自主招生名校都没考上,是要倒霉的,你不如就抓几个成绩好的,那些一般的就放掉算了。 我回答,我是在做文学社,自主招生名校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如果文学又特长成绩又好就顺其自然去考,成绩不好我们做文学社本来就挺开心,为什么要让什么名校把自己吊死呢。 这是我经常要遇到的问题,我不敢臆测对方是以怎样的心态对我说这些话。就像我常常遇到一些老师,看到文学社一个喜讯就说,黄忠,学校是不是又奖励你很多钱呀。听到这些话,过去我会想,现在更多笑笑不言语。我觉得在学校里倪进老师跟我还是比较有共同语言的。虽然我们不常说话,但我们都有自己的爱好,肯为爱好做些事情。以前他很爱带学生活动,采风,考察古村落,也是很繁琐的事情,想来学校也并不见得多支持的,但他喜欢做。我也一样。我带文学社,是我喜欢跟学生们在一起,跟他们可以谈些梦想和爱好,不用每天市侩地计较一分一毫。我们的校长其实很好,他知道我们有很多活动,常常还要外出,他不说什么,这就很好。难道我还非要指望他也积极参与我们这些活动吗?中国教育的大环境,大家都知道的,又何必为难人家校长。 但是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心还是很累。我说过,做文学社我很开心,但附着在它身边的一些事情真的很让我疲惫。我常常说,如果我太累了,是不是就不要做了。昨天我跟李跃编辑就这么说,我说,比方这次新苗年度决赛,只是去参加比赛的问题,很简单,但如果家长自己带,就会无形中增加家长一些负担,老师带,学校就算让报销车费,报销手续也很麻烦。去年我带学生去温州乐清的车票都还没报销呢。再比如这次带杨妮妮去上海,我就得跑到白石提前买车票,一排就是半天,还得提前定房间,这些表面都是文学之外的事情,但它是实实在在的工作量。我能怎么做。所以李跃编辑说到现在的文学社都很萧条,我当然明白,做了这么多年,我早就明白了,这绝不是校长支持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校长只是这个社会大环境的一份子,他的能力也有限呀。不该为难人家的,就不要为难人家。 只是心情很黯淡吧。我常常帮人带点东西,我觉得举手之劳是好的。我记得我在帮人带东西之前会说一句话:我只是帮忙带东西的,东西如果有什么不好,路上有什么损坏,你不要找我赔呀。是的,这就是我的基本底线。我可以帮别人做点什么,但我也不希望因为帮别人而带来麻烦。我想我做文学社,也是这样的心态吧。我不需要给组织看,但我有良心,人做事,天在看。如果确实太累了,或许我也会放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