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晨曦作文
初二 记叙文 3963字 264人浏览 shine高莉

我眼中的七一班

在我大脑的会议室里,正在召开一次重大的会议,商讨:七一班是个怎样的集体。

耳朵:七一班的学生口吐脏话,上课也是乱哄哄的,听得我都想退休。眼睛:我也能经常看到他们上课不专心听讲,在下面打打闹闹,课下也不安生,更甚的是吃零食现象严重。

鼻子:我的发言就一个字“臭”他们经常不讲卫生,不洗头不洗脚更别说洗澡,教师宿舍都臭的要命。

嘴巴:我们的生活不太好,吃的饭不可口,在餐厅不能吃饱,我们正长身体呀!„„

它们滔滔不绝各抒己见,一直沉默着的大脑,突然发话了:你们不说了,不要只想到别人的坏处,要想一想别人的好处,这一说又引发了新一轮的讨论。

耳朵:我先说,七一班发言积极,读书努力,那充沛的感情把我都陶醉了。

眼睛:他们打扫厕所时,分工合理,不怕脏,不怕累,争先恐后,我也很感动。

鼻子:因为思源学校刚刚建成,水源不足,条件有限,五、六楼的宿舍都没有水,何谈干净卫生 呢?

嘴巴:伙食不好,也是学校正在发展,什么都处在尝试阶段,有待改善和提高,况且我们也有点挑食,这点习惯也要慢慢改。

大脑见大家说的差不多了,就意味深长的说:“那你们觉得现在

的七一班,还想刚才一样吗?”刚才还唧唧喳喳的发言家都不好意思起来。

那一次我真痛苦

朦胧中我睁开眼睛,,前方是路,鲜红的太阳照在我的脸上,我感到那样刺眼,树木飞速的向后移动,哦!这是在车上,我和爸爸天不亮就起来了,我们要早点儿到洛阳雅美口腔,这是约好的时间,想到今天拔牙,我有点害怕,双手紧张地抱住肩膀,爸爸以为我冷,关心的叮嘱我“有点冷,外套穿上吧”

我沉浸在痛苦里,对爸爸的话没有理会,车上很静,只听见车轮行驶的声音。不一会儿,我们到了。我坐在位置上迟迟不肯下来,爸爸说今天不拔牙,我一听就高兴的跳下车,哼着小调跑了进去,一名牙科医生迎面走来,惊讶的说:“咦?这小孩真乐观,这么勇敢!来,躺位置上开始拔牙”啊?拔牙?我看了一下爸爸,他对我笑笑,双手一摊,我能怎么办呢?来都来了。爸爸也是为我好,他放下所有的一切,每星期天陪我来治疗牙齿,拔就拔吧!我平静地躺了下来 。医生先给我打了麻药,这个过程也不好受,一针打在牙龈上,一针打在牙髓里,接下来一个医生按住我的头,另一个医生用钳子夹住我的牙齿,使劲得晃呀晃呀,痛倒不太痛,只听见钳子在嘴里咯嘣咯嘣响,感觉好恐怖,我只能张着大嘴,任凭医生摆布,好一会儿,一颗牙齿被拔了出来,‘咣当’一声放在了盘子里,我吓得不敢看,接着,医生用同样的方法,拔出了第二颗,第三颗,我累得嘴巴都僵了,医生建议歇一会儿,只见她累得活动着手腕,活动着脖子,还感慨地说“小孩牙

长得结实,不好拔,真费劲”我躺在那里休息,闭着眼睛和嘴巴,十分钟之后,我们又进行了一场残酷的拉锯战,第四颗牙也被拔出来了。医生帮我止了血,处理了伤口,我终于看到了那四颗血淋淋的牙齿,我的眼睛湿润了。身体发肤,授之父母。这四颗牙离开了我的身体,不再属于我了。

感谢那位父亲

3年前,我在香麓山前见到的那位沧桑的父亲,它赋予孩子那种伟大的爱使我惭愧使我温暖。

那天爸爸骑电动车带着我去山上散心,清风带着花香迎面而来,爸爸哼着小曲我坐在后面唱,再转弯处的垃圾堆旁我见到了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小孩,他们衣着滑稽破烂,头发肮脏蓬乱,苍蝇在他们周围飞来飞去,那个孩子穿着还好,也还算干净,只见他搂着孩子,坐在那里,用一根棍子当筷子,从一个脏兮兮的塑料袋子里夹出了什么,送到孩子的嘴里,小孩不假思索,大口地咽了下去。这个父亲高兴的笑了。

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夹菜,却让他那么的幸福满足。爸爸也常给我夹菜,可是我总不想接受,因为他们夹的菜我并不喜欢。他们两个从我身边走过,我看到那人佝偻着腰,一股暖流涌上心头,这是一个父亲的背影,被生活的苦难压弯了腰,如山的父爱,让这个瘦小的背影变得高大。他突然回过头来看我,沧桑中带着慈祥,苦难中带着坚毅。这是一张父亲的脸,如海的父爱,让这张脏乱的脸变得庄严,这只是一个动作,却让我不得不重新思索,我该如何面对我的父亲母亲!

感谢那位父亲,您是我的良师!

黑夜使我最害怕的时间,每一个夜晚,我都胆战心惊的度过,我不时地望着窗外那漆黑的天空,那天空如同一张魔爪扑面而来,更像跌落在的深不见底的汪洋大海里,我更害怕了,一头钻进被窝睡着了。

清晨,我一起床就直奔我的死党——赵家辉,我们手拉手奔向广场,我和他认识已经两年啦,那次偶然的相处,让我感受到了友谊的力量。那天,我拿着滑板去叫他,他从窗外探出头,看见了我,二话不说拿着滑板也下来了,我们一起去了府琛花园,又去了家鑫超市,不知不觉天黑了,我们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回家喽”。

天这么黑,又下起了小雨,我看看漆黑的夜空,又开始浮想联翩,又一次陷入了恐惧之中。我赶紧闭上双眼,赵家辉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握住我的手说:“我们唱首歌吧。”寂静的大街上响起了我们嘹亮的歌声。不管路有多远,前方大道一起走„„

街上一个人也没有,只有一个个黑色的路灯矗立在那里,发散着昏黄的光芒,风是那样急,雨是那样冷,歌声是那样的坚定,心是那样的温暖。

妈妈的目光

那么的苍白无力。算了谁让我近视了呢!就这样,妈妈的气一直未消,对我冷冰冰的,我小心翼翼的熬到中午。本来想给妈妈好好解释一下,可看到那样的目光,我欲言又止。星期六的早晨,妈妈的短信铃声惊醒了我的美梦,我睁开双眼,看到了明媚的阳光,心情无比舒畅,我摸到了妈妈的手机,想看看谁发的短信这么烦人,一看是我们学校发的校讯通,看完了星期天的作业,准备放下继续睡觉,不小心碰到了qq ,可程序繁忙一时半会关不掉,我直接按了主页,就在这时门开了,妈妈拿起手机,看到了屏幕,妈妈的笑脸消失了。我很无辜,可我的解释是

吃完饭我就去做作业,妈妈看我的脸色缓和多了,让我做完作业看会电视也行。三十分钟后,我打开了电视机,妈妈换了装,一看就是要出去,临走时她又瞪我了一眼,我明白,哎!谁让我近视了呢!正看得起劲,朋友来找我,我一个箭步冲了出去,“啊------爽------啊”天快黑了,我回到家里,发现电视没关,我急了,手不住地抖,关了电视。刚坐下来,还没喘口气,就响起开门声,妈妈回来了,手摸了摸电视,铁青着脸说:“一个下午呀------”他没有说下去,可我明白其中的分量。我冤!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呀!

星期日,我都在做作业,这一天相安无事,到了晚上,我突然想起一个作文没完成,大阅兵观后感,可电视已经播完了,我就借了一个小胆,打开了电脑,看了起来,不知什么时候,妈妈来到我的面前,

啊!我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妈妈什么也没有说,看了我一阵,就走了。难道妈妈对我绝望了吗?她的眼神为什么那么迷茫?不,不要这样,妈妈,我不是你想的那样。请相信我!

爷爷的西瓜

夏日炎炎,西瓜长得繁盛,绿油油的瓜藤下,藏着一个个碧绿滚圆的大西瓜。几阵秋风过后,西瓜藤变黄了,原来满地的西瓜不见了。只在田地边还剩有几个。没有了瓜藤的掩护,这几个西瓜在阳光下像几个胖娃娃。显得那么耀眼。一个星期之后,伴随着一声叹息,一双大手把它们抱走了。

早上,我环顾四周,西瓜呢?哦! 是梦呀! 老爸刮胡子的声音在 响,“晨曦,起吧!今天你爷爷要来。”“什么?爷爷要来! ”爷爷一来,西瓜也就来了。我高兴得直搓手:“亚细亚西,太好了!”紧张的梳洗,慌乱的吃饭,„„快节奏过后,我坐在沙发上喘息,叮咚——叮咚!我飞快的开门,本来合不拢嘴的我,看到爷爷的一刹那,我心头一颤。光秃秃的头上,稀疏的几绺头发湿漉漉的,眼角的皱纹,挤在一块,衣服紧紧地贴在背上,他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胸脯一起一伏,手上满是东西,裤腿上的泥斑有新有旧,我连忙接住东西,叫到:“爷爷!”爷爷眼眯成了一条线,高兴地答应着 “长高了,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说着从背后取出一个圆袋子,我剥开袋子,里面果真是一个碧

绿的大西瓜。爷爷说; ’本来有两个,车上人太多,挤坏了一个,只好吃了点扔了点,爷爷说着,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一幅幅画面:“师傅有位没?”“没位了,别上了”“哎——哎——别走---我站着,我站着”“别撞坏了,这是给孙子的,”“唉——这可咋办?挤坏了„„”想着这些,我的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亲爱的爷爷,费尽周折,在炎热的烈日下,在拥挤的客车上,站了整整一个小时,这一切都是为了我能吃上本地瓜,我为自己的自私,后悔不已。

从此之后,我爱上了回家,不只是因为西瓜,而是不想再让爷爷因我而累。

欺人太甚

实验小学六三班 李晨曦

郭洪基是我的前桌,长得方头方脸,眼睛虽小却炯炯有神,两条剑眉横卧上方,有时透着精明,有时“暗藏杀机”,有趣的是在不大的鼻子右下方长了一个黑痣,整张脸远远望去好似一个大大的“国”字。他这个人在学习上堪称一流,可就是有个毛病爱自以为是,嫁祸于人。

这一天,我和同桌“潘多拉”发生了争执,只因为我越过了“三八线”,她就拳脚相加,把我打的落花流水。郭洪基却在旁边隔岸观火、视而不见。想想在他“危难”时我并不是袖手旁观,而是见义勇为、拔刀相助。

“战斗”刚刚平息,我和“潘多拉”都埋头做作业。郭洪基唯恐天下不乱,不知什么时候拿走了“潘多拉”的水杯,这时却故意的把杯子物归原主,发出“咚”的一声响,我和“潘多拉”同时扭头,气氛陡然剑拔弩张,山雨欲来,“潘多拉”又要对我大打出手。我目瞪口呆,手无足措,将要蒙受不白之冤。我突然瞥见郭洪基幸灾乐祸、做贼心虚的样子,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他在嫁祸于人。真是欺人太甚! 是可忍孰不可忍,我气,这个不分青红皂白的“潘多拉”;我恨,这个欺人太甚的郭洪基。在这“战火”一触即发的时刻,我只有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这就是郭洪基,不断地制造着恶作剧,精明中透着顽皮,顽皮中透着可爱,这样的前桌叫我哭笑不得。算了,我们是一组的,应该团结才对。这点恩怨我才不与你计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