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绢
高中 其它 2576字 96人浏览 左手边19881026

本文作者:栀子

【手绢】 by.栀子 十里桃花十指香, 青砖瓦上闻琴声。 ——题记 清明时节雨纷纷, 路上行人欲断魂。

【初】 留在我记忆深处的奶奶,是那个穿着青色棉袍拿着一把竹伞的奶奶。 记忆中,奶奶总是很少露脸。奶奶穿着那件民国时代的青色棉袍,撑着那把竹伞站在雨中。濛濛细雨,青色的雨丝一丝一丝飘到我的脸上,奶奶站在竹林中,还是撑着那把竹伞站在竹林里。她青色的棉袍像是和竹子融为一体,在雨中像一片灰蒙蒙的雾。没错,就像一团灰蒙蒙的雾,越变越薄,最后被太阳蒸发在阳光下,消失不见了。我呆呆的站在竹林里,看着奶奶穿着棉鞋踏在青砖上越走越远…… 从梦中醒来时,睁眼是粗糙的木桌和一个在风中摇摆的风铃,发出“零零,零———”的声音。风铃似乎是一个小女孩,像一个精灵飞在天空中,发出悦耳的笑声,令人心神舒畅。我抬起头望了望墙上的钟,已经七点了。桌子旁的木椅上放着参加丧礼的黑色长裙,我心里一阵眩晕,连忙移开目光,却定在了另一张木桌上,那是,在夕阳下熠熠发光,闪着我的眼睛。 那是一条手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始】 “奶奶,奶奶。”我朝夕阳下那个背影叫道。 “哎,桐儿。”夕阳下的背影并没有回过头,只是传来一声话语。 我小跑过去,却差点被地上的青瓦砖滑到了,连忙抓住奶奶的双手。那是一双如枯柴般的双手,却传来阵阵温暖。奶奶小心翼翼的抱起我到她的怀中,用温暖的双手紧紧地抱住我,仿佛一放手就消失了似的。我也紧紧贴着奶奶的胸怀,奶奶的胸怀,是多么的温暖,自从失去妈妈,就总没体会过这样温暖的怀抱了。 “桐儿乖,听奶奶讲故事。”奶奶慈祥的看着我,我却因为夕阳太过刺眼而看不到伞下阴影的脸。 这时,我总是乖乖地听着,坐在奶奶的怀里,一边看着远方的景色,一边听着奶奶讲故事。 七月的夕阳总是特别的美,像一个鸭蛋黄,又像一个炽热的火球。夕阳边的云朵就像一幅静物图,静静地浮在太阳的两边。云彩仿佛被夕阳染红了,染上了大片大片的红色,在我的眼中看来,是十分美丽的。 奶奶一边抱着我,一边踏着那条青砖小路,石砖里缝隙总是布满了青苔,一条条青蔓从石砖缝里爬出来,不到一个月便长满了这条石砖小路。奶奶口中总是能跳出许多故事,他们细腻无比,却在我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回到家,我总会拔下一条家门前的爬山虎,青青绿绿的,印在我灰暗的眼帘,便曾添了一丝青色。吃过饭,奶奶沉默的回到房中,轻轻掩上房门。有一次,我把门打开一条细缝,奶奶还是坐在棉床上,眼神流露出无限的忧郁。那是我很小,还不明白奶奶的眼神,直到现在,我才明白那是怎么一回事,那是一个人的执着与思念,至于是思念谁,我也是从妈妈的口中得知的。我站在门前看了奶奶很久,奶奶还是保持那个样子,静静的抚摸着手里的东西,眼神里是无比眷恋的神情。有时候,我看呆了,不禁想问奶奶她手里的是什么。但我不敢问,我觉得那样问会伤害奶奶,我都从她的眼神中得知了这一切。 我跑去问妈妈,奶奶在思念谁,可妈妈只是苦笑,对我说:“你长大后就会知道了。”接着留下十分疑惑的我走出了家门。 有一天,我依旧在奶奶的房门前看着奶奶,每次看奶奶时,时间都会流的特别的慢,我甚至能听到墙上的闹钟“滴答滴答——”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雨滴在地面上的声音,原本枯燥的声音变得悦耳、清脆。不知过了多少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分分秒秒,沙漏也不知道流了多少克沙,正准备我回房睡觉时,脚下一滑,整个人的身体往前倾斜,奶奶的房门“吱呀——”的打开了。奶奶缓缓地抬起头,没有责骂我,拍拍身旁的空位,挥手叫我过去。我慢慢地走到奶奶的床边,低头,我就看见了奶奶手中的匣子。 那是一个很古典的匣子,上了红色的油漆让人感觉更有风韵,雕刻着朱雀和莲花,雕空的图案更让人感到这个匣子的古老年代。木匣子里装着一条梅花手绢。我正奇怪奶奶怎么会有漂亮的匣子,奶奶眠了眠嘴,说出了长期堆积在心灵深处的陈年旧事…… 随着奶奶缓慢语调娓娓道来,我终于明白了事情的由来与经过。原来,奶奶思念的人叫余柯,是奶奶以前的情人,在村子发洪水时,奶奶独自一人走在路上,毫不知情。余柯看见奶奶快被后面的洪水冲走,把奶奶推到一边,自己却缓缓地沉入了水底,到现在,奶奶还记得他沉入水里的那一句话:“来世,我一定会嫁给你。”只留下一条手绢作为奶奶的生辰礼物…… 奶奶沉默了,我也沉默了,我们就在时光中流淌着,直到奶奶说:“桐儿,该睡觉了。”奶奶才将木匣子放进红木柜子里,锁上,目光深沉的望着窗外……

【中】 心灵是无比脆弱的,只要你轻轻动一下它,就会面临不可挽回处境。这是我从那一件事中悟出来的。 那一天是星期五,它永远的留在了我的心中,沉淀着。 天空中还是下着毛毛细雨,我撑着一把花伞行走在雨中,雨不断的落在我的伞上,不断弹起,一颗颗晶莹的雨珠落到了手指上。我抬头望了望灰蒙蒙的天空,被我认为是世界尽头的那边的天空因城市里的灯光浮现出隐隐约约的光彩,我能听到海边不断涌来巨浪冲击着沙滩,竹林里也起了风,风刮过青翠的竹子,摇晃的竹叶不断打击着,空洞的声音在我耳边回荡。 今天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我暗暗地想着,手却不知道是不是冷的缘故而开始发抖。我稳了稳心神,脚步更快了。 回到家中,我把雨伞放到门前,顺手捡起地上的手绢,正奇怪,地上怎么会有一条手绢呢?突然想起这是奶奶的手绢。奶奶的手绢总是印着一朵梅花,绽放在皑皑白雪里,如鲜血般红。看着这朵梅花,我的心中却涌起了不祥的预感,我快步的走向家门,发现奶奶躺在那张印花的摇椅上,表情安详而甜蜜。我舒了一口气,把手绢摆在奶奶的怀里,把奶奶的手摆在手绢上。 可我一摸到奶奶的手,就感觉不对劲,奶奶的手冰凉凉的。 “奶奶?” 我走向前摸摸奶奶满是皱纹的脸颊,皮肤冷得像一块冰,松垂的嘴唇没有气息。 泪水来得很慢,我一下子瘫倒在地上,泪水一滴一滴如珍珠般流过脸庞,最终落到地上,落到我的手中。那一滴滴晶莹的泪水仿佛经过打磨,我看见外婆抱着我的样子;和我讲故事的样子;和我说声说笑的样子都一一印在了我的眼眸里,成了无法忘怀的记忆。我知道,外婆已经走了,她是唱着歌飞走的,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睛。这时,一丝光芒从窗口流进来,如涓涓溪流流入外婆的身体,光明笼罩着外婆,我看见,外婆撑着那把竹伞站在窗前对着我轻轻的笑……

【末】 在阳光的轻抚下,木匣子里的一张纸飘出了窗外,它飞去哪了呢?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蝉娟。 END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