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梦想一次开花的机会
初三 记叙文 975字 640人浏览 nongjia1234

给梦想一次开花的机会

阳光,白兰树,戏台旁。

坐在爸爸的肩上,透过挂着花骨朵的白兰花树,我看着平日里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奶奶在僻仄的戏台上却似乎无限风光:一身茭白的云锦,水袖轻扬,步摇辉耀,《游园惊梦》的唱词一泻千里:“梦回莺啭,乱煞年千遍,人立小庭深院,炷尽沉烟…”那水磨腔,听得让人好是惬意。

曲终人散后,奶奶把我领上了戏台,这昆曲虽没有现代舞曲的那番夺人眼球,但它独特的表演方式让我想真正感受昆曲独特的魅力,延续这流传了四百年的曲调。白兰花也含苞欲放,似乎庆贺着我做下的决定。可没学几天,奶奶似乎就对我哪儿都不满意,挑剔我没有唱昆曲需要的修长手臂、高挑身材,挑剔我那并不适合昆曲唱腔的声带。她紧皱的双眉让我甚至都怀疑自己天生就不是唱昆曲的料?

心中那树白兰花似乎经过着雨疏风骤的摧残,它们大概已经“绿肥白瘦”了——就跟我的梦想一样 ,“三分热度”的热爱大概终究是敌不过追梦路上的艰辛。

直到那一天奶奶带我参加了昆曲艺术节。虽说慕名而来的昆曲爱好者少之又少,但看着昆曲表演者那唱腔婉转悠扬,含蓄典雅,昆曲的服饰沉着恬淡,那丝线绽开的花在戏台上若隐若现的柔和光泽。看着这一切,甚至入了迷,隐约间,白兰花的清香入鼻——它们坚毅地挂在树上,清风徐来,它们摇曳着,似乎在为我加油。

从此,天边微亮,伴着愈发香远益清的白兰花,我就已经练起了晨功,微蹲,云步,合扇,回眸;花香化在阳光中窗户晒进房间,我一边斟酌剧本,一边揣摩角色心理,夕阳西下,白兰花瓣渐渐张开,我站在镜子前,一边练习眉眼的翕合,一边计较吐字的轻重缓急,窗外繁星点点,耳边只有琴键轻敲,银筝作响,望着窗外,眼前就是那姹紫嫣红花开遍。白兰花也訇然绽开。

出师的那天,戏台上的我一边奏着钢琴,颇有架势,一边唱词、转调、过腔、收音,有几分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气势。而又起身、云步、合扇、回眸,台下观众无不“伸颈侧目”,曲罢终人散,台下掌声雷动,奶奶也对我微微一笑。

还是那阳光、白兰树,但台上的我看着绽开的白兰花,分外明白,是自己的坚持和创新勾起了音乐不分国界的灵感,唤起了大家对传统文化的热爱,更重要的是承载着我稚嫩昆曲梦的白兰花在阳光下“肆无忌惮”地生长,开放。

其实每一朵花,都会有它突然绽放的一刻,花间蕊也终会见到阳光,豁然开朗。可含苞欲放的花骨朵儿在经历风雨的时候,又有多少敢想象绽放那一刻的温暖,而坚持着初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