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点岁月
初一 散文 3705字 85人浏览 liusiting328

清点岁月(曾琛)1307班9年级

兀自在岁月的洪荒里踽踽独行,走道冗长,漫漫无涯,细数身后的岁月,绕着余香的竟寥寥无几,而前方路途亦是那样苍凉。背负着希望,却在荒芜中渐渐泯灭迷茫,眼中盛着的碧水青天已浑然不觉的淡去风华,只有一点细碎的雨雪在发丝中穿梭,彷徨。

我的时光,何许悲怆;我的岁月,如此空惘;我的古香,竟枉付离殇。悠悠少年,年少芬芳,那些仓皇的岁月里,可是昂扬?时光流转,青春荏苒,尚余几何?

仓央嘉措将流年静付庙堂,飒爽的风骨却在菩提辗转间染上檀香,年少正当狷狂,可那恣纵的风光却葬进了玉宇深廊,饶是如此,他的岁月竟多情生香。

并非上苍不公弃你而去,多是你顾影自怜,妄自菲薄。

拨弄时光的串珠,尚有几颗仍在碾磨生香;翻动旧时的账簿,你已负多少人生的情债,唯恐此生难尝。

那些庸碌,负了年少,负了时光。

在空惘时清点逝去的花香,在迷茫时清点错失的风光,在无助时轻点清走过的悲怆,在失落时清点年少的昂扬。时光悠扬,岁月青苍,古香绕梁,悠悠年少,何来荒凉。

肤如凝脂,青丝轻挽,白衣胜雪,双眸翦水,垂首阖目间,眉眼淡如画。如此年少翩翩,怎可空负。青春醇香,却无冗长。

年岁如一尾游鱼惊破了时光,犹余的半刹宁静亦在人海中化作惊慌,不知所措。那些掠过的肩膀,错袂接踵间净是疏离。仿佛我回到金戈戎马的战场,目光厮杀间比冷兵器更凄凉的是人情。那些逝去的岁月,目光游离间尽是回忆。悠悠岁月啊,清清点点间泪水已濡湿的眼眸,那片碧水晴天渐渐润朗。茫茫前路,人生尽头在前方,前方......

逆着人潮,健步向前,前方,前方!

时光悠扬,清点岁月,以梦为马,诗酒年华。

----------------------------------------------------------------------------------------------------------------------------------------- 打开奇迹的大门 曾冰倩 1307班 巷角有一枝清苦孱弱的草,顾影自怜。

连日的阴雨浇熄了在浓夏里的最后一丝躁动,连同万物的勃勃生机,一起葬进软烂的湿泥里,感激甘霖。匆匆行人在雨后的潮湿空气中埋首促步,脸上尽是疏离与淡漠,好似,好似生怕遭遇热请,凝重的神色较之天边的阴云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枝草,更萎靡了,枝叶蔫在了滚热的浓雾中,似乎细风吹过就要驾鹤西去。哎!

近日开的辛夷在这样的闷郁天气里过早的开尽了芳

华, 就这样从枝头跌入尘埃,在枯叶堆里染上了腐朽的气息。多么曼妙的岁月,竟如此颓唐。

一阵热浪掀起长衫的衣角,行人的面庞在那灼烫的风里变得有些扭曲,有些捉摸不定,竟似风碎镜水的前刹,灵魂在躯壳里蠢蠢欲动。

山雨欲来风满楼。

此时的灼风已灌满襟袖,衣袍在狂风中猎猎作响,我不禁扯紧了衣襟,那风,太劲了,似乎要冲破皮囊,涌入灵魂。

草依旧蜷缩在阴影之下,只是那纤弱的腰肢此刻竟格外挺拔,伏动间竟萌生了一丝坚韧的错觉。风在叶脉中流淌,在茎叶里喃喃

低语。那枝草,在狂风中流露出抑不住的激动与生机。我仰首望天,依旧那样沉重,窒息,只是,似乎有什么要从云层外挣脱。 碰!

一声惊雷划破天际,划破这五月小城的死寂,接着路上溅起了狂热的水花,比枝头的辛夷更清冽,比浓染的红叶更妖冶。 在这样的狂雨里,我紧紧的捂住了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我感觉这副皮囊之下有一个声音在高呼自由,声嘶力竭,透彻心扉。衣衫鼓动起来了,鬓角处丝丝青发,都在叫嚣着自由,要挣脱,要起舞,要狂热!轻轻的一声“噗”,灵魂从自由的细缝里挤身而出,酣畅淋漓地激起千层雨花,万层心浪,毛孔里蒸腾出灵魂的香气。 对了,还有,还有那支细弱的草叶。

它在雨柱中舒爽的伸展着之枝叶,飒飒的向上伸展,干蔫的细叶浸透了雨水的清润,在和煦的日光下显得通透,透的仿佛老坑出的玻璃玉。只惊鸿一瞥便打湿了干枯的灵魂,润进了心头。 灵魂在雨雾中升腾,仿佛,仿佛远方有一扇扉门,浸在云海里,浸着灵魂的香气……

----------------------------------------------------------------------------------------------------------------------------------------- 感受土地

1307班刘意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的深沉。

——题记

静静地伏在大地的胸膛,倾听它有力而深沉的膜拜,一声一声,一声一声,叩击心扉,质问内心。在这样厚重的土地面前,所有的掩藏与欺瞒都显得无所适从。而你,仅仅能虔诚的以瞻的姿态低入 尘埃地仰望。

手背轻触大地,手掌摊开面对苍穹,这是来自西藏的朝拜。而这样的姿势,最深沉也最虔诚。一个对于土地没有深情的人,对于其它事物的感情也无疑会是轻浮。万物生于土,归于尘,无论飞得多高也终要归宿与这片土地。倘若他面对土地时目光冷漠而无动于衷 ,那么他的灵魂也早已仓皇空洞。

热爱土地的人,往往拥有赤诚而炽热的心,他们愿用灵魂亲吻土地,愿用肌肤摩挲大地,愿用最纯粹的爱将它拥吻入怀。泥土的馨香,是这世上最动人的味道。它仿佛能拨动鼻腔内那张厚重的鼓,声声直逼人心。鼻腔与心灵深处同时升腾起一阵清爽,仿佛能涤尽所有隐晦与污浊。

江南娜娜袅袅的身段,清冷是玲珑的曲线,秀水是盈盈的笑意,一颦一笑吗,牵动多少帝王布衣一颗炽拙的心;北荒粗犷的声线在沙砾的打磨下独有一种嘶哑低沉的韵味,龟裂的黄土是土地的炽烈,热情得仿佛可以融化骨血,融入这风姿绰约的土地,若说水乡是旖旎的伶人,那么黄土高原便是便是豪放的纤夫,沙哑而有力,粗糙却沉稳可靠。

背依着深沉的土地,可以感觉到背脊触着的土壤有什么仿佛要喷薄欲出,或许是温柔缱绻的厚爱,抑或许是苍劲蓬勃的生命。微暖的土地,流淌着母亲的慈爱,也镌刻着父亲的伟岸。

深沉的土地,是万物一生的归宿。在土地上酝酿,在土地上降临,在土地上降临,在土地上奔波,在土地上阖目5,眷恋地看一眼这苍凉的世界,最后温暖的尘土,归于宁静。

或许,薄凉的是人生,微暖的是土壤。

我亲爱的土地啊,你是我今生的檀郎,而我注定是你前世的秋香,暖香微醺,我总以一种漂渺的身姿在你耳边氤氲,在你耳边喃喃浅唱,仿佛只要背依着你就再也无所畏惧,仿佛从此便坠入了归宿,仿佛再也无谓前生断崖,后壁残阳。

我愿用我最虔诚的信仰深沉地爱着你,用嘴纯净的灵魂感受着你,一生无悔。

清点时间

沅江政通实验学校 9年级C1307 张祉祺 指导老师:罗赛花

岁月的风霜不会磨灭美好的记忆,历史的沧桑不能暗淡执着的坚守,风雨磨炼的人生散发着美丽的光彩。

—题记

倚着窗,望着天边的光亮一点点地黯淡下去。华灯初上,随着路人回家的脚步流转,鸣笛声、车铃声在大街上喧闹着。屋子里很明亮,电视机开着里面一遍遍地演着同样的连续剧。我仿佛是一只

迷茫的猫,衔着一团理不清的毛线,开始毫无顾虑卸下重担,漫无目的地暇想。

悠悠歌声,见证了孩提时代我蹦跳的脚步;陈旧琴弦,留下了童年时代我的指痕。在青石砖瓦中找寻着时间的痕迹,思绪不禁回到了从前……

我记得,我们用青春的激情书写着年少的轻狂,书写着初涉人世的沧桑。我们时而沉默少言,奋笔疾书于题海;我们时而心情欢笑,为苦战难题的成功而感到自豪,一面又开始思考人生未来的方向。我们愐怀过往,挥洒受挫时难抑的悲伤,却又总能扬起风帆,带着梦想,再次远航。

我记得,面对生命,永远怀着高昂的斗志,永远怀着永不熄灭的热情,坚守理想与信念,勇于承担责任的那个年少的自己;紧张的学习中,袭一身风雨做长袍,把缤纷的畅想打包进橄榄箱,欲唱一曲青春的高歌的年轻的自己。

天空中不留下任何痕迹,但我已飞过。正值花季年华,幼稚的我们总喜欢原地踏步。当一块小石子在前方羁绊着我们前进的路,我们大喊:“不要你,你走开。”;当一张倾盆大雨洗刷着我们上学的路,我们哭泣“不要下,快停”;当一张鲜红的70分试卷挡住

我们未来的路,我们嚷嚷:“不要看,扔掉。”未成熟的我们遇到小小的挫折,总爱一次又一次地撒娇。

向前看才能生活,往后看才能懂得生活。在忙碌的生活空隙里,我们应该抽出闲暇去思考时间。书上说:大步向前起,莫忘常回首。温故而知新,日行九百九。

多少希冀,在每一年的起始,梦想着春天的我找寻属于自己的蓝天;多少幸福,在每一天的起始,期待着春天的我去祈祷一片流光溢彩的未来……

时光蹉跎,往事难追。

当我们驾着自己的生命之舟驶向梦想之岸的时候,我们会在生活的海洋里遇到一个个美妙的海岛,不管摇桨的臂膀是多少的劳累,只要我心中的那盏梦想之灯不灭,我就不会把它们当做自己最后的归宿。可能会在前进中遇到惊涛骇浪、狂风暴雨,但是,只要这舟的龙骨是由我的意志构成,它就不会被折断;只要这舟的风帆是由我的勇气织成,我就不要怕它被吹烂;只要这舟还满载着青春的时光,我就不要怕它会沉没;只要我还在奋力地摇着希望之桨,我的心灵深处就能听到那前方传来的声声呼唤!

一刹那,记忆生根发芽,开出美丽的花,无数的花瓣轻轻摇曳,承载着我的梦想。时间不会使记忆风化,却就它开出了花。

—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