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只道是寻常
初二 散文 1185字 3092人浏览 man5852338

当时只道是寻常

平生与山有缘,土生于山旁土长于山旁,就连之后的迁家北上也落座在半山之腰。久而久之,兴许是于山于水的洗礼孕育,兴许是对生活有了独特的见解与体味,渐渐与山交好与山交心。

初次相遇,是在秋日的午后,绵绵的小雨淋淋漓漓在山头山涧温柔的落下,雨水初霁,绵糯婉转的秋风携带着寒冷的味道织染着或远或近或大或小的山峦。大片的萎黄大片的枯槁,像一位自赏的黄衣女子打着趣儿,摇着扇儿慢慢地走来,一副傲世冷寂的样子。当时年少,喜动爱闹,只道是寻常,按当时的误以为山只是孤寂的哑然者避世厌俗,着实腐巧,令人难耐。

日子渐长,岁月渐长。学生的生活多是平静无味的,傍晚时分回到当时只道是寻常的孤山,妄以其冷寂来消散被社会大势的桎槁所压得无奈的心,没曾想却又新的体会。那是初春,同是个雨天,漫步在无人的小径,磅砣的大雨冲刷着林间小道,带着空气中淡淡的冷腥溅到我前行的双脚,我索性停步,依树而坐雨进了小溪里,击在了水底小石上,雨进了树枝上,贴在了皱皱的树皮上,雨在树木之间穿梭行云。在冷风之中行走飞洒,它让树木们摩擦着扭动着,浑身唱叫,它让鸟类飞来跳去,慌乱地寻找安全的住处。风嘶,水语,数啼,莺唱,雨呼,我停留在山的心脏,听这节节壮阔节节低吟的小调,感受到了山的亦动,刚柔挫合。

我站起身来,低头是草色青青,抬头是蓝天白云,可信手沾

来红花墨叶,可斜眼看见清丽小池。或许是我错了,当时以为是寻常的山其实是坚守本身的雅客,他从容地站立着,他没有邀请任何人参加他的盛宴,他只是静静地在时间的流逝中绽放,起舞。他珍视着所拥有的一切,并幸福地唱响着自己的生命。

曾记得冯源先生的小文里这样说,听山听自然的声音和时代的步伐。我倒不这样认为。几千年前的山,屹立着,几千年后的山,同样屹立着。时代的步伐越赶越快,化为了一种无形的桎梏禁锢着所有。有些人在禁锢之中迷失自我;有些人似梦似醒在坚守与洗染之间踌躇不前;而有些人呢,亦如山样的人呢,他们保其自我舍他桎梏,以一种恬静的笑从容迎时着无边的压力。他们可能彷徨过,可能迷茫过,但他们仍坚守这自我,坚守着本真。山如此。

幸福是今天的没有,明天争取和明天回味的。然而真正的幸福是今天所拥有的并不断坚守。

即使风霜再多,风雨再大,也不要迷失自己。即使风雨再弄浓,迷雾再厚,也不要放弃本真。生活必有苦难,但没人嘲笑你,没人禁锢你,坚守本真,一切的一切将像清淡且透明的空气穿过千年不变的尘埃打在你身上,不痛也不痒。

当时只知道是寻常,如今却理解的透撤。风萧,山吼,沉重且欢腾。像是对生命的恭敬与唯诺。

徐志摩先生说:“居山是福。”信然。

教师点评:如徐志摩先生所言,“居山是福。”从这样一篇大气的文章中,我们读到的是一份平静,一份坚守,一份对生活的透撤理解。当时只道是寻常,一切的一切,也许就像山一样,经历过“烟雨”,穿越过“迷雾”,真理的沉淀才如雨后春笋,寻常却也轰轰烈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