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的脚印
高二 散文 1405字 611人浏览 zs774594545

残阳当空,霞晖落日。丝丝缕缕的昏暗从天际渗透,一只孤鹜从芦苇荡中振翅而飞,追随落霞而去,尾尖拉开了伟人成名之路……

举世污浊,,奸佞当道的年代,有人在竹林中撑起一方净土,打铁为生。嵇康的打铁声是为唤醒沉醉的世人。康早孤,有奇才,远迈不群,土木形骸,不自藻饰,龙章凤姿,天质自然。山公有言:“嵇叔夜之为人也,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其醉也,傀俄若玉山之将崩。”才华横溢,卓尔不群,站时如孤松独立;醉时若玉山将崩,如此才行怎能不令人心生景仰?

康居贫,尝与向秀共锻于大树之下,以自赡给。他不愿为腐朽虚伪的东晋王朝卖命,于是选择了以这种浊世独清的方式默默抗争。他一方面是为了养活自己,另一方面又何尝不是想用那铿锵的打铁声唤醒被利欲蒙蔽了双眼的世人。洁身自好,忧家忧民的品行怎能不令人心生敬意?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嵇康的《与山巨源绝交书》之所以能流传千古不仅是因为其文风的犀利和讽喻手法的登峰造极,而是“书”中真挚的情打动了万千炎黄子孙。与其说嵇康在羞辱山涛,不如说是在羞辱司马氏集团残暴虚伪的统治。纵然嵇康厌恶虚伪狡诈的官场,但只因好友投身其中,为了巨源的仕途坦荡,与朝廷关系十分不愉快的嵇康忍痛写下此“书”。朝廷便不能因为嵇康的关系而为难山涛了。如此甘愿为朋友牺牲,如此无怨无悔,难道不值得人们钦佩?

时任宰相的钟会曾亲至草庐邀嵇康入仕,而他却以一介寒儒的身份斥骂钟会于阶下,俄而痛呼畅酣。暴怒的钟会蛊惑司马昭处其以极刑。临邢前,嵇康从容不迫向妻子要来平时爱用的琴,在刑场上抚了一曲《广陵散》。曲毕,抚琴叹语道:“昔袁孝尼尝从吾学《广陵散》,吾每靳固之,《广陵散》于今绝矣!”语罢,嵇康从容就戮。如此藐视权贵如邹狗,就极刑无愠色难道不值得我们学习?

向嵇康学习,向伟人看齐。学习他的才华横溢、洁身自好、为友牺牲、不屈权贵。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如果说嵇康是一个生不逢时的失意文人,那他就是衔玉而生的名门望族之后,仕途通畅、衣食无忧,但他追求的却是与身份地位格格不入的肆意生活……

他被人们誉为“清朝第一大词人”,他用盛开的笔端写尽人生的美丽与哀愁。他视勋名如糟粕、势利如尘埃,他以风雅为性命、朋友为肺腑。

纳兰性德,原名成德,字容若。其家族纳喇氏隶属正黄旗,为清初满族最显赫的八大姓之一,身份地位显赫,然而他却淡泊名利,在内心深处厌倦官场庸俗和侍从生活,无心功名利禄。“虽履盛处丰,抑然不自多。于世无所芬华,若戚戚于富贵而以贫贱为可安者。身在高门广厦,常有山泽鱼鸟之思”。 视金钱利益如粪土,如此德行,吾辈应当习之。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纳兰性德对朋友极为真诚,不仅仗义疏财,而且敬重他们的品格和才华,就象平原君食客三千一样,当时许多的名士才子都围绕在他身边。曾经有一件侠义之举震惊整个京城,容若与顾贞观是亦师亦友的关系,两人常以知己互与。当时顾贞观的好友吴兆骞因“丁酉科场案”被远放宁古塔,容若得知后不遗余力的就吴兆骞脱困。谢章铤曾在《赌棋山庄词话》中这样赞叹:“今之人,总角之友,长大忘之;贫贱之友,富贵忘之。相勉以道义,而相失以世情,相怜以文章,而相妒以功利。吾友吾且负之矣,能爱友人之友如容若哉!”

这世上有人白首相知犹按剑、朱门先达笑弹冠,就有人如容若一般倾盖如故、互为知己。向容若学习,向伟人看齐,学习他优良的品行与道义。

有人说,候鸟从天空飞过就必将留下它们的足迹。这些伟人已在我们无法企及的高度留下了属于他们的脚印,我们应不断向他们学习,最终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