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写作学术论文前为何要读文献
高一 记叙文 4107字 656人浏览 alex83323

在研究生写作学术论文之前,阅读大量相关的文献资料是必须的。我的研究生进校后,我都给他们 2-3 本论文文献,每过一定时间进行汇报、答疑。甚至有和我联系考研的,我也要求他们先看 1 本论文文献再决定要不要读我的研究生。再结合文献阅读,深化学术功底。在实践中,我有几点心得体会。

1)布置论文文献学习、打底子,是必须的。如果脱离了这个,只是测测数据,那么和民工有什么区别呢?只是测测数据,不但达不到研究生培养的基本目的,而且在答辩中就会露陷,是经不起追问的。

举些例子:催化中有些名词和基本概念,比如“强金属载体相互作用”、“氢溢流”,如果不能正确把握这些现象的定义,很有可能犯概念性的错误。

再比如:比如你要研究金催化剂的热稳定性,毕业论文答辩时也许老师会问你,黄金的熔点 1000 多度,为什么金颗粒在 200 度也能团聚?如果你看过书,就知道如何回答。

2)通过论文文献的学习,实现“不战而屈人之兵”。例如,《黄金的催化作用》里面有很多有价值的信息,比如 pH 值对沉积 - 沉淀法制备金催化剂的影响等,学了这些,就知道如何在催化剂合成中控制好条件。这本书还说,氯金酸溶液中加入氨水会引起爆炸。这就是很有价值的信息。如果有的研究生不知道这一点,把含有氯金酸的废液和氨水废液混在一个瓶子里,就会出事情。

如果不读论文文献,可能造成瞎做。比如,有的研究生没有读论文文献,不了解各种表征方法的原理、作用和适用范围,而盲目地使用表征手段,像“十全大补膏似地”用表征手段来表征催化剂,得到一堆结果,却不能说明任何问题。这就造成浪费。举些例子:把每个催化剂的前躯体都来做电子显微镜,或者测 XPS 的催化剂是“新鲜”的催化剂,得到的价态并不能说明反应中和反应后催化剂价态也是如此。

3)学习论文文献,可以得到正确的、宽广的“上下文”。比如《黄金的催化作用》一书,有关于各种小颗粒金的制备、各种金催化剂制备方法的介绍。有关于某个专题(例如金催化剂的 CO 氧化反应)的历史发展来龙去脉和各种发现、理论。看了以后的确脑子更清楚了。

4)注意:看书不能只是看表面!任何一种理论都有假设前提!例如,《黄金的催化作用》说,金颗粒的熔点随着纳米颗粒尺寸的降低而下降。作者给出一些图。这些图的假设前提都是“裸体”金颗粒,而不是负载在载体上的金颗粒。当金颗粒负载在载体上,载体不同,金属 - 载体相互作用不同;同样的载体,制备方法不同,结果也不同!

再比如,书中提到很多催化反应的机理模型,最典型的是一氧化碳氧化机理。但是,你要知道模型的适用范围和陷阱!

首先,所谓的模型都是有一定适用条件的:就是用该研究者的催化剂,在他所界定的反应条件下适用。他发现那个机理,不代表在你的催化剂、你的反应条件下也有一样的机理。 其次,提出的模型是不是一定是正确的呢?作者用 XPS 测试的催化剂是不是真实反应条件下的催化剂?有可能作者测试的是新鲜制备的、未进行预处理的催化剂,和反应条件下催化剂不一样的。

再次,作者看到金有两个价态,能否说这两个价态都起作用?同样,作者看到有表面碳酸盐和甲酸根的存在,能否证明哪个物种一定有作用?哪些是作者用实验证明的,哪些是想象的、提出的假说?如果用实验证明,实验证据是否一定能导出结论?

往往,有的人拘泥于、迷信文献的说法,当看到文献说一价金属是活性位时,就以为自己的催化剂,也是一价金属是活性位;一旦发现不是一价金属是活性位,就“纠结”了,不是吓得不敢提出自己的论断,就是实验进行不下去了。

5)往往,初学者看论文文献有个问题。好比说我给你一本《环境催化》或者吴越写的《催化化学》,让你以后给我汇报一次。你一看到厚厚的书,里面又是那么难,就顿时没了动力,过了好久还是没动。我得到了一个教训和经验:看书,不应该“纠结”于看不懂的地方。(这正正如,听报告不能“纠结”于听不懂的个别语句,而“卡”在那里。)后来,我对刚进校的研究生说,我给你一本更加基础的书,比如季生福《催化剂基础及应用》,你遇到看不懂的地方(比如金属能带理论、BET 公式的推导)尽管跳过去,能看懂多少就看懂多少,然后可以重新再看这本书,会有新的认识。

读黄金的催化作用这样的论著也是一样,有的章节较为基础,也难读。如果你不不懂(例如金的表面化学和物理性质),不要一下子“僵持”在那里,尽管跳过去。

很多学生就会问:为什么我们需要阅读很多文献?有的老师甚至规定我们阅读至少数百

篇英语论文,这是为何?。

原因可能有以下几个:

一、我们的科研目标是发表 SCI 论文,而不是要真正创新。

有一句俗话,“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呤诗也可诌”。老师们规定学生需要阅读很多文献,就是要熟悉 SCI 论文制作流程,照猫画虎,依葫芦画瓢,跟风仿造。

二、我们的学生英语基础差,对科技论文写作没掌握。

学生英语基础差,对常用词汇、句子和篇章文体不了解,无法用英语写作论文,多阅读是为了掌握语言;学生对科技论文写作没掌握,不了解科技论文格式及其写作方法,需要在文献阅读中学习。

三、希望从文献中发现问题,进行科研选题。

研究之前是没有问题的,在进入一个新领域时也没有问题。需要在文献阅读中来了解新领域的问题所在,以此来进行选题。

四、及时了解最新科研进展,更新技术和知识。

对科技文献进行大量泛读,意在及时了解最新科研前沿和进展,更新技术和知识,不要使自己落伍,或者希望“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读专业文献也是一样。我给你一叠文献,你不必按照堆放的顺序去阅读,而是可以按照“什么东西能读懂的先读”的顺序去读,尤其是对于初学者。读不懂的先放在一边,但不能一看到读不懂某篇文章,把所有的文章都放弃了。有时候,一个作者对于某个1760405151学术论文发表扣实验,既写了会议论文(Studies in Surface Science and Catalysis 论文集),又写了长文章。如果你看不懂长文章,可以先看浅显的会议论文。同样,你可以先看综述,也可以先看论文。看着看着,就会有种“通透感”。再互相串起来看,这种“通透感”会更加强烈。

读文献的实质:teach yourself。也即是自学。但是中文“自学”字面意义上没有反映出阅读中的一些关系。teach yourself,谁 teach ?第一反应当然是自己教自己。我看更准确地说应该是,作者教你。这怎么是可能的呢?作者不在你身边,你只是和他的文字打交道,“他”如何教你呢?根据个人的阅读经验来看,阅读的过程似乎是两个人之间的对话,作者和自己的互动的问答过程。在这里,我更愿意承认在阅读的时候我们的个人人格实际上“分裂”为了两个人,一个代表作者,一个代表自己。当“自己”不懂的时候,通过文字去努力理解作者意图的时候,实际上就是自己努力变成“作者”的过程,试图从作者的角度去思考,去回答“自己”的问题。这样,阅读就是“自己”努力地去“移情”成为作者从而教会自己的过程。因此,我们在阅读的过程中,始终要有一个“作者的意识”,始终要考虑和琢磨作者为什么要这样写而不要那么些,他当时的意图是什么?他当时心里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为什么?这应该是通往作者心理的不二法门。

我们应该非名作不读吗?首先应分清楚著名作品和经典作品的一些区别。在科技文献中,经典作品应该属于一个领域相对基础性的优秀作品。著名作品常常是指一个领域里程碑式的作品,比如代表着前人几十年研究而最终被攻克的某难题的文章,或者横空出世的某一新理论等。从这里的区分讲,经典文献是那种写的很仔细,可以用来打基础,进入某一领域必读的优秀作品。反之,著名作品常常很艰深,就不一定是要非读不可了,特别是在个人能力还不足以做到的时候。这时候我们该怎么做呢?

选择适合自己的文献。每个人都应该根据自己的现阶段的水平和能力选择合适的文献。过于强调阅读“著名”的文献常常可能适得其反,打消科研的积极性。选择合适的文献并不是单指选择同一水平的文献,更要尽可能分出层次,以期可以一步步到达最终理解“著名”作品的程度。那么如何选择呢,下面讲几点个人体会。

1. 读“著名”作品作者的学生的文章。他们的学生由于能得到亲身指导,耳濡目染,更能体同身受理解老师的想法。同时你的难点可能也是他们的学生同样曾碰到的难点,这样你就可能从他们的文章看到他们是如何理解的,这样就更容易学会。总之一句话,学生的水平通常比老师差,但有条件很接近导师,因此阅读学生的作品无疑是通向名著的一个途径。

2. 同样的思路,读别人的博士论文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方法。具体就不分析了。

3. 阅读作者早期的作品。通常一个人的作品会反映出来他思想发展的轨迹:从简单到复杂,从具体到抽象。文风也会越来越简约和凝练。后期的作品虽然更趋成熟,但同时理解起来会更困难。这时候不如逆着来,更容易跟得上。

再说说读“差”文章的好处。人人都希望读优秀的作品,但如上所述和其他各种原因,我们经常不得不读一些“差”的文章。那么读差的文章又有什么好处呢?当然差是一个形容词,只有相对的意义,主要指可能比自己水平低的文章,或者更宽泛地说是那些非著名作品。好处首先是增强自信心。然后更实际的可能是更容易理解文章作者的想法。通常一个想法的好坏在于你在这个想法上花的时间。说不定你能接过作者的想法,继续发展而成为一个更有前途的想法。

文献至少要读三次。“数学书有两种,一种是看了一页就不想看下去的, 一种是看了一行就不想看下去的”,杨振宁曾这样讲过。这大概也是不少学科文献阅读的感受。事实上,万事开头难。我个人的阅读经验经常是这样的:第一次努力读下来,可能只懂了全文的 1%,读第二次大概懂了 5%,可是第三次我大概就懂了 30%。也就是说理解的程度是随次数增加而指数增长的。所以说如果一篇文献你没有(认真地)读过 3 次,你是没有资格说难的。许多人常常只读了第一遍以后就觉得难读不下去放弃了。我相信他如果再读上两次,他可能就不这么认为了。“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会很美好,但绝大多数人都死在明天晚上,却见不到后天的太阳,所以我们干什么都要坚持!”。马云的说法和这里“文献至少读三次”有异曲同工之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