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桥的春梦
初二 记叙文 1319字 28人浏览 唐贝塔

【导读】有时候,上游会飘来一截树枝,该是哪个调皮的孩子所为。或者是远处的山风,不经意带折了它。缓缓地,从我的眼前飘过。

大约二十年前吧。那段时间上初中,午休时分,我特别精神,不象现在,到了中午就想呼呼。时常去浦河转一转。最常去的地方,是那座老桥。不远,三五分钟就到了。老桥在前年的大水中被冲垮了,而一座新的石拱桥很快取而代之。

桥头有一家烧饼店,经常在家里偷四斤大米,存在店里,一斤大米换四个烧饼,那时候觉得很划算。常常支了一个烧饼,坐在桥下看水。波光粼粼的水面经过折射在弯弯的拱桥顶部形成斑驳的光影。那些光影仿佛我飘忽不定的思索。

初夏时节,暖风。躺在桥下的草地上,容易迷糊,对面妇人的捣衣声,常常唤醒我思睡的神经。那个年轻的女子混在一群洗衣人中间,喜欢露出雪白的胳膊,吃吃地笑着,笑声在河面泛起了波浪。她每一次抡起手中的棒槌,胸前似乎两只兔子在你追我赶,那一刻我失神了,心口一派灼热。

当击打青石板的脆脆的响声,传进我的耳,敲打我的惭愧,对于正在发育的我,回想起来该是无罪的。只是那藕节般的手,喜欢在少年的梦里穿行。

有时候,上游会飘来一截树枝,该是哪个调皮的孩子所为。或者是远处的山风,不经意带折了它。缓缓地,从我的眼前飘过。下游对于我就是一个谜。我不知道水的远处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繁华、喧闹、迷幻。幸好语文老师给了一本《基督山伯爵》,那些惊险曲折、浪漫神奇的情节,我记忆着,浦水又何曾忘记?这些年来,老桥在我的心目中显然寂寞得太久,它的浮灰,我总想轻轻吹散。

而发生在春天里的另一件事,让我从此对老桥远遁。春风花草香,尽管我不是很懂,但是听大人说,猫喜欢在这样的季节歌唱。也许这个季节对于猫是超敏的。对于我的班主任也是超敏的。在受到数学老师的批评后,我踏着春天的夜色,前往老桥,想在河面撒一泡尿,去去晦气。

却发现旁边传来了急促的呼吸声,还有黄堇树的颤抖声。朦朦夜光中,班主任走了出来,后面跟着农行的女营业员。女营业员头发似乎凌乱,却掩藏不住脸上的笑。班主任对我用了狠狠的眼神,踢了两脚河沙,河沙在夜光下飞扬。在桥头的灯光下,那女子举起了胳膊,晕白。原来就是那个洗衣的女子。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张大了。也许下个学期我将接受非人的待遇。

离小镇越来越远后,老桥在我忙碌的琐事里淡化。

原先的班主任早已回城结婚,他的儿子于去年考上大学。只是那个农行的营业员还在小镇,小镇里演绎着有关她的传说。她依旧喜欢去河边捣衣,依旧喜欢露出雪白的胳膊,依旧吃吃地笑着,老男人之间也喜欢搬弄她的话题。其实有一年,我从侧面见过,白皙的面庞有些忧郁,脸嫌冷峭,侧望的眼神苍白。

其时,她手里持一本书,我却不知道名字。因为没有这个勇气,更不敢上前去坦露我年

少的心结。

可是,有一天,确切地说是暮春,她在桥下淹死了。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有几种说法,其一是那天她喝了很多酒,最后失足;还有一种说法,她对桥下的人说话,最后一头栽下。

我记下这些文字,仿佛我的角落像埋藏着一个不能说穿的秘密,曾经让我体会心头灼热的女子,终于在另一个春天丢失。

又一个澄明的晨光里,我给老桥照了相片,点点红日,正从桥头升起,只是捣衣的人越来越少,河面上的笑声更无从寻找。我躺在时光的角落里,漂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