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后的世界
五年级 其它 4831字 1573人浏览 其实我叫星星O

二十年后的世界 ——应朋友之托,随心落笔,聊作笑资。 细雨,轻风,湿冷。圣诞节翌日,玄冬的干燥终于有了转折。 沸沸扬扬炒了一年的2033,还是平静地迎来了闰十一月。

一年前,人们在发酵般的预言里惶惶不可终日,似乎这个几百年不遇的闰十一月,会是某种光阴的终结,但时光依然悠闲而紧凑地走过2033。

在琅琊大厦的顶层,隔着厚厚的消音玻璃,“岁月静好”消遣吧与停机坪相望而处。这座大厦就坐落在二十年前那个金鼎国际的地界上。来到这里,正是为了二十年前那个约定。

赵坐在对面,静静地,似乎在考虑什么,娴淑的表情一如二十年前。虽然岁月的变迁在脸上留下了些许痕迹,但神情面色,几乎未变。 “犯傻了呀?”我看着她。

赵一怔,然后才从懵懂里回过神来,微笑着。

“想什么呢?”我继续。

“没什么,刚才看天气预报,下午降温到零下八度,下雨之后,如果路面结冰,惠民线会不会停运呢。”她像是回答我,又像是自言自语。 惠民线是市政府为减轻交通拥堵,也为节能减排,而在2021年推出的连接各县区的免费公交线路,动力完全来自太阳能。赵是乘坐惠民线来的,担心路面结冰影响回程。

“真是小傻瓜,有我在,还让你回不去吗?”作为同学,和她说话我总是很随意。记不清哪年顺口叫她小傻瓜,光阴荏苒,虽然都年过花甲,仍然改不了口。

赵脱了黑色的裘皮外套,搭在椅背上,微笑着,“搭你的车也行,反正和惠民线一个待遇,全免费。”然后是开心的笑。

看着她的模样,禁不住想,心态和年龄真的关系不大呀。

“他俩几点过来?”我看了一下时间,已是上午十点半了。

“龙老师10:25下高铁,不知十一点能不能赶过来。张在高铁站等着呢。”

“她开的什么车?去美国之前,不是计划订购华腾飞行汽车吗?” “只是计划,她手头没那么多钱,开的还是原来那部。”

我估算了一下,虽然高架不是很挤,但普通轿车,怎么也得五十多分钟,十一点半赶到就不错了。

我们提起的张和龙,是这场约定里面另外两个人。二十年前,在琅琊大厦的前身,金鼎国际十二楼的房间里,一起学习思维导图基础知识,那份作业——《二十年后的世界》,让我们四个兴趣陡然,从而有了今天的约定。星转斗移,岁月如梭,转眼间二十个春来冬去匆匆而过。算来很久远的时光,回眸之时,弹指之间。

赵似乎看懂我的思绪,轻轻的问,“是不是回想起二十年前?”我笑着点点头。

“那时候,我们排在一起听课,感觉真好。”她眼睛望着窗外的雨帘,仿佛回到从前。

“是呀,年轻真好!”我转了一下话题,事实上,是忍不住内心的唏嘘——岁月的流沙,永远不会停下来为谁等待,不管你抓得松还是紧,它都一如既往。这种感觉,在退休之后变得更强烈。

想到这些,猛然间又觉得很感谢赵,这几年,因为共同参与培训工作,接触比较多,这份友谊一直伴随着我们几个,甚至渗透到彼此的家庭。不能不说,年过花甲之时,这算得上良好的心灵润滑剂。

雨滴斜斜的滑落在隔音玻璃上,看得出外面的风变大了。因为气候的缘故,109层顶楼的停机坪,没有一架飞机起落。难得的宁静,在这个飘雨的冬季。

差一刻十一点,《世界在身边》开始了,那是一档很受欢迎的新闻快报。我随手按了一下餐桌旁边迷你控制台的开机键,打开全方位3D 电视。这家消遣吧安装的电视很先进,感应区在环形大厅的中央,投射机在大厅顶部,每个餐饮桌都有独立的迷你控制台。在环形大厅的任何位置,观看效果都是一样的,全真三维。尤其精妙之处,电视是持续播放的,但只要你不选择,就不会有任何影像及声音资料,只有选择了电视播放,才能看到想要的节目。邻桌之间,虽然只是几米的距离,却无任何影响。

快报头条又是“大框架构建”,新年来临之际,海峡两岸似乎又多了躁动。自从2029年,大陆、台湾提出构建全面合作大框架以来,这个

备受世界瞩目的地域分割蓝图,就颇获争议——美国反映强烈,俄罗斯冷嘲热讽,最受刺激的当属日本,像打了鸡血的躁狂者。大框架提议不到一年,就因为南海战争被搁置下来,三年来,战争的伤痕稍有恢复,两岸又为这个动议而忙碌起来。

“你怎么看大框架?你觉得多久能完成?”我转头问赵。“我说了又不算,爱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还得二十年吧,呵呵……”一副无心政治的慵懒表情。我笑了笑,六十多了,抹不去孩子气,这就是她的天性。

紧接其后的一则报道,却引起我俩共同的兴趣——关于汽车召回的。日本全智能控制系统漏洞问题,受到全世界关注,现在中国政府终于开始启动汽车召回机制。赵也很关心这个话题——虽然我们的车都不是日系的,但控制系统却来自日本,全世界70%的全智能汽车控制系统依赖日本,你很难实现完全的抵制日货。

现行最通用的电子控制系统,确认目的地后,选择全自动导航,除交通安全法划定的市区路线必须人工驾驶外,其余路线,全部由自动控制系统完成。在路线优化选择,规避拥堵路段等方面,自动控制系统比人工驾驶优越多了。远行的时候,就是你躺在车里睡大觉,也无关大碍。

然而,近期欧美发生的几起大型交通事故,尤其十二月中旬,法国巴黎凡尔登大道一百余辆轿车相撞,让全世界对日本电子控制系统的安全性提出质疑,为此多个国家纷纷对相关车型提出强制召回意见。中国召回行动比好多国家迟缓,民众对此表示强烈不满。报道显示,这次政府决心在春节前后召回部分车辆,我们俩家的车都在召回范围内。说实

在话,我对小日本没一点好印象,真想把电子控制台拆了扔掉,但离开这个控制系统,还真不适应。

赵很胆小,驾驶证都更换第三代了,依然不敢开车。看来电子导航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因为开车,我笑话她好多次了,她仿佛预知了紧随其后的话题,未雨绸缪地抛出一句话:别再笑话我……

雨越来越密,赵低声地说:不知路上怎么样。看来是担心路上安全——张是风风火火的女人,干事干净麻利,开起车来估计也慢不了。我尽量把表情调整到最轻松状态,其实心底也是有些担忧的,冬季的第一场降水,对行车是一个挑战。

就在我要开口安慰赵的时候,电话响了。赵拿过手提,全景电话显示,他俩已经走进大厦6号青云梯。“青云梯” 实际上是一种“步进式”核能推进器,目前只有五十层以上的高楼才有安装。这种推进器起始速度并不快,逐渐提速后,锋速可达100千米/时,渐进提速主要为了克服超重对身体的影响。常规设置的青云梯每台服务五到十个楼层,琅琊大厦的6号青云梯只服务101—109这段楼层。

不到一分钟,他俩已经迈出青云梯舱口。张一袭大红披肩,墨绿色及膝冬裙,在黑色长筒卡莉靴陪衬之下,分外有神。十几年未见的龙老师,略有发福,上身浅棕夹克,下身藏蓝休闲西裤,颇具英伦风格。

寒暄之后,两位女士迅速进入角色,对她们来说,畅聊远比美酒惬意。

龙老师落座我的右侧,我们品着沐茗春芽,谈起温室效应对世界的影响。2030至2033不足三年间,上海海平面上升2.4厘米,这是很可怕的数字,上推到2014以来的二十年,上海海平面升高达12.66厘米,崇明和南汇沿海一带受到明显影响,这座全世界经济排名第四的城市,正承受巨大挑战。这个压力不仅仅冲击上海、广州,近年来西南极冰山难以遏制的消融,让纽约、悉尼等几十座世界名城,一步步踏入盐水城市。

张爽朗的笑声突然吸引了我俩,原来张在美国订购智能机器人时,因语言问题导演了一桩囧事,让她俩捧腹不止。

“什么时间了,你还敢往美国跑,人家不仇视你吗?你带回美国货,小心被人拆了。”我笑着和张攀谈。

“没事,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那家培训机构是美国联邦教育部直属的,很安全。”

自从经历2030年那场七月海战,中美关系跌入低谷。这场风卷南海的战争,事实上已酝酿很久。

2026年中国赶超美国成为第一大经济体,军备实力也日渐敦实,加之2027年推出太空发展规划白皮书后,多疑、焦虑、恐慌就一直困扰美日。2030年6月下旬,中国最新海底探测器蛟龙六号,在钓鱼岛南侧进行海底油气精勘作业时,与日本海沟Ⅲ探测器相遇。对峙七天后,日本海军第4护卫舰队群倾巢出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占黄尾屿海域,同时美国第13航母编队突现巴士海峡,美日狼狈为奸、图谋中

国的阴谋图穷匕见。中国军队瞬间进入战备状态,由国家元首任总指挥的南海战事委员会立即启动,以广州号为首的第五航母战斗群速抵南卫滩,以辽宁号为首的第一航母战斗群直插比微暗沙,台湾海军第二军区舰艇列队彭佳屿,形成掎角之势。美国援助日本打压中国的军事干预第一次未获国会通过,第二次国会投票选定七月四日,日本一直在等待这个时机的到来。出乎全世界意料的,七月二日晚,解放军海军率先点燃钓鱼岛海战战火。巨人级是日本最先进的驱逐舰,电子设备与美国舰艇完全一样,中国驱逐舰任一级别都达不到如此水平。但狗是仗人势的,主子没来得及撑腰,狗就一时失势。在我方063E 级导弹驱逐舰近百枚鹰击—12D 导弹打击,以及空中米格42、苏39、歼28轮番轰炸下,尽管第四护卫队表现出超强的反击、进攻能力,还是难免遭受重创,旗舰迎苍号及另外两艘驱逐舰、三艘护卫舰被击沉,一艘核潜艇失去战斗能力;中方广州号航母遭受两枚导弹重创,两艘驱逐舰、两艘护卫舰被击沉,双方都遭受惨重损失。七月四日,美国国会再次否决了参与中日战争的动议,疲软的经济令美国无力搅合这趟浑水。同时,俄罗斯多艘核动力潜艇驶离北冰洋,蓄势待发的中国远程洲际导弹东风51A 对准了日本所有大城市以及美国多数城市,这一切因素使得美日转了风向,希望通过其他渠道完结这次战争。

真正的谈判是中美之间的对话,俄罗斯有一定的影响,日本只是一个傀儡。历经四个月,达成各方都不太满意的共识,中国出让南海五分之一的可燃冰开发权给美国,日本完全脱离钓鱼岛,中美俄日共同开发

公海资源,中美、中日重新恢复大使级外交。南海战争以日本一肚子哑巴亏,中国满腹牢骚,美国闷闷不乐的结局收了场。

战争的后遗症主要体现在对全世界经济的拖累上,美国销售中国的普通轿车高能蓄电池,以及飞行汽车动力来源——超能棒,销售额均缩减过半;中国对美国特别依赖的粮食、种子不得不从他国高价购买;日本对外贸易遭受重挫……人民币、美元这两大世界通用货币的动荡,让全球经济罹患重感冒,世界经济格局发生巨大变化。

经济之外是中国与美日的相互仇视。虽然战后伤痛日渐减轻,但张去美国学习,总是有很大风险的。

张似乎不太在意这些东西,兴致勃勃的谈美国克隆技术在器官移植的应用,许多严重脏器损害治疗起来变得非常容易;之后又谈起智能机器人的奇异功能,尤其对目前颇带神奇色彩的研究结果,“机器人之间的交流有助于智能核心——芯片的使用寿命”,更是兴致斐然。

时间缓缓地流过。在干红葡萄酒浓郁的醇香里,我们交换着话题细数二十年的风雨,从彼此的身体到孩子的工作,从退休生活到社保机制,从新能源探索到月球开发……世界总是在变,每一天都是新面孔,走到第一大经济体的中国,仍然距离中等发达国家很远,这让所有的中国人欣慰一阵、心痛一阵。

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呢?中国在经济腾飞的同时,会走向真正意义的文明吗?哪一天大框架完全融合?巨龙腾飞的梦想,会以怎样的剧式展现?许多未知,似乎总是难以预测。

在我思维飘忽的时候,赵突然问我:“还记得那次学习时,你说过的愿望吗?”

愿望?我的思绪又被拉回二十年前,当时写在思维导图的愿望有四个:父母身体康健;孩子健康成长;家人和睦相处;携知心好友畅游大草原,膜拜布达拉宫……

现在已无亲可孝,孩子事业有成,家人和美关爱,这几年的忙碌,倒真的没安排出世间看看大草原。

“走,陪你们一起看草原,就在元旦之前!”在和煦的氛围里,大家热情高涨,赵和张都赞同我的建议。

“只是这不是草原最美的季节。”赵微笑着。

“最美的心境就会有最美的风景,就这么定了!”

龙老师因为27日天津培训,没办法同行。送别的时候,大家不约而同地萌生一个念头:二十年后,再相聚。

高铁入口,隔着安检隔离带,我们品读着彼此心中的不舍,相信每个人心中都在推测着那个看似遥远的约定。

密密的冬雨里,高铁缓缓地驶出,我在心中默默念着:

相约,2053!

二〇一四年元月六日深夜

二十年后的世界5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