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的车站
初二 散文 930字 1473人浏览 吉祥物许冰冰

狼牙月,伊人憔悴,在晚风中,瑟瑟的沧凉撩起衣摆,我置身月台,放下行囊,目送车站的熙攘,更迭的,是潮流、是历史、是人情。

一辆辆计程车驶来,送来了旅客。“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旅人的来往如同流行的变迁,自强号的到来,送去了囊昔,也携来了新鲜。回溯光阴洪流,明、清八股曾蔚为流行,而今幻化为泡影,被时代的自强号拉走、淘汰,人们而喜爱“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淡。”的幽美。车站象征一时的流行,隐喻人群的爱好。车站是时光流泄的见证,我将双脚垂下,在月台边目睹桂花和柿子的身躯肥硕,知了的影子褪色,我在等候区静望,看见西伯利亚冷气团捎来了韩风日系。车站是镜头,摄下一幕幕流行的足迹。我待,火车来。

车站中,汽笛伊鸣,鸣着大世代的观感。纵身荡入历史涟漪,呷饮一口铁轨后的汗青味儿,啜饮漫在掩映字里行间的史实。我随着车站的轨迹,溯到了杜甫的茅草屋。赫然一句磅礡而铿锵的悯人宣誓入耳:“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杜子美的心灵,不受世俗濡染,亦不被玷污,因此谱出了茅屋为秋风所破,又见“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的耶孃妻子牵衣顿足揽道哭,发出了震古、通今的巨吼,吟诵兵荒之泪、马乱之泣。这是车站轨迹的溯源,带着我怀古,带着我,和杜甫交织于地平线上。或者不必如此感伤,沿着铁道的小叉口,与李白共游,飞羽觞、抒雅怀,浅呷品茗醉月亦有佳兴。齐秉烛夜游,手擎一柱希望,由车轨的那端摇曳光芒,到车站的这头熠熠生辉!列车误点,我沉静,思绪错综。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车站,除了可伸雅致,可窥探古人社会,可为流行拍下记录片,车站,更有人情味!龙应台“目送”这是一个不属于老人的时代。“流行如彗,偏执地速掠;青史已成定则,无法更动,那是一个过去式,蜗居在瘖里阑珊。唯人情隽永,在火车的来来去去中超越时空恒河沙。”我渐渐了解到,所谓父母子女一场,只不过是今生今世,不停地目送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历经沧桑的手挥别出远门的浮云游子,亲睹太多的不回头,直踏上车厢,却又泪潸潸,我想该是回首,挥一挥衣袖亲呢地喊声妈的时候了。

自强号驶来,我带着海马回所见的车站,有潮流、有历史、有人情,踏上了车厢。“妈──”再见了!

狼牙月,伊人憔憔,我举手,挥别了车站,饮尽了乡土,别等待,苍老了谁?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