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习之乐 2017山东学考下水文
五年级 记叙文 1469字 3857人浏览 我迷潘玮柏

时习之乐淄博市周村区实验中学张大炜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这里的“习”指的是复习。的确,复习能给人带来很多的快乐。

孔子自己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孔子" 晚年喜易" ,花了很大的精力,反反复复把《周易》全部读了许多遍,又附注了许多内容,不知翻开来又卷回去地阅读了多少遍。通常认为,孔子这样读来读去,把串连竹简的牛皮带子也给磨断了几次,不得不多次换上新的再使用。这说明孔子读书勤奋用功。即使读书读到了这样的地步,孔子还说:"假如让我多活几年,我就可以完全掌握《周易》的文与质了。" 孔子乐此不疲,肯定是深得复习之味了。

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孔子作为万世师表,自然不会后继无人,苏轼也是这样。对于苏轼来说,最难的事,不是屡遭贬谪的政治失意,也不是经常发配蛮荒之地的生活清苦,而是无书可读,那才叫难过啊。不过他脑瓜一转,就想出了新的点子。他发明了一种“八面受敌”读书法,“每一书皆作数过尽之”,“每次作一意求之”。意思是每一本书要读上好几遍,每一遍都只带着一个主题去探求、去研究,这样就好像读了好几本书一样。光《汉书》就抄了3遍,甚至只要提起一个字,就能接着往下背诵下去,没有一字差错。苏轼读书,在别人看来很苦,可在他,却是无与伦比的乐事。他读起书来,常常读到三更天,即使喝高了,大醉而归,也要披衣展卷,读到困倦方才就寝。能有如此成绩,难怪黄庭坚、秦观、晁补之、张耒四人要拜在他的门下了。

更有甚者,明代文学家张溥小的时候就很好学,所读的书必定要手抄下来,抄完了,朗读过一遍,立刻将纸焚烧掉,然后又抄,像这样六、七次才算完。右手握笔的地方,手指和手掌都磨出了老茧。冬天手的皮肤都冻皱裂了,每天用热水浸泡好几次。后来他把读书的房间命名为" 七录" 。张溥作诗写文章思路敏捷,各地有人向他索取诗文,他不用写草稿,当着客人面挥笔写作,马上就写成了。所以当时他的名声最响。有作品《七录斋集》,代表作《五人墓碑记》。

其实时习之乐,不仅在于知识的获得,心情的愉悦,更在一种精神的健全,境界的逼格,所以难免有点“悲”的。“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的《红楼梦》读一遍有一遍的滋味。而王冶秋认为,要读懂个《阿Q 正传》,至少要读14遍以上:看第一遍,我们会笑得肚子痛;第二遍,才咂出一点不笑的成分;第三遍,鄙弃阿Q 的为人;第四遍,鄙弃化为同情;第五遍,同情化为深思的眼泪;第六遍,阿Q 还是阿Q ;第七遍,阿Q 向自己身上扑来;第八遍,合而为一;第九遍,又一一化为你的亲戚朋友;第十遍,扩大到你的左邻右舍;第十一遍,扩大到全国;第十二遍,甚至到洋人的国土;第十三遍,你觉得它是一面镜子;第十四遍,也许是报警器。再如周星驰的《大话西游》,第一遍看让人忍俊不禁,第二遍看让人若有所思,第三遍看让人不胜感慨唏嘘。

一分年纪一份心,其实读书也是读人心。正如蒋捷的《虞美人•听雨》: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这首词概括出少年、壮年和晚年的特殊感受,可谓言简意赅。它以“听雨”为媒介,将几十年大跨度的时间和空间相融合。少年只知追欢逐笑享受陶醉;壮年飘泊孤苦触景伤怀;老年的寂寞孤独,一生悲欢离合,尽在雨声中体现。因受国亡之痛的影响,感情变得麻木,一任雨声淋漓,消解了喜怒哀乐,而其深层则潜隐着作者的亡国愁情。

朋友是书,书也是朋友。不要去看什么娱乐八卦,还是再啃一遍那本感动你的大部头;不要光去刷什么朋友圈,不如提上一壶老酒,去拜访一位久别的老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