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与现实
初二 散文 887字 7917人浏览 vwhq029

我的梦想曾经是文学家,有时候又是书法家,有时候还做着大富豪的梦。反正我的梦想千奇百怪,甚至有时候异想天开。但在我曾经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的梦想曾经简单的只有“活着‘”,除了好好活下去,大脑里再没有其他!

贫穷的山村,落后的乡镇,负债累累的家,正在求学的弟弟。我跟在母亲身后学着下地,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狠毒的阳光狠狠宰割我稚嫩的皮肤,母亲总让我去阴凉里歇一会,看一眼佝偻在黄烟地里给黄烟打头抹叉的母亲,我又咬牙钻了进去,烟油粘着我的头发,汗像粘合剂,让我的衣服紧紧粘在我的身上。邻居们路过,看一眼我跟母亲的样子,本想寒暄几句,但却又突然落了几滴泪匆匆身离去。

多旱少雨的天,贫瘠的山地,耷拉着脑袋的庄稼。我明白了为什么父亲一生的操劳,家境还是如此!我就算把黄土每天用手平整的通明透亮,我也不会让生活有些许的改变,也供养不起求学的弟弟。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落后的乡镇少有企业,就是有那么几家,也不愿要我这不到二十的毛头小子。乡镇虽落后,但正在建设,多有建筑工地,我虽然不喜欢石灰水泥碱泡我的手,但那里是唯一能容留我的地方。

文学梦也变得像海市蜃楼一样虚无缥缈。内心的狂躁,文学知识的局限,我再也写不出像样的文章。尽管我赌博似的将一篇篇“闭门造车”“创造”出来的文章投给国内报刊杂志社,结果石沉大海、杳无音信;我也十分虔诚地参加了国内一些知名纸媒举办的文学大奖赛,尽管很快就有了回音,但是要么交上几十元甚至上百元不等的评审费后才能参加复评,要么定购几本价格不菲的结集出版的集才能获奖。沾染了铜臭味的文学一度让我心灰意冷、怅然若失,我似乎一下子成了文学的弃儿,再加上生活的压力渐渐对文学失去了兴趣。

经历了生活的诸多磨难,梦想在经历了沉沉浮浮后,我懂得我的文学梦离我依然很远。我充其量是一名文学爱好者,追求文学的梦想依然路漫漫、水迢迢,但我依然像虔诚地僧侣一样怀揣着梦想艰难地跋涉在路上,哪怕前方的路荆棘丛生。很多年以后,当我的大脑里出现遥远的梦想的时候,我都会告诉自己,还是离自己最近的理想实现的最快,也最现实,就像当初我的理想就是活下去,几年的时间我就知道我实现了,我走出了沼泽,我已经好好的活了下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