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作文
初二 记叙文 2222字 486人浏览 书法同道

回望

回头望见父亲,我几乎要落泪了。

坐在父亲的自行车后座上,我早已盯住了前方那个路口。六年级,14岁,一个已知道“羞耻”和“自尊心”那回事的年龄。永久牌,自行车,在私家车频频出现在马路上的时代。我已把交通方式看成是家庭富裕状况的唯一标志,并把坐着父亲老牌自行车去上学看成是一件难为情的事。“停,爸爸。我在这里下车,走着去上学。坐着自行车太难看了。”自行车猛然间刹住,父亲仿佛在饭中吃到了石子,哽在喉口,不再说话。跳下车,我轻松地与朋友结伴步行。走回十几米,我回头。父亲低垂着头,无力而缓慢地掉转了车头。父亲在我面前的形象总是坚定而勇敢的,原来,他的背影竟也如此的脆弱。我几乎要落泪了。

还有一次,父亲每周都骑着电瓶车送我到长途汽车站。我跳下车,父亲帮我提着书包和一周的水果乘上车,买好票,叮咛我一番。要经我几次催促,他才肯下车,下车前又看看我。那次,我正好坐在车子最后一排,回

过头去望了望父亲。只见父亲掏出手机,记下车牌号,再认真核对几遍,才放心地储存好。车子开动了,父亲仍在原地,推着电瓶车,望着远去的汽车。我就一直这样转身望着,直到父亲的身影消失在飞扬的尘土中。我真的要落泪了。

世界上所有的爱都是为了聚合,而只有一种爱是为了分离。所谓父女一场,就是父亲一次又一次地送我离去。14岁的我,双脚踏在了离开父亲自行车的路;18岁的我,乘着汽车飞驰着离开。父亲来不及追,父亲也不会追,只是在原地默默目送,或是无奈地转身离开。目送与回望在何处交界?我面前的梦想与身后的父亲又在何处迷离?而我面前的常常是我汲汲追求的,或是父亲支持的目光,坚强的臂膀;只有在回望时,我才发现那些已被我留在了背后不屑一顾的,是一个人一辈子的付出,是一个人也很脆弱的背影。

常常回望,几乎落泪。在马不停蹄地奔向面前的希冀时,请记住,背后那个一直在默默目送着你的人。

回望(节选)

回望是一种孤傲的姿态,是属于游子的。走远的人才会回望。思妇是走不远的,所以她斜倚栏杆,望尽江帆,磨得那夕阳消几回,望穿秋水几多愁。思妇适合独倚凭栏,独独撑不起“回望”二字。

不远行,怎回望。人当年少,总是怀揣着一个熠熠生辉的远方的梦,踏上前行的征途,只有远行,万水千山走遍,历经世间万象,即使衣衫褴褛,回望时,亦是气壮山河;若是蜗居一隅,即使回望,也不过是些泥泞小径、月照沟渠。

然而,常回望者难行远。

远行人,莫回望啊!回望处,慈母针线密密,一豆昏黄的油灯照亮花白的发;兰州泊处,心爱的她还站在小渡口,明眸含忧,几许消瘦。莫回望啊,别再想那家中的白梅着花几枝,又是谁推开了那雕花的扇,故乡的书塾是否又飘扬着朗朗书声,牧童的笛声悠扬,分明声声都是“不如归”。一步三回,眷恋如同藤蔓般疯狂蔓延着缠住了腿脚,提脚千斤重,踉跄前行,步履维艰。莫回望啊

远行人,带上你的长笛别回头,回头的人注定会凝成石雕!

于是就有多少远行人流着泪向前行,僵直了脖子也不回首,跋山涉水背井离乡,奔着那远方毫不停歇地前行,却终有一日忽然发现走至绝境,发现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天地余一人,顿时觉得自己费尽心力直头前行不知是为了什么,觉得缺了什么,又不知错在何处。

回望

凝望、眺望、仰望„„所有与“望”有关的词汇中,回望怕是最动情的一个了吧? 说起回望,我们一定会想起那句“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是最沉默的目光邂逅,诉的是最热烈的衷情。

还不止这些。回望是杨贵妃“回眸一笑百媚生”的万种风情,是“李白乘舟将欲行”时所见的汪伦之情千尺深,亦是少女“却把青梅嗅”的羞涩温柔。嫦娥奔月时,回首下望人寰时,眼中又有几多不舍与彷徨? 在那些古典精致的时光里,文人墨客们把回望描摹成了如此婉转唯美的姿态,让我们

欣赏和感怀。只能感怀。我们越来越适应惯性地向前。习惯了奔跑。两旁的风景尚来不及细看,又怎会回望身后墙角那一朵嫣红?习惯了日复一日地经历生活,何以找到一点时间回望生活的轨迹?偶尔有,也不过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少年式感伤。谁也没有见过那一抹倾城倾国的微笑。

向来便不多回望,大概是觉得日常的简单告别无需用“含情脉脉”来渲染。然而有一次,听到奶奶在身后说“路上小心点”,便回了回头,奶奶看见了,又向我挥挥手。是感动吗?但明明有心痛随之而来。只觉得那伫立的身影太过落寞,于是有意加快脚步,想尽快离开身后关切目光的注释范围,好像这样就能减少一点那个画面的寂寥之感。 是这样的避免回望,却又不能没有。不敢回头,是怕惊动了离别的泪水无以遏制。而在离开的车上,总是偷偷从后视镜中看到渐远的风景和风景里的人,想要就这么印在心里,用力记住,用力记住。

曾与人告别后,各自转向相反的方向。我在走出几步后回转身,希望或许对方也会有

同样的默契。可是并没有。我继续站在原地,知道身影在更远处淡去再也不见。对方没有回头。我们不愿回望,或许是习惯走得义无反顾,或许是害怕自己担不起身后的关切和期许。但是,我们没能在面对时恰如其分地表达,在转身后忽视与回避中,又错过了多少深情呢?

席慕容在诗中写佛将“我”化作一棵树,“在你必经的路上/阳光下慎重地开满花/朵朵都是我前世的期盼/当你走近/请你细听/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然后她等待的人在走近时无视,走过后亦不曾回望,他甚至没能看到花树凋落的心。

所以,你可不可以走得慢一些,看一看路边那棵开花的树。你没看见它的期待和脆弱吗?你不知道它在佛前球了多少年才有机会站在这里,站成了一座雕像,只为等一个赞许的目光,盼一次回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