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我们毕业二十周年之际
初三 记叙文 1456字 151人浏览 月亮亮fly

写在我们毕业二十周年之际

1994年6月底7月初,同学们相继离开武功师范学校。因为要等待我入党是否被批准的最后消息,我还留在学校。当时,夏雨滂沱,此事无果,我在宿舍下铺的四个床位上分别坐了一会儿,然后离开了满室狼藉的宿舍,经过斜对面班上另一个男生宿舍,瞥了一眼,出了公寓楼。多年以后,我曾经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前往故地,还是在这两个宿舍门口驻足良久,体味经年的情感,只有默然。

背着被褥,从花坛南侧的小男球场到教学楼,空无一人。鬼使神差,上了教学楼,在教室北侧窗前,脸贴着玻璃,看了一眼自己的座位。昔日种种情形虽历历在目,但一室空旷,人已天涯。

下教学楼,经楼东侧与车库改成的商店之间的通道,折向西,教学楼前两块巨大的铁皮牌上红底白字“教育必须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必须同生产劳动相结合”赫然在目,书写者校长范氏凌波。牌南,出校门,下一长坡,可到西宝中线,由此线乘车东归兴平老家。上车靠窗而坐,风啸耳旁,闭目思虑,心中起伏,武师情景,脑海翻飞。

镜头一:“冯涛,给我把碗捎上,一碗臊子面。”

“你看我拿了一摞子,捎不上。人多很,挤不到前面去!”

“叫你捎一碗面,又不是让你做饭,把你还牛的不行!”

“恁你把碗拿来!”

镜头二:“永章,你二哥来咧。”

“我二哥来咧,与你有啥关系!二哥,给你馍。”

镜头三:“大家往中间站一下,前面蹲一排女生。”

“胡老师坐中间,个子低的往两边站。”

“注意了,跟我我喊‘茄子’。”

“咔擦!”

镜头四:“晚上大门锁咧,出不去。”

“你咋看起来利着,揣起来眯着,不会翻墙?”

“黑天半夜,在阿达吃吗?”

“车站对面青年路的饸络。”

镜头五:“我有主食票,想换一点副食票。”

“换啥吗,给你拿五张。”

“那不行,你把这五张主食票拿上。我们女生用不了这么多主食票。” 镜头六:“换座位,强烈要求男生和女生坐!”

“成立一个换座位委员会?”

“谁给老胡去说?老胡封建的很。”

“怕啥?我去说。”

镜头七:“你这健美裤在哪买的?”

“咸阳嘉惠商场。”

“那你下次回咸阳给我也捎一条。”

“你想臭美给那几个精品店的男生看吗?”

“你再不要神经咧!”

镜头八:“汤汤面就是好吃。”

“下回,在再去张春凤家挖蒜,吃她妈给咱做的汤汤面。”

“想个美,明年就毕业了,挖不上蒜了。”

镜头九:“逛个楼观台还下了雨咧!”

“倒霉很!”

“哎,你看天晴了!”

“大家走,上楼观台!”

“一会儿,可是两脚泥!”

“两脚泥就两脚泥!”

镜头十:“雅维,第二个填空咋做呢?”

“声小些,老师过来了。”

镜头十一:“人家谈个恋爱,关你啥事?”

“我只是觉得这两个人不般配。”

“你觉得你和谁般配?”

“我还没想过这个问题……”

镜头十二:“下这么大雨,咱还去杨凌?”

“没事,走!”

“有事就跟不上咧!”

“能有个啥事?到西农逛一圈,咱就往回走。”

镜头十三:“没想到,今晚在女生宿舍睡觉。”

“你胡想啥呢?”

“我知道,咱是做卧底,抓流氓呢。”

“不知道今晚流氓还来不来女生宿舍?”

“谁知道呢?”

“咱先睡。”

“兴奋地睡不着觉,哎………”

镜头十四……………………

长途车一路向东,在一个叫高渡的村子停下,就这样,我们与武功师范学校渐行渐远。写到这里,难以抒怀,写不下去了,把自己离开武师一年后的一首诗抄录在后,以述情怀:

【长相思】. 求学在武功

有邰地,陇海旁。塬高水深风猎猎。楼观云雾中。

人虽远,心未远,旧年霏微无影踪。求学在武功。

后记:今年是我们从武功师范毕业20周年。自1994年之后,每一个同学心中都有一个武功师范,这是个体生命的独特体验。所以,我拉拉拉杂杂所记,只是个人的记忆。愿抛砖引玉,完成我们的集体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