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
初二 散文 2768字 668人浏览 Jessie006

苏东坡可以说是宋代为数不多的文政兼擅的一个人,也正是这出人的才干给了他一段坎坷的人生旅途。他的文采,用林语堂的话说,堪比西方文坛巨匠莎士比亚,以人物论,有好似英国小说家萨柯雷。他在政坛上叱咤风云倒有几分像法国的雨果,而他动人的特点又如英国作家约翰生。光从这点看,便可知苏轼此人令人捉摸不透的个性与人生。

说到苏东坡,就不得不提起王安石。这不仅仅因为他们二人都是宋代闻名于世的文学家,更在于他们之间的明争暗斗,直到现在人们还在不断地为那段复杂的历史争论。林语堂则对王安石的认识是非常消极的,几笔把他勾勒成了一个政坛上的小丑,将北宋衰败的原因几乎全盘归结到他的身上。的确,王安石的变法没有达到他心中的效果,林语堂是这样解释他的失败的:“任何法西斯极权主义的变革永远是打着所谓‘人民利益’的旗帜,却与人民的想法背道而驰。这样的变革是不会成功的。”法西斯极权主义和王安石变法的联系似乎在历史书中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比喻也许是出于为苏东坡辩护,但却令人对王安石新政有了形象的理解。

苏东坡与司马光一样,是极度反对新政的保守派。然而,他们的命运却被改革时的当权者随意践踏,“元佑党籍碑”也榜上有名。为此,林语堂深感不平。因此,书中不仅仅否定了王安石的政治观点,连他的文化功底也不放过。王安石的《三经新义》被说成是他的小儿子与一群“政治走狗”仓促编成的,而且错误百出,但参加科考的学子能否考中就取决于能否作他这本书的应声虫。

除此之外,林语堂还对王安石关于字源学的学问讽刺了一番。他这样形容王安石对文字的理解:“这门古怪的学问完全是幻想,最终成为了茶余酒后的笑谈。”比如说,“波”这个字触动了王安石丰富的想象力,他解释说:“波”,乃“水之皮”也。明明“波”是由意旁“氵”与声旁“皮”组成的,可他却荒唐地解释为“水之皮”。苏东坡得知后,戏谑道:“‘波’若是‘水之皮’,则‘滑’就是‘水之骨’了”。

王安石与苏东坡政见上的冲突造就了北宋末年的一段令人回味的历史。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见解,可当历史太过精彩时,真相是谁也说不清的。

其实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部传奇,若能细细读完他的人生,我觉得不管是怎样的人都会让我产生一点喜欢的,即使是所谓的坏人,因为没有人的坏或者是好是没有理由的,若是能了解到动机,或许就能理解,甚至报之以同情。当然对于苏东坡这样一个了不起的人物,要去读他的人生,在饱含应有的极大同情之下还会产生更多的欣赏与爱,诗词造诣是不用说了,对朝廷的一片忠肝义胆也是早已熟知,然而这位天才除了如同不谙世事般地倔强之外更有让人意想不到的才华在,精通

通儒释道三家,造苏堤,建医院,防洪防灾,甚至造墨酿酒,似乎只要他想做,无事不可做,当然除了那艰险的朝廷之上。看遍这些过往,总少不了为他一生的命运多舛而扼腕叹息,那些激烈的尔虞我诈终究是化作了烟土,不管是得势还是失势,最后都得埋入黄土,然而历史却会留下一个或许是公正的评价,是忠是奸自有定论。苏东坡被万万人所纪念,而那些个小人却被可悲的遗忘,偶尔想起也是要唾弃几分的。中国人向来没有什么过强烈的业报观念或者对地狱的恐惧,也许对于一个为政者,最大的约束就在于死后名声问题了。然而有些人的目光始终如此狭隘,我们看到他们刻薄恶毒地打击异己,不管是生人死者都极尽所能去诋毁名声,却不知道最后遗臭万年的会是此时风光得意的自己,而且有时报应就在现世到来。

这样一个有着如同谪仙般的灵秀与正直的人物,却始终是过着不得安宁的生活,他不断地写诗抒怀,不断希望就此可以心灵平静,而我们却不难发现那或隐或现的痛苦在其中。他精通佛理所以他知诸漏皆苦,他与道士相交甚密所以他但求身体安康,可他强烈的儒家精神却又在提醒着他以天下苍生为己任,偏偏世道还要不断地捉弄他,让他几乎一生都在颠沛流离之中。他与那神出鬼没的道士一样踏遍中国河山,可他却是被迫而为之的。他被皇后太后以女人家的智慧赏识保护,却被皇帝以男人的愚蠢或无奈闲置贬斥,这实在是对中国朝廷的一种讽刺。他被老百姓所拥戴,却被奸佞小人屡屡阻挡于庙堂之外,偏偏这政局是小人才可以爬上高位的。他想仿尧舜改革时不受用,当他想要安心做一介农夫时又被启用,而后又是接连的苦难,这实在是天降大任于斯人也,时时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啊。 此书引用苏诗苏词甚多,而我又已对此人产生好感,故而现在读来是非常之赏心悦目,看来不以人看文,不以文看人我是不太能做到的。读到那“十年生死两茫茫”的时候是非常兴奋的,毕竟这是从小电视剧里就听到的情诗,而且一听就让人喜欢,可惜他却是不久后再续弦,而后又纳妾的,并非我们现代所理想的那一心一意。但是想想他那坎坷的人生历程,若是无背后的女人扶持,又要怎样更加艰难地度过呢?

一个人的人生其实就相当于一部百科全书,已是近千年的古人了,遗失的东西固然不少,但是正如林语堂开篇所说,要了解一个人,可能是在他死后比活着更容易。当然我想前提是这个人要喜欢记个日记写个文章什么才行。

中国现代文学史上长篇传记开标立范之作,一位吾国吾民始终在心的国学大师,一位大江东去浪淘不尽的豪情诗人,相似的心灵是灵魂的转世,看东坡光风霁月,渡危抓机,从容应对,他的作品之中流露出他的本性,亦庄亦谐,生动而有力。

他能狂妄怪僻,也能庄重严肃,能轻松玩笑,也能郑重庄严,从他的笔端,我们能听到人类情感之弦的振动,有喜悦、有愉快、有梦幻的觉醒,有顺从的忍受。 他身上显然有一股道德的力量,非人力所能扼制,这股力量,由他呱呱落地开始,即强而有力在他身上运行,直到死亡封闭上他的嘴,打断了他的谈笑才停止。 他一直卷在政治漩涡之中,但是他却光风霁月,高高超越于苟苟营营的政治勾当之上。他不忮不求,随时随地吟诗作赋,批评臧否,纯然表达心之所感,至于会招致何等后果,与自己有何利害,则一概置之度外了。 苏东坡在中国历史上的特殊地位,一则是由于他对自己的主张原则,始终坚定而不移,二则是由于他诗文书画艺术上的卓绝之美。他的人品道德构成了他名气的骨干,他的风格文章之美则构成了他精神之美的骨肉。 苏东坡的人品,具有一个多才多艺的天才的深厚、广博、诙谐,有高度的智力,有天真烂漫的赤子之心--正如耶稣所说具有蟒蛇的智慧,兼有鸽子的温柔敦厚,在苏东坡这些方面,其他诗人是不能望其项背的。这些晶质之荟萃于一身,是天地问的风毛麟角,不可能多见的。而苏东坡正是此等人! 他感受敏锐,思想透彻,写作优美,作为勇敢,绝小为本身利益而动摇,也不因俗见而改变。他并不精于自谋,但却富有赤心为民的精神。他对人亲切热情、慷慨厚道,虽不积存一文钱,但自己却觉得富比王侯。他虽生性倔强、絮聒多言,但是富有捷才,不过也有时口不择言,过于心直口快; 他多才多艺、好奇深思,虽深沉而不免于轻浮,处世接物,不拘泥于俗套,动笔为文则自然典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