痕迹学生作文
初三 记叙文 4757字 123人浏览 猥琐的抱大腿

1

痕迹

355班 李倩

当熟悉的文字跃入眼帘,当曾经的故事再次翻检,心底那根不敢触碰的弦,刹那间弹响记忆的心酸。烙在心中的痕迹,未被岁月尘封,在时间的蓝天中愈加清晰。——题记

我不知道是否所有人都拥有各自与众不同的童年。

小时候,我总深信自己与众不同。幻想有一天能变成拥有哆啦A 梦守护着的幸福孩子,有时候被别人欺负了也就会在心中幻想着:一个漂亮的仙女姐姐或是个英俊而神秘的骑士从天而降,在一片惊愕声中拉我飞出教室,从空中抛下一句:“你们谁也不许欺负李倩!”

幻想着幻想着,童年就那么过去了。

然后就进入了中学,身上肩负过“三杠”和“二杠”的自己,不知何时在那些站岗的日日夜夜中忘却了寻找童话的初衷,一次次的磕磕绊绊,也终于发现几乎所有的孩子都曾拥有这样或是那样的幻想,而我似乎也只是其中很平凡的一个,那些支离破碎的童年痕迹,在岁月暗尘的掩盖下沉睡过去。我默默回望我的童话,在心底与它们一一道别。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长大的痕迹。 后来的我,终于踏入了青春的门槛,开始发现时光渐渐磨去我的棱角。在一个人伏笔桌前的日子里,我爱上了微风拂过发梢的感觉,而不再期待着伙伴们叫我下楼的嘻笑声;我爱上了安静地坐在角落,静静聆听音符的感觉,不再享受阳光下滑冰场里挥洒汗水的快感。我的脑海中不再想象着动漫情节而是在时常发愣之际思索一些不着边际的问题,我想知道梦想是什么颜色,我想知道风往哪个方向吹,我想知道孤独是什么滋味,我想知道自己是什么。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长大的痕迹。

现在的我喜欢坐着发呆,教室里在课余或午休时很安静,我常常趴在桌子上看外面的叶子,阳光肆意地打在上面,泛出明晃晃的光,看着这些光亮,想象着它们投射在地面的斑驳的影子。微小的尘埃在空气光亮中流浪,无边无际地流浪着,不知它们最终停留在哪儿。总是在看完书后眼睛发痛,那些铺张在黑板上的字体什么时候有的重影呢,我不愿接受这样的事实,我对厚厚的镜片有着深深的恐惧,不想通过它来认识世界。

常常想象自己是一条穿梭在时光里的鱼,一直向前,决不回头。岁月在心里留下一些痕迹,闲暇时,仔细默数,却不回头,也已不能回头。

痕迹

355班 莫天凤

那天教师节,我在校门口站了许久。

前面就是直达操场的校道,并不很长。水泥路面依旧结识硬直,上面略凹的细纹延伸到两旁砌砖的花木下。这条泛着淡淡灰色的过道我不知走过多少次了。如今仿佛又看到那时匆匆上学路经此地的自己,顾不着看那道旁绽放的大多栀子花和雨后草丛中冒出的白蘑菇。

当我再次踏上这片地面时,天已经暗了。我望向左边的田径场,那红的跑道绿的草坪依然醒目。东边的林木郁郁葱葱,错落有致,深地积了些水,像湖泊倒影出绿和蓝,就仿佛一个小森林。草短的那端和跑道连在一起,这里是我最无法忘记的地方。体育课上羽毛球飞到树上,我们便又着急又无可奈何。这里也是我负责的卫生区,我想起秋天夜雨后的清晨,我在看台上挥汗如雨地扫地,树木给萧瑟的秋风

送了不少的礼物,掉下的叶子大把大把,怎么扫也扫不完。

这里每一个角落都记载了我们的故事,最灿烂耀眼的印记是那一个夏天。

初一运动会上我们班的成绩惨不忍睹全军覆没。初二的我们奋发图强,踊跃报名,然后,我们放学后一起训练:蛙跳、跑步、跳远。第一天蛙跳之后,我们连走路都不稳,下楼梯也差点摔下去,腿痛得我们龇牙咧嘴,第二天却一个不少地继续锻炼。五天,十天,一个月,两个月,我惊奇自己竟坚持了下来。我是练习长跑得,每天绕六七个圈,每次都吃力得大口大口喘气,视野变得模糊,一刻也不想再跑,却因为身边同学的鼓励支撑到了最后。他们对我说“更快”,他们对我说“坚持”,我们一同努力,哪怕别人不解,我们也坚持着自己的信念:力争最好,战胜自己!

运动会终于如期举行,三天进行完了所有项目,我们是第一名!这最终的结果让所有人诧异,只有我们自己平静地笑着:“是啊,这便是只有我们才能创造的奇迹!”

运动场上留下了我们成长奋斗的痕迹,那塑胶的颗粒还记得我们奔跑的姿势,那白色的跑道线还记得我们的欢呼和跳跃!

回想着过去的喜悦,我的心绪变得明快。往昔三年,我拥有了最为珍贵的经历、拼搏和友谊,这些永远不会消逝,它们在这所校园烙下了印痕。

离开田径场,我好好观看了一番教学大楼,然后向学校后面的宿舍区走去,我敬爱的老师住在这里。 拐角处的几棵樟树已长得繁茂,低垂的枝叶遮住了视线,小道躲在它的身后,我迈步走了过去,路灯下,我看见更多的痕迹渐渐浮现,更多的回忆涌上心头,一切都只证明:我曾在这里成长!

痕迹

354班 周楚格

自我幼时起,就有人说我与父亲长得极像,特别是我父亲独有的尖而翘的下巴与薄而扁似一片竹叶的嘴唇,都在我脸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小时的我贪玩未发觉,长大以后每每照镜子时总会暗自惊叹:的确是像极了。甚至我父亲独有的下巴上一条浅浅的沟壑,也能在我的脸上找到。那道浅痕,似乎是遗传物质毫不避讳留下的痕迹。

幼时的我尚不懂反抗与藐视权威之类的,对于那时尚年轻而气盛的父亲是极为畏惧的。因为父亲仿佛无所不能:能够轻易解决奥数题集上所有标着星号的附加题;能够迅速做出一桌子好菜——但因为忙碌,在我儿时记忆中是极少能吃到父亲的饭菜,也因此对那令人垂涎的味道记忆深刻。还有很多都关于那时的父亲:看着满分试卷而微微翘着的嘴角,光线下那道浅浅的印痕慢慢变淡;发怒时紧紧抿着嘴,那道痕迹也如刀刻一般硬朗。小时候写作文“我最崇拜的一个人”也会毫不犹豫地写下“我最崇拜的人是我的爸爸”,那么神气而威武的父亲,已经距今好几年了。

接踵而至的青春期迅速拉长我的身体,也迅速使我性格中承接自父亲的暴烈与自负膨胀起来。而正逢父亲因赋闲下来而迷恋上打牌。每当夜晚,仅剩下母女俩、孤独闪烁的屏幕和寂寥的台灯、还有被随手揉到一边分数羞涩的试卷,我迅速地将这种耻辱境地归咎于父亲的不负责任。偶尔回家的父亲在饭桌上依旧不多话,曾经记忆中线条干净硬朗的、遗传给我的那一道浅痕被茂密肮脏的胡茬掩藏起来——这样看来,已经不再是那个与我神似却截然不同的父亲了吧。父亲难得夹了一块葱油鸡蛋饼至我的饭碗,我亦没有回应,只是沉默地撂下筷子。尴尬,顿时如同葱油饼上粒粒可数的饭粒一般明显地被每个人察觉。

只是那时我心绪阴霾,似不被人注意到的青苔,阴暗潮湿,生命旺盛。

2

令我极恼火的是,每每照镜子时,那一道浅痕似乎又深了一些,似乎是某种心照不宣的暗示,顽强的DNA 从不说谎,即使我厌他倦他,血缘之间牢不可破的联系也令我无可奈何。

随着升入高中,父亲的业余活动已经停止了一年了。从以前的憔悴到如今健康的圆润,父母之间感情也陡然变得笃深了起来,似乎我已变成可有可无的角色。虽然我好像也与父亲冰释前嫌,只是我内心某一处地方从来就没有真正原谅过他,也许是害怕他的背叛或者是未来不被他们需要的不安感。

我的烦恼如同白色烦乱的柳絮,处处飘零却在旁人眼中微不足道。

与父母一起出行看电影,看到厌倦处不禁觉得如坐针毡,坐在旁边的父亲倒是一丝不苟,屏幕上流淌的光线细细地将父亲的侧面脸部线条和依旧如同少年茂盛柔软的头发根根清晰地勾勒出来。那一道痕——曾令我惊叹,窃喜,烦恼,无可奈何的痕迹,似一弯桥,从父亲那头到我这里。

——我伸出手,挽住了父亲的臂,似儿时一般将发顶安心地置身于那一道痕迹之下,父亲僵了一下,旋即安心地松弛下来。

我终于对过往的一切释怀。我是父亲的女儿,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爸,我下巴上也有一道痕喔。” “嗯,像我。”

痕迹

354班 尹湘瑜

一圈圈的年轮,是树成长的痕迹;满墙满墙的图画,是我成长的痕迹。——题记 从很小的时候起我就喜欢画画,在家里阳台的那面墙上画满了我不同时段的“涂鸦”,这便是我成长的痕迹。

上幼儿园时,我喜欢看三只小猪、奥特曼和哆啦A 梦。在墙上我也分别画下了他们:三只小猪肩并肩聚集在水泥房屋前,他们一个个都开心地笑着,因为他们不用担心大灰狼的侵扰。那个左手举着棒棒糖右手还在口袋里摸索的哆啦A 梦应该时我的最爱了,他神秘的口袋有永远也掏不完的神奇宝贝,每次都会带给我惊喜。还有在幼儿园学到的一些简单的字和画,有歪歪斜斜的“大”字“小”字“田”字,还有我画的拿钓竿的小猫咪,笑呵呵的太阳公公,五颜六色的花蝴蝶„„

上小学以后,出现在墙上的常常是一些算术题,“59+27=86”等等,还有我给爸爸妈妈画的变形了的画像,写得整整齐齐的简单英语单词,在五六年级时,我非常喜欢哈利波特,还在墙上写下哈利波特的英文,画下了金色飞贼和哈利的火弩箭。后来又喜欢柯南,墙上又有了柯南的头像。

上初中之后,我在阳台上摆了一张桌子,每天都在那里写作业,几乎没有时间再在墙上“创作”了,平时学习紧张,为了激励自己,只在墙上刻下了“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没等闲,白了少年头”等等此类名言警句。

抚摸这些淡淡的铅笔、水彩印记,成长的画面像电影一样,一幕幕浮现在眼前,那些歪歪斜斜的字迹,仿佛让我看到自己当年学会写一些简单的字后,骄傲地一笔一画写在墙上,然后叫妈妈看,妈妈表扬我的情形„„

那面墙上还有我的“人体艺术”。印上去的大大小小的手印脚印,胖嘟嘟的小手小脚,渐渐变成纤细的大手,穿37号鞋的大脚,十分明显的变化,证实着我的成长。我每几个月都会在这里量一次身高画上一条横线,标上尺度和日期,一条一条逐渐长高,像一级级台阶。

这一面墙,就像一个记录本,是我逐渐成长的写照,记录下了我成长的痕迹。

痕迹

354班 张哲恺

死亡能带走生命,却带不走灵魂存在过的痕迹。——题记

老家的房子是那种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建筑。而现在只有墙上那斑驳模糊的“毛主席万岁”才能找到那个红色年代的存在感。如今我又来到这里,寻找外婆存在过的痕迹。

那张照片是2000年春节拍的。那天恰逢外婆的生日,家人便让外婆和大家合影一张。于是年迈而手脚不太灵便的外婆便被两个姨父稳稳妥妥地安置在一把椅子上,姨婆抬起她两只已枯滞的手,耐心地固定它的位置。

外婆对这一切浑然无知,任由众人摆布着,一如这些年来的生活状态。只是当时拍完照片,她再一次重复了一生的积习——她有些迟钝的手轻轻抬起,用硬梆梆的温柔抚摸按压着左手中指上那枚半世未曾摘下的金戒指,外公送的那枚。她的眼睛漠然而深沉地朝着天空,一动不动地定格着,仿佛某种刻骨铭心的深情。

而这枚戒指,现在正端端正正地摆在老家柜子里那个古朴的木制雕花首饰盒中,光泽已不比从前。 墙角的那根拐杖,是外婆住院时留下的,如今已没有人去轻易动它。

那时候,父亲突然告诉我,外婆住院了。我心头一沉,不是我悲观,但事实上,一个快九十岁的老人一旦进了医院,就很难再精神抖擞地出来了。

医院里,眼前的外婆就像是对这个世界一知半解的孩子,拼命想炫耀自己的智慧,却也频繁流露出警惕。

一个月中,不记得自己去了多少趟医院,那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看着外婆渐渐忘却自己的疾病,忘却了子女中谁是老大,忘却外公的名字,忘记自己身处的世界„„也许,所剩的岁月中,外婆可以比苏轼更旷然,比陶渊明更陶然,无须寻一个世外桃源或是觅一座天上人间,她正悄然走进一个谁也无法打扰的只属于自己的梦境。

喟然。欣然。怃然。却也惘然。 外婆走得释然。

清明节去墓地的人很多,在那曲折的山路上,缓慢地走着许多人,他们手持鲜花,和我一样,去同样的地方,只是看望不同的人。

我们来到墓地,外婆的遗照立在春雨中,那是她六十岁生日的一张照片,慈爱温婉地微笑着,此时有春雨滋润,更显现了她的安详,如同她走时的模样。

我的记忆里,每寸都有她的痕迹:

谁还记得外婆生日宴会时微笑的和蔼脸庞? 谁还记得外婆抚摸戒指时背后的明媚忧伤? 谁还记得外婆拄着拐杖时转身的落寞模样? 谁还记得外婆时时刻刻都紧闭的小小心房? 我记得,我一直都记得。

死亡能带走生命,却带不走灵魂存在过的痕迹,但愿这些所谓的痕迹,能还原一个真实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