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雪的作文:暴风雪与阳光
初一 记叙文 839字 57人浏览 文雨snow

关于雪的作文:暴风雪与阳光

摘要: 幸而这时,三双温暖而有力的大手护住火苗,拨开云雾,让太阳重回人间。阳光被压抑得太久,它开始像沸腾的江水冲向被冰雪覆盖的大地。不一会儿,雪化了,冰化了,绿色的幼苗又探出了脑袋,充满生机„„

我们经历过暴风雪:鹅毛般的大雪扑打在脸上,凛冽的寒风直想往衣缝里钻,我们能做的,除了颤抖,还是颤抖;我们也经历过阳光:暖暖的金黄色的阳光洒落在我们鼻尖,我们心头,我们能感受到的,除了温暖,就是惬意。 然而,谁又曾同时感受到暴风雪的刺骨与阳光的温暖?没有。漫漫的历史长河中,曲与直也就像这两种天气一样,势不两立。

最难熬过的便是黑夜,尤其是暴风雪的夜晚,让人凋朱颜。

第二次世界大战无疑是人类史上最黑暗,最寒冷,最令人胆战心惊的一段时间。而以希特勒、东条英机与墨索里尼为代表的法西斯则成了“曲”的典型。整个世界为黑暗所笼罩,整个人类为暴风雪所压抑。无尽的寒风似乎要把唯一的可怜的正义火苗给吹灭。

幸而这时,三双温暖而有力的大手护住火苗,拨开云雾,让太阳重回人间。阳光被压抑得太久,它开始像沸腾的江水冲向被冰雪覆盖的大地。不一会儿,雪化了,冰化了,绿色的幼苗又探出了脑袋,充满生机。

斯大林,丘吉尔与罗斯福这三位伟大的人物,正义的化身,领导着反法西斯战争终于取得全面的胜利。正义就像是最强有力的武士保卫着人类不被邪恶玷污。

呼呼的暴风雪固然遭人厌恶,可它带来的积雪却能帮幼苗安全过冬,这雪被人们称为“瑞雪”。可见,“曲”与“直”的界限也并非一成不变。

“宁溘死以流亡兮,余不忍为此态也”的屈原,这位生前受尽楚王排挤,不为当时社会所接受的大诗人不得不跳入汨罗江。可直到两千多年后的今天,他仍是中华民族爱国情节的不朽代表。

布鲁诺,这位被烧死在鲜花广场的英雄,是真理的坚决捍卫者。他的言行让整个中世纪的欧洲感到恐慌,他自己则被教皇斥为邪恶之人。可如今,布鲁诺却成了万人景仰的不朽的殉道者。

暴风雪与阳光的较量将始终进行下去,而他们孰强孰弱,那位穿棉大衣的行路人早已给出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