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花老师讲伤寒372-381
高一 记叙文 2434字 96人浏览 爲你封心锁爱苒

第372条: 下利腹胀满,身体疼痛者,先温其里,乃攻其表。温里,宜四逆汤;攻表,宜桂枝汤。

本条还是说的表里同病里虚寒的治疗原则。

下利腹胀满这是里虚寒证,身体疼痛这是表证,表里同病,里虚寒时治疗原则就是先温其里,再解其表。温里,宜四逆汤;攻表,宜桂枝汤,这都是举例而言。

第373条: 下利,欲饮水者,以有热故也,白头翁汤主之。

本条为第371条热利,下重症状的补充,治疗也是用白头翁汤主之。下利,如果是虚寒下利的话,欲饮水者,以有热这就是阳复病欲愈了,就不需要用白头翁汤主之了。可这条却要用白头翁汤主之,显然开始说的那下利就不是虚寒下利,而是第371条热利,下重的补充,所以也要用白头翁汤主之。

第374条: 下利,谵语者,有燥屎也,宜小承气汤。

下利,谵语者,谵语是胃实有燥屎的表现,所以说有燥屎也,燥屎为热结,显然本条所说的下利为热结旁流。这条叙证太简,还应该有腹痛拒按等其他有燥屎的症状,治疗则宜用小承气汤,宜小承气汤只是举例。

案例:男,28岁。患流行性乙型脑炎,病已六日,曾连服中药清热、解毒、养阴之剂,病势有增无减。会诊时,体温高40.3℃,脉象沉数有力,舌苔秽腻,色不老黄,腹满微硬,哕声连续,目赤不闭,无汗,手足妄动,烦躁不宁,有欲狂之势,神昏谵语,四肢微厥,昨日下利纯青黑水。 此虽病邪羁踞阳明,热结旁流之象,但未至大实满,未可与大承气汤,乃用小承气汤法微和之。

服药后,哕止便通,汗出厥回,神清热退,诸证豁然,再以养阴和胃之剂调理而愈。

此患者症见腹满微硬,谵语欲狂,热结旁流,目赤肢厥,身热无汗,脉沉数有力,乃里闭表郁之征,虽屡用清热、解毒、养阴之剂而表不解,必须下之。下之则里通而表自和。若泥于温病忌下之禁,当下不下,里愈结而表愈闭,热结精伤,造成内闭外脱。说明脑炎治疗并非绝对禁用下法,惟非下证而误下,酿成内陷则属非是。

第375条: 下利后,更烦,按之心下濡者,为虚烦也,宜栀子豉汤。

下利后,更烦,说明下利前也烦,烦为热,下利后,里虚了,邪热乘虚入里。按之心下濡,说明邪热未与有形之邪结合,只是出现了邪热内扰更烦的症状,这是虚烦。虚烦的虚是和与有形之邪结合的实相对而言的,并不是虚证的虚,治疗则宜用栀子豉汤。。凡是宜什么什么汤都是举例说的,究竟用什么,这还要看症状,这条也应该和太阳篇、阳明篇中有关论及栀子豉汤的条文合看。 第376条: 呕家,有痈脓者,不可治呕,脓尽自愈。

治病当求本,如果肺胃有痈脓欲寻出路,往往借呕吐而排出,这时治疗就不可以治呕吐,而是应该治其本,本就是脓,脓尽呕自愈。

第377条: 呕而脉弱,小便复利,身有微热,见厥者难治。四逆汤

主之。

呕而脉弱,呕是胃气上逆,脉弱是虚,这时如果是小便不利的话,说明是虚不化饮,饮停而上逆。但是这时却小便复利,这就排除水饮之患了,小便复利也是寒的表现,综合分析呕而脉弱,小便复利,这是阳虚呕逆了,这病并不难治。这时如果身有微热的话,这是阳气来复,是好现象。但是如果身有微热的同时又见厥的话,这就不是阳复了,而是阴寒内盛逼阳外出了,这病就重了,所以说难治。难治不等于不治,依然可以用四逆汤主之。

第378条: 干呕,吐涎沫,头痛者,吴茱萸汤主之。

本条论肝寒犯胃,浊阴上逆的证治。

干呕,呕而无物为干呕,多为胃虚,吐涎沫或清水多是肝寒浊阴雍滞所致。浊阴犯胃则干呕,浊阴循厥阴经上逆则头痛,因厥阴经上至巅顶,所以此头痛也多是巅顶痛。此时治疗则用温肝胃,散寒饮,降浊阴的吴茱萸汤主之。

吴茱萸汤证在《伤寒论》中共出现三条,除此条外,阳明篇、少阳篇也各有一条,当合看。

案例:男,59岁,患者身体颇健,素有吐清涎史。若逢气候变迁,头痛骤发,而以巅顶为甚。前医投以温药,稍有验。近年来因家事烦劳过度,是以头痛日益增剧,并经常咳嗽,吐痰涎,畏寒恶风。诊见精神困倦,胃纳欠佳,舌苔滑润,脉象细滑。根据头痛吐涎,畏寒等症状辨证,是阳气不振,浊阴之邪引动肝气上逆所致。治以温中补虚,降逆行痰,主以吴茱萸汤。

处方:党参30克,吴茱萸9克,生姜15克,大枣8枚。

连服4剂,头痛渐减,吐涎亦少,且小便也略有清长。此乃寒降阳升,睥胃得以运化之机。前方既效,乃再守原方,继进5剂,诸症痊愈。

头痛以巅顶为甚,吐涎沫,舌苔滑润,乃肝胃虚寒,浊阴上逆之明征,故投吴茱萸汤获效。

第379条: 呕而发热者,小柴胡汤主之。

这条突然放在厥阴篇,意思就是厥阴病也有由里出表,由脏转腑的可能。因少阳和厥阴相表里,呕而发热这是少阳病的症状了,说明病由厥阴转为少阳了,治疗也用少阳的方小柴胡汤主之。呕而发热只是举例,少阳病的其他症状也有可能出现。

第380条: 伤寒大吐大下之,极虚,复极汗者,其人外气怫郁,复与之水,以发其汗,因得哕。所以然者,胃中寒冷故也。

伤寒大吐大下之,极虚,这里极虚的原因就大吐大下造成的。已经大吐大下造成极虚了,复极汗者,就是医又用汗法治疗了,治后其人外气怫郁,就是无汗,但身有郁热的感觉,就是想出汗但出不去的那感觉,这无汗是极虚的原因,极虚无力发汗了。这时患者想出汗出不去,难受,就喝热水想助其发汗,所以说复与之水,以发其汗。既然是极虚不能发汗,当然也就不能化水了,所以因得哕。就是饮水后又出现了哕,哕在这里也就是呕、或吐水的意思。。后面是自注句,所以然者,胃中寒冷故也。

第381条: 伤寒,哕而腹满,视其前后,知何部不利,利之则愈。

本条是伤寒六经的最后一条了。我们曾在阳明篇学过一条,也就是 第232条若不尿,腹满加哕者,不治。这条因为是虚证,是中气衰败,邪热弥漫,气机窒塞,正不胜邪,所以断为不治。同样是不尿,腹满加哕,如果是实证,则是可以治疗,本条说的就是。

伤寒,哕而腹满,和腹满加哕一个意思,视其前后,就是观察其大小便,大便不通就是腑实证,治当通大便,小便不通,也就是不尿,就是蓄水证,治当利其小便,所以说知何部不利,利之则愈。

今天课就讲到这里,厥阴篇也全讲完了,伤寒六经的正文也全讲完了。明天对厥阴篇总结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