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0字作文
初二 散文 10951字 19152人浏览 171717sin

叶念

炙热的阳光像是一根根刺针,扎得整个北半球都隐隐作痛。真是个浓墨重彩的日子。

学校的老师们对此事只字不提,脸上的表情一个比一个僵。班主任到现在也不见踪影,因此她的英语课改上自习了。教室里自然也热闹非凡,叽里咕噜稀里哗啦反正没有读英语的声音。

到现在还不知道叶念他们四个人离家出走的人,简直就是白痴。

对,这次事件的主角有三个在我们班上,包括事件中唯一一个男生;还有一个女生在另外一个班。他们三个人又在我们班的人尽皆知的历史事件里添上了这个分量极重的败笔。

关于这次事件的起因和过程我不多做描写了,我没有参与,我也没什么伟大的想象力,我想好好说的,是后来的结果和一次小小的谈话。

下午第二节课的下课铃响过后,事件中的男主角出其不意地出现在教室里。他平日服帖的头发被打上了发蜡,显得很蓬松,然而他的脸上还是挂着平日里轻松自在的笑脸。在我看来,他永远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幼稚小孩。大家像香港那些看到了热门明星的狗仔队般围了上去,他也手舞足蹈地讲述着这段让他永生难忘的经历。我很遗憾地被挤在了外面,倒是只听见,其他几个女生还在学生处问话。

过了不久,叶念和我们班其他两个女生回到了教室。政治老师眯着眼睛看着她们,等她们拉开椅子,坐下来,拿出课本等一系列发出声响的动作结束后,政治老师便开始继续讲课。

我不开玩笑,叶念就坐在我前面,对她的行为动作我能看得一清二楚。当然,我平时并没想故意去看她,但这次,呃……

她的头发比以前更加黑亮而好看,而且似乎被拉直了,我甚至能闻到她头发上薰衣草味的洗发水。她低着头,打开带有镜子的文具盒,拨弄额前的刘海,并时不时抿起她朱红色的嘴唇。我即使站在同性的角度也得承认,她真的很漂亮。

“你居然还这么悠闲,我真是受不了。”

叶念转过头,看到坐在她右边的杨翼恩一边看政治书一边和她说话,忍不住轻声笑起来。

“呵呵,你管得着我啊。”

“离家出走好玩吗?”他和其他同学一样,翻了一页政治书。

“自从出去过一次后,我觉得还真是读书好。”

叶念的这句话给我打了一针兴奋剂,我开始感兴趣他们的谈话了。

“这是你的真心感受吗?”杨翼恩问。

“是啊。出去的话什么事都要自己想、自己做。没意思。”

“那你离家出走是为什么,是要逃避什么吗?”

“我也、不知道。反正就不想呆在这里了吧。想换一个地方……或者就想吓唬一下老爸。唉,怎么说。你别问这个,我不会回答。”

“你分明就是在逃避。你别不承认。”

“哪有啊。你觉得我会想逃避你吗?我想你都来不及。还有李航,他送我走的时候眼睛都哭红了。”

“你那男朋友吗?”杨翼恩笑了一下,“他怎么不和你一起走?”

“他怕他的父母还有奶奶。”叶念说,“真有意思,他是个孝子。”

叶念关上文具盒,往后靠在了椅背上,玩弄起左手腕上的一只藏族风格的手链。她的嘴角仍然成弧形,但脸上却写满了无奈。她笑着叹了一口气,说:“反正啊,我就是生活在矛盾中。你看,我从来没有在学校里哭过,但是我又天天不想回家。”

杨翼恩没有说话。

“不过我下学期就去考武汉音乐学院的舞蹈专业,如果考上了,我就既不用在学校和老师反目成仇,也不用再在家里被爸妈管着。而且李航也不读书了,他在武汉有亲戚,可以去武汉打工。”

“叶念,你在干什么?站起来!”政治老师突然如惊雷般一吼,眼睛透过厚厚的老花镜片直盯着她,寒气逼人。

“啊,我没干什么啊。”叶念没有站起来,她奇怪地望着政治老母。

“哪里没干什么,你嘴巴明明在动。快站起来!”

叶念慢慢站起来,说:“我真的没干什么。”

“我都看见了!还想狡辩啊你。你站到讲台上来,把你刚才说的对大家说一遍!” “我、我什么都没说。”

“来,你快上来!”

叶念没法,只好上去了。但她死也不说,她坚持说她什么也没说。

杨翼恩斜歪着头,眼皮下垂,紧张地呼吸着。

政治老母对着班上大声说:“剩下的时间背今天学的内容,抓紧时间!” (决赛文,和其他人比,真是够烂)

谨以此文献给一个女孩子

炙热的阳光像是一根根刺针,扎得整个北半球都隐隐作痛。真是个浓墨重彩的日子。

学校的老师们对此事只字不提,脸上的表情一个比一个僵。班主任到现在也不见踪影,因此她的英语课改上自习了。教室里自然也热闹非凡,叽里咕噜稀里哗啦反正没有读英语的声音。

到现在还不知道叶念他们四个人离家出走的人,简直就是白痴。

对,这次事件的主角有三个在我们班上,包括事件中唯一一个男生;还有一个女生在另外一个班。他们三个人又在我们班的人尽皆知的历史事件里添上了这个分量极重的败笔。

关于这次事件的起因和过程我不多做描写了,我没有参与,我也没什么伟大的想象力,我想好好说的,是后来的结果和一次小小的谈话。

下午第二节课的下课铃响过后,事件中的男主角出其不意地出现在教室里。他平日服帖的头发被打上了发蜡,显得很蓬松,然而他的脸上还是挂着平日里轻松自在的笑脸。在我看来,他永远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幼稚小孩。大家像香港那些看到了热门明星的狗仔队般围了上去,他也手舞足蹈地讲述着这段让他永生难忘的经历。我很遗憾地被挤在了外面,倒是只听见,其他几个女生还在学生处问话。

过了不久,叶念和我们班其他两个女生回到了教室。政治老师眯着眼睛看着她们,等她们拉开椅子,坐下来,拿出课本等一系列发出声响的动作结束后,政治老师便开始继续讲课。

我不开玩笑,叶念就坐在我前面,对她的行为动作我能看得一清二楚。当然,我平时并没想故意去看她,但这次,呃……

她的头发比以前更加黑亮而好看,而且似乎被拉直了,我甚至能闻到她头发上薰衣草味的洗发水。她低着头,打开带有镜子的文具盒,拨弄额前的刘海,并时不时抿起她朱红色的嘴唇。我即使站在同性的角度也得承认,她真的很漂亮。

“你居然还这么悠闲,我真是受不了。”

叶念转过头,看到坐在她右边的杨翼恩一边看政治书一边和她说话,忍不住轻声笑起来。

“呵呵,你管得着我啊。”

“离家出走好玩吗?”他和其他同学一样,翻了一页政治书。

“自从出去过一次后,我觉得还真是读书好。”

叶念的这句话给我打了一针兴奋剂,我开始感兴趣他们的谈话了。

“这是你的真心感受吗?”杨翼恩问。

“是啊。出去的话什么事都要自己想、自己做。没意思。”

“那你离家出走是为什么,是要逃避什么吗?”

“我也、不知道。反正就不想呆在这里了吧。想换一个地方……或者就想吓唬一下老爸。唉,怎么说。你别问这个,我不会回答。”

“你分明就是在逃避。你别不承认。”

“哪有啊。你觉得我会想逃避你吗?我想你都来不及。还有李航,他送我走的时候眼睛都哭红了。”

“你那男朋友吗?”杨翼恩笑了一下,“他怎么不和你一起走?”

“他怕他的父母还有奶奶。”叶念说,“真有意思,他是个孝子。”

叶念关上文具盒,往后靠在了椅背上,玩弄起左手腕上的一只藏族风格的手链。她的嘴角仍然成弧形,但脸上却写满了无奈。她笑着叹了一口气,说:“反正啊,我就是生活在矛盾中。你看,我从来没有在学校里哭过,但是我又天天不想回家。”

杨翼恩没有说话。

“不过我下学期就去考武汉音乐学院的舞蹈专业,如果考上了,我就既不用在学校和老师反目成仇,也不用再在家里被爸妈管着。而且李航也不读书了,他在武汉有亲戚,可以去武汉打工。”

“叶念,你在干什么?站起来!”政治老师突然如惊雷般一吼,眼睛透过厚厚的老花镜片直盯着她,寒气逼人。

“啊,我没干什么啊。”叶念没有站起来,她奇怪地望着政治老母。

“哪里没干什么,你嘴巴明明在动。快站起来!”

叶念慢慢站起来,说:“我真的没干什么。”

“我都看见了!还想狡辩啊你。你站到讲台上来,把你刚才说的对大家说一遍!” “我、我什么都没说。”

“来,你快上来!”

叶念没法,只好上去了。但她死也不说,她坚持说她什么也没说。

杨翼恩斜歪着头,眼皮下垂,紧张地呼吸着。

政治老母对着班上大声说:“剩下的时间背今天学的内容,抓紧时间!” (决赛文,和其他人比,真是够烂)

谨以此文献给一个女孩子

炙热的阳光像是一根根刺针,扎得整个北半球都隐隐作痛。真是个浓墨重彩的日子。

学校的老师们对此事只字不提,脸上的表情一个比一个僵。班主任到现在也不见踪影,因此她的英语课改上自习了。教室里自然也热闹非凡,叽里咕噜稀里哗啦反正没有读英语的声音。

到现在还不知道叶念他们四个人离家出走的人,简直就是白痴。

对,这次事件的主角有三个在我们班上,包括事件中唯一一个男生;还有一个女生在另外一个班。他们三个人又在我们班的人尽皆知的历史事件里添上了这个分量极重的败笔。

关于这次事件的起因和过程我不多做描写了,我没有参与,我也没什么伟大的想象力,我想好好说的,是后来的结果和一次小小的谈话。

下午第二节课的下课铃响过后,事件中的男主角出其不意地出现在教室里。他平日服帖的头发被打上了发蜡,显得很蓬松,然而他的脸上还是挂着平日里轻松自在的笑脸。在我看来,他永远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幼稚小孩。大家像香港那些看到了热门明星的狗仔队般围了上去,他也手舞足蹈地讲述着这段让他永生难忘的经历。我很遗憾地被挤在了外面,倒是只听见,其他几个女生还在学生处问话。

过了不久,叶念和我们班其他两个女生回到了教室。政治老师眯着眼睛看着她们,等她们拉开椅子,坐下来,拿出课本等一系列发出声响的动作结束后,政治老师便开始继续讲课。

我不开玩笑,叶念就坐在我前面,对她的行为动作我能看得一清二楚。当然,我平时并没想故意去看她,但这次,呃……

她的头发比以前更加黑亮而好看,而且似乎被拉直了,我甚至能闻到她头发上薰衣草味的洗发水。她低着头,打开带有镜子的文具盒,拨弄额前的刘海,并时不时抿起她朱红色的嘴唇。我即使站在同性的角度也得承认,她真的很漂亮。

“你居然还这么悠闲,我真是受不了。”

叶念转过头,看到坐在她右边的杨翼恩一边看政治书一边和她说话,忍不住轻声笑起来。

“呵呵,你管得着我啊。”

“离家出走好玩吗?”他和其他同学一样,翻了一页政治书。

“自从出去过一次后,我觉得还真是读书好。”

叶念的这句话给我打了一针兴奋剂,我开始感兴趣他们的谈话了。

“这是你的真心感受吗?”杨翼恩问。

“是啊。出去的话什么事都要自己想、自己做。没意思。”

“那你离家出走是为什么,是要逃避什么吗?”

“我也、不知道。反正就不想呆在这里了吧。想换一个地方……或者就想吓唬一下老爸。唉,怎么说。你别问这个,我不会回答。”

“你分明就是在逃避。你别不承认。”

“哪有啊。你觉得我会想逃避你吗?我想你都来不及。还有李航,他送我走的时候眼睛都哭红了。”

“你那男朋友吗?”杨翼恩笑了一下,“他怎么不和你一起走?”

“他怕他的父母还有奶奶。”叶念说,“真有意思,他是个孝子。”

叶念关上文具盒,往后靠在了椅背上,玩弄起左手腕上的一只藏族风格的手链。她的嘴角仍然成弧形,但脸上却写满了无奈。她笑着叹了一口气,说:“反正啊,我就是生活在矛盾中。你看,我从来没有在学校里哭过,但是我又天天不想回家。”

杨翼恩没有说话。

“不过我下学期就去考武汉音乐学院的舞蹈专业,如果考上了,我就既不用在学校和老师反目成仇,也不用再在家里被爸妈管着。而且李航也不读书了,他在武汉有亲戚,可以去武汉打工。”

“叶念,你在干什么?站起来!”政治老师突然如惊雷般一吼,眼睛透过厚厚的老花镜片直盯着她,寒气逼人。

“啊,我没干什么啊。”叶念没有站起来,她奇怪地望着政治老母。

“哪里没干什么,你嘴巴明明在动。快站起来!”

叶念慢慢站起来,说:“我真的没干什么。”

“我都看见了!还想狡辩啊你。你站到讲台上来,把你刚才说的对大家说一遍!” “我、我什么都没说。”

“来,你快上来!”

叶念没法,只好上去了。但她死也不说,她坚持说她什么也没说。

杨翼恩斜歪着头,眼皮下垂,紧张地呼吸着。

政治老母对着班上大声说:“剩下的时间背今天学的内容,抓紧时间!” (决赛文,和其他人比,真是够烂)

谨以此文献给一个女孩子

炙热的阳光像是一根根刺针,扎得整个北半球都隐隐作痛。真是个浓墨重彩的日子。

学校的老师们对此事只字不提,脸上的表情一个比一个僵。班主任到现在也不见踪影,因此她的英语课改上自习了。教室里自然也热闹非凡,叽里咕噜稀里哗啦反正没有读英语的声音。

到现在还不知道叶念他们四个人离家出走的人,简直就是白痴。

对,这次事件的主角有三个在我们班上,包括事件中唯一一个男生;还有一个女生在另外一个班。他们三个人又在我们班的人尽皆知的历史事件里添上了这个分量极重的败笔。

关于这次事件的起因和过程我不多做描写了,我没有参与,我也没什么伟大的想象力,我想好好说的,是后来的结果和一次小小的谈话。

下午第二节课的下课铃响过后,事件中的男主角出其不意地出现在教室里。他平日服帖的头发被打上了发蜡,显得很蓬松,然而他的脸上还是挂着平日里轻松自在的笑脸。在我看来,他永远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幼稚小孩。大家像香港那些看到了热门明星的狗仔队般围了上去,他也手舞足蹈地讲述着这段让他永生难忘的经历。我很遗憾地被挤在了外面,倒是只听见,其他几个女生还在学生处问话。

过了不久,叶念和我们班其他两个女生回到了教室。政治老师眯着眼睛看着她们,等她们拉开椅子,坐下来,拿出课本等一系列发出声响的动作结束后,政治老师便开始继续讲课。

我不开玩笑,叶念就坐在我前面,对她的行为动作我能看得一清二楚。当然,我平时并没想故意去看她,但这次,呃……

她的头发比以前更加黑亮而好看,而且似乎被拉直了,我甚至能闻到她头发上薰衣草味的洗发水。她低着头,打开带有镜子的文具盒,拨弄额前的刘海,并时不时抿起她朱红色的嘴唇。我即使站在同性的角度也得承认,她真的很漂亮。

“你居然还这么悠闲,我真是受不了。”

叶念转过头,看到坐在她右边的杨翼恩一边看政治书一边和她说话,忍不住轻声笑起来。

“呵呵,你管得着我啊。”

“离家出走好玩吗?”他和其他同学一样,翻了一页政治书。

“自从出去过一次后,我觉得还真是读书好。”

叶念的这句话给我打了一针兴奋剂,我开始感兴趣他们的谈话了。

“这是你的真心感受吗?”杨翼恩问。

“是啊。出去的话什么事都要自己想、自己做。没意思。”

“那你离家出走是为什么,是要逃避什么吗?”

“我也、不知道。反正就不想呆在这里了吧。想换一个地方……或者就想吓唬一下老爸。唉,怎么说。你别问这个,我不会回答。”

“你分明就是在逃避。你别不承认。”

“哪有啊。你觉得我会想逃避你吗?我想你都来不及。还有李航,他送我走的时候眼睛都哭红了。”

“你那男朋友吗?”杨翼恩笑了一下,“他怎么不和你一起走?”

“他怕他的父母还有奶奶。”叶念说,“真有意思,他是个孝子。”

叶念关上文具盒,往后靠在了椅背上,玩弄起左手腕上的一只藏族风格的手链。她的嘴角仍然成弧形,但脸上却写满了无奈。她笑着叹了一口气,说:“反正

啊,我就是生活在矛盾中。你看,我从来没有在学校里哭过,但是我又天天不想回家。”

杨翼恩没有说话。

“不过我下学期就去考武汉音乐学院的舞蹈专业,如果考上了,我就既不用在学校和老师反目成仇,也不用再在家里被爸妈管着。而且李航也不读书了,他在武汉有亲戚,可以去武汉打工。”

“叶念,你在干什么?站起来!”政治老师突然如惊雷般一吼,眼睛透过厚厚的老花镜片直盯着她,寒气逼人。

“啊,我没干什么啊。”叶念没有站起来,她奇怪地望着政治老母。

“哪里没干什么,你嘴巴明明在动。快站起来!”

叶念慢慢站起来,说:“我真的没干什么。”

“我都看见了!还想狡辩啊你。你站到讲台上来,把你刚才说的对大家说一遍!” “我、我什么都没说。”

“来,你快上来!”

叶念没法,只好上去了。但她死也不说,她坚持说她什么也没说。

杨翼恩斜歪着头,眼皮下垂,紧张地呼吸着。

政治老母对着班上大声说:“剩下的时间背今天学的内容,抓紧时间!” (决赛文,和其他人比,真是够烂)

谨以此文献给一个女孩子

炙热的阳光像是一根根刺针,扎得整个北半球都隐隐作痛。真是个浓墨重彩的日子。

学校的老师们对此事只字不提,脸上的表情一个比一个僵。班主任到现在也不见踪影,因此她的英语课改上自习了。教室里自然也热闹非凡,叽里咕噜稀里哗啦反正没有读英语的声音。

到现在还不知道叶念他们四个人离家出走的人,简直就是白痴。

对,这次事件的主角有三个在我们班上,包括事件中唯一一个男生;还有一个女生在另外一个班。他们三个人又在我们班的人尽皆知的历史事件里添上了这个分量极重的败笔。

关于这次事件的起因和过程我不多做描写了,我没有参与,我也没什么伟大的想象力,我想好好说的,是后来的结果和一次小小的谈话。

下午第二节课的下课铃响过后,事件中的男主角出其不意地出现在教室里。他平日服帖的头发被打上了发蜡,显得很蓬松,然而他的脸上还是挂着平日里轻松自在的笑脸。在我看来,他永远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幼稚小孩。大家像香港那些看到了热门明星的狗仔队般围了上去,他也手舞足蹈地讲述着这段让他永生难

忘的经历。我很遗憾地被挤在了外面,倒是只听见,其他几个女生还在学生处问话。

过了不久,叶念和我们班其他两个女生回到了教室。政治老师眯着眼睛看着她们,等她们拉开椅子,坐下来,拿出课本等一系列发出声响的动作结束后,政治老师便开始继续讲课。

我不开玩笑,叶念就坐在我前面,对她的行为动作我能看得一清二楚。当然,我平时并没想故意去看她,但这次,呃……

她的头发比以前更加黑亮而好看,而且似乎被拉直了,我甚至能闻到她头发上薰衣草味的洗发水。她低着头,打开带有镜子的文具盒,拨弄额前的刘海,并时不时抿起她朱红色的嘴唇。我即使站在同性的角度也得承认,她真的很漂亮。

“你居然还这么悠闲,我真是受不了。”

叶念转过头,看到坐在她右边的杨翼恩一边看政治书一边和她说话,忍不住轻声笑起来。

“呵呵,你管得着我啊。”

“离家出走好玩吗?”他和其他同学一样,翻了一页政治书。

“自从出去过一次后,我觉得还真是读书好。”

叶念的这句话给我打了一针兴奋剂,我开始感兴趣他们的谈话了。

“这是你的真心感受吗?”杨翼恩问。

“是啊。出去的话什么事都要自己想、自己做。没意思。”

“那你离家出走是为什么,是要逃避什么吗?”

“我也、不知道。反正就不想呆在这里了吧。想换一个地方……或者就想吓唬一下老爸。唉,怎么说。你别问这个,我不会回答。”

“你分明就是在逃避。你别不承认。”

“哪有啊。你觉得我会想逃避你吗?我想你都来不及。还有李航,他送我走的时候眼睛都哭红了。”

“你那男朋友吗?”杨翼恩笑了一下,“他怎么不和你一起走?”

“他怕他的父母还有奶奶。”叶念说,“真有意思,他是个孝子。”

叶念关上文具盒,往后靠在了椅背上,玩弄起左手腕上的一只藏族风格的手链。她的嘴角仍然成弧形,但脸上却写满了无奈。她笑着叹了一口气,说:“反正啊,我就是生活在矛盾中。你看,我从来没有在学校里哭过,但是我又天天不想回家。”

杨翼恩没有说话。

“不过我下学期就去考武汉音乐学院的舞蹈专业,如果考上了,我就既不用在学校和老师反目成仇,也不用再在家里被爸妈管着。而且李航也不读书了,他在武汉有亲戚,可以去武汉打工。”

“叶念,你在干什么?站起来!”政治老师突然如惊雷般一吼,眼睛透过厚厚的老花镜片直盯着她,寒气逼人。

“啊,我没干什么啊。”叶念没有站起来,她奇怪地望着政治老母。

“哪里没干什么,你嘴巴明明在动。快站起来!”

叶念慢慢站起来,说:“我真的没干什么。”

“我都看见了!还想狡辩啊你。你站到讲台上来,把你刚才说的对大家说一遍!” “我、我什么都没说。”

“来,你快上来!”

叶念没法,只好上去了。但她死也不说,她坚持说她什么也没说。

杨翼恩斜歪着头,眼皮下垂,紧张地呼吸着。

政治老母对着班上大声说:“剩下的时间背今天学的内容,抓紧时间!” (决赛文,和其他人比,真是够烂)

谨以此文献给一个女孩子

炙热的阳光像是一根根刺针,扎得整个北半球都隐隐作痛。真是个浓墨重彩的日子。

学校的老师们对此事只字不提,脸上的表情一个比一个僵。班主任到现在也不见踪影,因此她的英语课改上自习了。教室里自然也热闹非凡,叽里咕噜稀里哗啦反正没有读英语的声音。

到现在还不知道叶念他们四个人离家出走的人,简直就是白痴。

对,这次事件的主角有三个在我们班上,包括事件中唯一一个男生;还有一个女生在另外一个班。他们三个人又在我们班的人尽皆知的历史事件里添上了这个分量极重的败笔。

关于这次事件的起因和过程我不多做描写了,我没有参与,我也没什么伟大的想象力,我想好好说的,是后来的结果和一次小小的谈话。

下午第二节课的下课铃响过后,事件中的男主角出其不意地出现在教室里。他平日服帖的头发被打上了发蜡,显得很蓬松,然而他的脸上还是挂着平日里轻松自在的笑脸。在我看来,他永远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幼稚小孩。大家像香港那些看到了热门明星的狗仔队般围了上去,他也手舞足蹈地讲述着这段让他永生难忘的经历。我很遗憾地被挤在了外面,倒是只听见,其他几个女生还在学生处问话。

过了不久,叶念和我们班其他两个女生回到了教室。政治老师眯着眼睛看着她们,等她们拉开椅子,坐下来,拿出课本等一系列发出声响的动作结束后,政治老师便开始继续讲课。

我不开玩笑,叶念就坐在我前面,对她的行为动作我能看得一清二楚。当然,我平时并没想故意去看她,但这次,呃……

她的头发比以前更加黑亮而好看,而且似乎被拉直了,我甚至能闻到她头发上薰衣草味的洗发水。她低着头,打开带有镜子的文具盒,拨弄额前的刘海,并时不时抿起她朱红色的嘴唇。我即使站在同性的角度也得承认,她真的很漂亮。

“你居然还这么悠闲,我真是受不了。”

叶念转过头,看到坐在她右边的杨翼恩一边看政治书一边和她说话,忍不住轻声笑起来。

“呵呵,你管得着我啊。”

“离家出走好玩吗?”他和其他同学一样,翻了一页政治书。

“自从出去过一次后,我觉得还真是读书好。”

叶念的这句话给我打了一针兴奋剂,我开始感兴趣他们的谈话了。

“这是你的真心感受吗?”杨翼恩问。

“是啊。出去的话什么事都要自己想、自己做。没意思。”

“那你离家出走是为什么,是要逃避什么吗?”

“我也、不知道。反正就不想呆在这里了吧。想换一个地方……或者就想吓唬一下老爸。唉,怎么说。你别问这个,我不会回答。”

“你分明就是在逃避。你别不承认。”

“哪有啊。你觉得我会想逃避你吗?我想你都来不及。还有李航,他送我走的时候眼睛都哭红了。”

“你那男朋友吗?”杨翼恩笑了一下,“他怎么不和你一起走?”

“他怕他的父母还有奶奶。”叶念说,“真有意思,他是个孝子。”

叶念关上文具盒,往后靠在了椅背上,玩弄起左手腕上的一只藏族风格的手链。她的嘴角仍然成弧形,但脸上却写满了无奈。她笑着叹了一口气,说:“反正啊,我就是生活在矛盾中。你看,我从来没有在学校里哭过,但是我又天天不想回家。”

杨翼恩没有说话。

“不过我下学期就去考武汉音乐学院的舞蹈专业,如果考上了,我就既不用在学校和老师反目成仇,也不用再在家里被爸妈管着。而且李航也不读书了,他在武汉有亲戚,可以去武汉打工。”

“叶念,你在干什么?站起来!”政治老师突然如惊雷般一吼,眼睛透过厚厚的老花镜片直盯着她,寒气逼人。

“啊,我没干什么啊。”叶念没有站起来,她奇怪地望着政治老母。

“哪里没干什么,你嘴巴明明在动。快站起来!”

叶念慢慢站起来,说:“我真的没干什么。”

“我都看见了!还想狡辩啊你。你站到讲台上来,把你刚才说的对大家说一遍!” “我、我什么都没说。”

“来,你快上来!”

叶念没法,只好上去了。但她死也不说,她坚持说她什么也没说。

杨翼恩斜歪着头,眼皮下垂,紧张地呼吸着。

政治老母对着班上大声说:“剩下的时间背今天学的内容,抓紧时间!” (决赛文,和其他人比,真是够烂)

谨以此文献给一个女孩子

炙热的阳光像是一根根刺针,扎得整个北半球都隐隐作痛。真是个浓墨重彩的日子。

学校的老师们对此事只字不提,脸上的表情一个比一个僵。班主任到现在也不见踪影,因此她的英语课改上自习了。教室里自然也热闹非凡,叽里咕噜稀里哗啦反正没有读英语的声音。

到现在还不知道叶念他们四个人离家出走的人,简直就是白痴。

对,这次事件的主角有三个在我们班上,包括事件中唯一一个男生;还有一个女生在另外一个班。他们三个人又在我们班的人尽皆知的历史事件里添上了这个分量极重的败笔。

关于这次事件的起因和过程我不多做描写了,我没有参与,我也没什么伟大的想象力,我想好好说的,是后来的结果和一次小小的谈话。

下午第二节课的下课铃响过后,事件中的男主角出其不意地出现在教室里。他平日服帖的头发被打上了发蜡,显得很蓬松,然而他的脸上还是挂着平日里轻松自在的笑脸。在我看来,他永远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幼稚小孩。大家像香港那些看到了热门明星的狗仔队般围了上去,他也手舞足蹈地讲述着这段让他永生难忘的经历。我很遗憾地被挤在了外面,倒是只听见,其他几个女生还在学生处问话。

过了不久,叶念和我们班其他两个女生回到了教室。政治老师眯着眼睛看着她们,等她们拉开椅子,坐下来,拿出课本等一系列发出声响的动作结束后,政治老师便开始继续讲课。

我不开玩笑,叶念就坐在我前面,对她的行为动作我能看得一清二楚。当然,我平时并没想故意去看她,但这次,呃……

她的头发比以前更加黑亮而好看,而且似乎被拉直了,我甚至能闻到她头发上薰衣草味的洗发水。她低着头,打开带有镜子的文具盒,拨弄额前的刘海,并时不时抿起她朱红色的嘴唇。我即使站在同性的角度也得承认,她真的很漂亮。

“你居然还这么悠闲,我真是受不了。”

叶念转过头,看到坐在她右边的杨翼恩一边看政治书一边和她说话,忍不住轻声笑起来。

“呵呵,你管得着我啊。”

“离家出走好玩吗?”他和其他同学一样,翻了一页政治书。

“自从出去过一次后,我觉得还真是读书好。”

叶念的这句话给我打了一针兴奋剂,我开始感兴趣他们的谈话了。

“这是你的真心感受吗?”杨翼恩问。

“是啊。出去的话什么事都要自己想、自己做。没意思。”

“那你离家出走是为什么,是要逃避什么吗?”

“我也、不知道。反正就不想呆在这里了吧。想换一个地方……或者就想吓唬一下老爸。唉,怎么说。你别问这个,我不会回答。”

“你分明就是在逃避。你别不承认。”

“哪有啊。你觉得我会想逃避你吗?我想你都来不及。还有李航,他送我走的时候眼睛都哭红了。”

“你那男朋友吗?”杨翼恩笑了一下,“他怎么不和你一起走?”

“他怕他的父母还有奶奶。”叶念说,“真有意思,他是个孝子。”

叶念关上文具盒,往后靠在了椅背上,玩弄起左手腕上的一只藏族风格的手链。她的嘴角仍然成弧形,但脸上却写满了无奈。她笑着叹了一口气,说:“反正啊,我就是生活在矛盾中。你看,我从来没有在学校里哭过,但是我又天天不想回家。”

杨翼恩没有说话。

“不过我下学期就去考武汉音乐学院的舞蹈专业,如果考上了,我就既不用在学校和老师反目成仇,也不用再在家里被爸妈管着。而且李航也不读书了,他在武汉有亲戚,可以去武汉打工。”

“叶念,你在干什么?站起来!”政治老师突然如惊雷般一吼,眼睛透过厚厚的老花镜片直盯着她,寒气逼人。

“啊,我没干什么啊。”叶念没有站起来,她奇怪地望着政治老母。

“哪里没干什么,你嘴巴明明在动。快站起来!”

叶念慢慢站起来,说:“我真的没干什么。”

“我都看见了!还想狡辩啊你。你站到讲台上来,把你刚才说的对大家说一遍!” “我、我什么都没说。”

“来,你快上来!”

叶念没法,只好上去了。但她死也不说,她坚持说她什么也没说。 杨翼恩斜歪着头,眼皮下垂,紧张地呼吸着。

政治老母对着班上大声说:“剩下的时间背今天学的内容,抓紧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