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年
初一 散文 1179字 68人浏览 我是个小号双子

我刚刚十三岁,我的人生已过去了十二年。

很喜欢涂涂画画的,在纸上写一些字,享受着未干的墨迹所带来的清新气味。小时候所写的,不过是仅仅认识的“上”、“下”、“大”、“小”等几个简单的字,不像现在,终于写出能让人读懂的句子了。

第一次当官儿,是在三年级,负责在老师不在的时候管纪律。可以想象,比讲台高不了多少的我,用黑板擦敲着桌子,不时耀武扬威地大喊:“某某某,你给我站起来!”若是遇到老实的,便乖乖站起来了,若是遇到不老实的,是死活也不肯站的,这时便去找老师。起先,老师还煞有介事的狠狠批评,后来大概是因为不耐烦了吧,问也不问了。我没有办法,只好结束自己的政治生涯。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就这样,飘飘悠悠的,过去了三年,选了一所私立中学,因为不用进行毕业考试,当时是高兴了很长一段时间的。

初一,书本已快把脑袋盖住,只剩下不大且无神的眼睛和有着寥寥几颗青春痘的额头。老师边讲边走,于是我的眼珠便很有节奏的动着,像跳舞一样。

实在闲得无聊,一支圆珠笔也可以玩出诸多花样:将笔头拧下,然后把笔芯取出,只剩下一只光秃秃的笔管,在一端塞上卫生纸,另一端塞上卡纸,压实了以后,用笔芯猛地一捣卫生纸,笔管内空气压缩得厉害,卡纸便飞出去,像一颗子弹,能飞大概十几米的样子吧,而且打在身上很疼。像这样的玩法,数不胜数,大都将心思花到了这上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当书本埋住脑袋时,便要考试了。于是乎教室里又出现了别样风光:埋头记小抄是最常见的,临时抱佛脚死记硬背的也有,最好笑的是那抱着“今朝有酒今朝醉,一觉睡去不受累”的心态的同学,趴在桌上鼾声大作,声音太响是不行的,否则性子急的同学便要寻到声音的主人用书打他的头,教师里便又出现了拳王争霸赛,一时间,呐喊助威者不计其数。

——这一切都得建立在没有老师的情况下。老师来了,可就不敢造次了,都规规矩矩的坐在凳子上,一副“我啥也不知道”的欠揍表情。

梦想在哪里,呵呵,有梦想吗?有的只是梦罢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第一次写文章是在六年级。当时早熟的厉害,整天与不良青年四处游荡。被老师抓到,进行教育,用那厚实的小手“抚摸”我的屁屁。感慨之下,写了一篇《知错就改还是好孩子》,文中大放赞美之屁,看的我自己都脸红。没想到老师却极为赞赏,还加以指摘。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自认著作等身,喜欢穿衣袖宽大的衣服,将手背在身后,一副古代穷酸士子的模样,在低年级同学的“崇拜”眼神中缓缓踱着步子。要多搞笑有多搞笑。

后来看到别的作家都有笔名,便心血来潮也想给自己取一个。从一本封皮已脱落的言情小说中,找到一句“一切都已落幕”,觉得不错,便将“落幕”二字摘下,不料在电脑上用智能输入法输入却蹦出一个“落木”,二者相比之,自认后者比前者更富诗情画意,当即拍板,取笔名为落木。

再后来,我就用了“落木”这个笔名,写下了这篇文章。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人生的十二年啊,就这样狠狠的抽出了被我抓住的手。不顾我悔恨的泪水,绝然而去。

别了,十二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