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缝中的小花也可以桃之夭夭
初一 散文 1129字 549人浏览 jioli3

夹缝中的小花也可以桃之夭夭——浅评《桃之夭夭》

王安忆的作品,有一种浓厚的上海风情,我们在字里行间可以明显地去感受上海古老弄堂里泛着淡淡霉味的平凡生活,也可以在浓油赤酱的油烟味中品悟人情的冷暖和人生的不易。在她的笔下,上海是琐碎的、讲究的、以及生生不息的。

我们的主人公郁晓秋,就出生这样的上海,在小弄堂里慢慢长大。故事的开篇,并没有直接来叙述郁晓秋的成长和生活,而是从她的母亲,一个三流的小演员笑明明开始说起。在作者的笔下,笑明明也是一个顽强的生命,在人生的各段起落沉伏中都能应对自如,无论是丈夫的出轨判刑,郁晓秋的下乡插队、大儿子的坐牢、大女儿的去世,这个坚强的生命,从未透露过颓废的气度,只是用冷漠来掩饰她的悲伤,妖娆妩媚的抽烟姿势始终是她不变的风格。

郁晓秋是笑明明的最小的女儿,而且是一个私生子,所以郁晓秋从出生开始,都没有得到过家中哥哥、姐姐甚至保姆的疼爱,母亲对她也是淡漠的。又由于她自小生的丰满,再加上的身世的原因,没有父亲,在成长的过程中遭到周围人的白眼与非议。然而,郁晓秋的强大之处就在于这些非议也好闲话也罢,从没有打击她对生活的信心,反而使她变得更加坚韧,更加可亲。王安忆说她是在夹缝中生存的小花,只需要一点阳光雨露,就能开出或黄或紫的花朵,发出独属于自己的清香。

这朵小花也曾经被好多人欣赏过,高尚的抑或是下流的。在这许多人中,值得一提的是何伟民,在下乡插队中慢慢喜欢上了郁晓秋,到后来不顾家人的偏见和反对,坚决要与郁晓秋结婚。但后来,却因为房子这样的实际的问题,使两人的婚事搁置了下来,这一搁置,两人反倒渐渐的淡了。何伟民渐渐的认同家人对郁晓秋的偏见,最终顺从了父母安排的婚事,和郁晓秋分了手。分手的时候,郁晓秋并没有像现代爱情故事里,分手时女孩的竭斯底里,以许了终身而大声谴责男方,她只是淡淡的悲伤,平静的接收了分手的事实。或许在郁晓秋心里,虽然分了手,但她仍然是感谢何伟民的,在成长的经历中并没有得到过许多的爱,甚至对父亲没有概念。在她生命中较长的一段时间中,都有何伟民的陪伴以及温暖,无论是一小包饼干,还是春节时带来的包裹,让她在那个大的时代洪流中找到了温暖和疼爱,她或许是怀着感激的心情结束了这份爱恋。这也是我们很多女孩在处理情感问题中所应该学习的,大可不必分手以后成为仇人,非得闹明白谁对不

起谁,缘分尽了,也要向彼此送行,感谢彼此的陪伴。

最后的郁晓秋,在姐姐去世后,嫁给了自己的姐夫,悉心照顾好姐姐留下的孩子,也在平淡的柴米油盐中和姐夫有了相濡以沫的感情,我们姑且称之为爱情吧。在她生下自己的孩子后,终于褪下了妖娆的外壳,成为了普通的生活妇女。这朵在夹缝中生存的小花,终于迎来了自己生存的沃土,我们相信,她最终会桃之夭夭灼灼其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