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访黑山
初二 记叙文 1470字 98人浏览 星星大云集

当我再次想起黑山的时候,便想起了那道不出的娴静来。

船缓缓地离开码头,“嘟嘟”地向前方行进,一望无尽的黑亮亮的水便诱惑着我,当我感到大自然真真要把我拥抱时,那市声也渐渐地远了……

船一弯过了碧绿的尖嘴角,便望见前面那黄色的沙山,雄浑的卧在水的一边。听说那就是黑山,一处别有洞天的所在。但我怎么也不能理解,这黄色的沙山何为“黑山”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里已规划为自然保护区了,鸟也比往年多,水草也比任何地方好……”一位朋友在旁边介绍着,我站在船头,任凭凉凉的带有几许鱼腥味的江风吹过;任凭一群江鸥在船的周围低旋鸣唱。船终于靠在沙滩的一头,我们一行七人,收拾好随身携带的餐具食物等下了船。时间已是将近十点,为了不饿肚子,我们首先要做的事寻找宿营地。在离岸不远处,我们找到了一个平地,朋友们开始了紧张的架锅造饭,我对这些事是一向伸不上手的,于是,便请了假,独自沿着山坡向沙山顶部攀去。

原来登沙山也是个有趣的事,即使你的步子迈的很大。真是验证了“上两步下一步”的说法。但前进的还是很小。我的手按着膝,一步步向上攀,当我站到山顶时已是气喘嘘嘘,满头大汗了。回头望去,我那一窜深深的脚印似乎把这山分成了两半。当我再回头来远望过去,那满眼的景物实实地把我吸住,叫我猛然想起“重重似画,曲曲如屏”的句子来。

这才是黑山,看,那满山的绿,浓的发黑,酽的流淌,一堆堆一块块滚做一团,那绿染了山,染了水,就连那鸟儿也想刚从绿液中挣脱似地盘旋鸣叫。在半山腰处,一缕淡淡的轻烟升腾弥漫,几乎要把整个黑山罩上一层轻薄的纱,这又恰到好处地给黑山增加了几分神秘幽深之感。想过去是没有路可走的,脚下是沙山的陡坡,陡坡下是一丛丛沙柳,沙柳间隐约可见清亮亮水,仔细观察,还可见水的悠闲的流速,似乎在无意之中划分了两个世界,我若涉水而过那才是不知深浅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蔚蓝的天空是白云的底子,也是太阳的底子,热辣辣的太阳照的我通身是汗。脚下很热,但鞋是万万脱不得的,只能脱掉上衣当遮阳伞。当我回到朋友那里已是开饭的时间,。我们吃饱了肚子,由一名“黑山通”朋友带路,跨过小溪,沿坡拾径直奔黑山腹地而去。

黑山也是沙质的,但比起我登过的沙山要坚硬得多,再加上山坡不陡,小径两侧又有树木遮凉,走起来自然不用费许多力气。我一边走一边观赏,这里成行成片的人工林是极少的,触目可见的是一些野生灌木和茂密的草原,最诱人的是那满坡的桑树,桑果红得发紫,一嘟嘟一窜窜,伸手可得,着实让你过足一把馋隐。成群的不知明的鸟儿,穿梭飞舞,相互和答,似乎在演出一场大型的歌舞剧。云影在草原上浮动,这又却乎是一幅绝妙的衬景,再远处是水光,极目的便是渺茫的烟囱与楼群了。

曲径通幽处,原来尽处是一个大篱笆院,院的中央是两间土屋,屋后是鲜嫩的蔬菜,屋前是剔透的能听得见“叮咚”作响的葡萄园。土屋的另一侧,一堆干牛粪正冒着烟,一位花白头发、身穿白色背心的长者正在葡萄架下纳凉,老人的一旁是虬枝斜逸的老榆树。像什么,像一个故事,像一个“从前有个山,山里有个庙,庙里有个老和尚”的悠闲的故事……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不忍心打扰他的平静,便竟自往回走,但心里总放不下那悠闲清净的长者。我若是个画师,我一定会画出一幅或叫“老人与树”之类的画来;我若是诗人,我一定会开启灵感的闸门,用最美妙的诗行写出一首或叫“山中的篱笆院”之类的诗来,但我都不是,我只觉得老人和这山有一种缘分,一种说不出的缘分。

西斜的太阳照着我和周围的一切,几声鸟鸣几声水响,守不住黑山的寂寞,当我们再回到沙山的时候,船以等了很久。启迪一声长啸,划破了水面,划破了黑山的沉寂……

当我再想起黑山的时候,便觉自残浅薄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