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1
初一 散文 5056字 102人浏览 8566棉花糖

愿做荒野的一枝矢车菊

诗人叶芝告诉读者们,无论你觉得自己是参天的大树,还是地上的一株小草,你都代表了自然的一部分。

因此,出乎那只掘土向地的甲虫的预料,矢车菊注定在下一个白昼到来之前复苏,即使复苏的它仍不如橡树般参天如云,也不如香气馥郁的花朵般多姿多彩。

而我,偏偏愿做这荒野上一枝平凡的矢车菊。

矢车菊其实可以类比到那些在底层挣扎着的打工文学青年们——同样的渴望阳光,同样的受到甲虫们的打击。然而正是有了这些真实的生存体验,使得一个人的人生得以完整,继而圆满。

橡树、雪松、花朵,这些有着光鲜外表和优越出境的事物,正如如今“在写作中生存”的主流作家们,他们优越的条件使他们难以意识到“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往往一部当代中国苦难史在他们手中变成了一部当代中国狂欢史,为一种“审美脱身术”所消解。

恰恰相反,另外一批新兴的、觉醒的“矢车菊”们,正是在活着的边缘进行写作,正如荆棘鸟只有将喉咙抵到尖刺上才能唱出动人的歌,他们的作品不加美化的描绘着令人惊愕的生命之真实。

这种真实之中,不可避免地存在着忍受与反抗。

余华在《活着》自序中说:“活着”这个词在我们的语言中充满了力量,他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叫喊和进攻,而是来自于忍受。这即是说,如矢车菊一样的芸芸众生们,需要学会忍受,忍受生活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白昼和黑夜,非难和滋润。

也许有人会说,活着既是要忍受,便不存在反抗。(升华)

但我想,这两者实际上是统一的。正如不舍昼夜推石上山的西绪弗斯,只要他停止推动石头下一秒便就被巨石碾压致死。也就是说,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反抗——反抗绝望。随后才有以“忍受”为方式的“活着”。

事实上,远非只有那些底层文学者们才是矢车菊,如此多的“我们”都是矢车菊。

奈保尔的《米格尔街》中,生活本身如此无精打采,但每个人都兴高采烈地活着;每个人都像盐一样平凡,却也像盐一样珍贵。

每个人都像矢车菊一样平凡,却也像矢车菊一样珍贵。我愿做那枝荒野上的矢车菊,即使夜晚萎败,却能在白天复苏,有一

段完整的生命体验,真实的“活着”。

让教育的阳光普照大地

如果把教育比作太阳,那么他的光芒应普照大地,除了那些“橡树”“雪松”或“花朵”,那些荒野里的“矢车菊”,也应该享有他的润泽。

也就是说,教育应该是平民化,绝不应该受到个人条件的限制,“偏爱”绝不在“教育”这本字典里,而出生高贵也不应该受教育的先决条件。

中国古代和近代就曾出现过两个普世的“太阳”。大家最熟悉的以为便是三千多年前的圣贤——孔子。他提出的“有教无类”的理念至今仍放出耀眼的光芒。三千多位弟

子中,不仅有子贡这样的“雪松”——家境富裕的贵族,更有颜回这样家境贫寒的“矢车菊”。

“有教无类”这类理想教育的实践,三千多年前的孔子试过,民国的平民教育家陶行知也试过。只是,陶先生更加专注于“荒野的矢车菊”,他专门在南京周边的乡村地区开办新式小学,至今很多郊区小学仍有“行知楼”。这位“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的教育家,将教育的光芒照耀在乡间的孩子身上,绽放出一朵朵灿烂的矢车菊。

也许这两次是新中国成立以前最接近平民教育的实践。现行的义务教育,的确真正让教育变得平民化,但是却也存在诸多问题。

首先,教育的光芒未能公平的普照大地。在大范围来说,中国中西部的教育条件远落后于东部。当我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用投影仪看柴静的节目《看见》时,我深刻感受到了这一点。那期主人公是一位在贵州支教十年的德国人——卢先。破败的教室,难

以下咽的伙食,仿佛教育的光芒未曾给这些孩子太多的恩泽。就一个小范围说,城市市区和郊区学校教育资源普遍分配不公。市区学校大都占有优质教育资源,因此教育质量大都高于郊区。学区房的热卖程度便于资源分配不均的程度成正比。同样的义务教育,那些在西部和郊区生长的“矢车菊”,更需要阳光。

还有,教育的阳光里参了一些不纯净的成分。补习班大行其道,名目众多的培训班,逐渐让教育从一种事业变成产业,变相地将经济实力不足家庭的孩子拒之门外。这些现状,难道不正是因个人条件而教育受限的真实写照吗?

我希望,能有一天,教育的太阳,能照亮雪松和花朵,更能照亮矢车菊。这,才是真正普照大地的平民化教育。

种下希望之花

世间最美好的事物就是希望,一个希望的种子能给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能量。我们期待未知的美好,期待美好成为现实,为何

一个人可以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想必定是心中有一颗希望之种。

当种子开始成长,泥土好黑,不要害怕,我是希望。

一个不起眼的小蘑菇会在雨后慢慢生长,终于获得他人的注意。这就是蘑菇效应。对于平凡的个体,不获赏识,实在是件平凡的事,就像傍晚萎败的矢车菊。但重要的是我们如何面对这些平凡与萎败。是自轻自贱,还是自尊自爱,是垂头丧气,还是怀抱希望。这是成长中必定经历的一段,但黑暗不应该使我们退缩,我们是希望之花,当然应当守护自己,即使现在并不美丽。

冰心说:明艳的花儿,那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泉,赛变了牺牲的血雨。生命的希望,或许只有芽儿钻出泥土的痛才能领悟。

寥智,一个美丽的舞者,但应汶川地震失去双腿,一个年轻的生命因此黯淡失色。令人无比敬佩与感动的是,她没有放弃,没有放弃舞蹈,没有放弃自己。装上假肢,忍着痛,继续舞蹈,生命,多么神奇,而希望对生命的灌溉,那样的能量无不让人震撼。

希望之花的芽儿在懂得了生命的真滴后才能更加健康的成长。

由此想到韩国的岁月号的沉没,愈多年轻的生命因此而陨落,但看到他们最后留下的话语,他们最后面对死亡的态度,我对他们对生命的美好希望而感到由衷的敬佩。

芽儿慢慢长大,终会冒出娇小你的花骨朵儿,而最终绽放出美丽的希望之花。这希望之花使我们对生命的无限向往和美好憧憬。

在那样的一个年代,年轻的杨步伟女士大声说:女子者,国之母也。那是对自己命运的美好期待,更是对一个国家,时代的美好希望,我们长大了,明白了成长的艰辛,懂得了生命的来之不易,但我们都怀抱希望走了过来,我们想用双手创造自己的美好生活,让希望之花开放的更加绚烂。

矢车菊怀抱希望,初生的太阳让他复苏了,而我们,有了希望之花,也必定能漫卷天云卷云舒。

切勿妄自菲薄

萎败的矢车菊在白昼到来之时,绽放出自己的娇艳,完成了美丽的复苏。我想,它的美丽绽放在于它没有听从甲虫的话,变得妄自菲薄。

若是萎败的矢车菊听了甲虫的话,过于看轻自己,我想,它的复苏以为是没办法完成的。那些得到阳光沐浴,变得香气馥郁的花朵,恐怕在子夜时分也是如矢车菊一般萎败之样,但正因没有过分看轻自己,没有认为自己低贱,才更好的吸收了太阳的照耀,绽放花朵,完成自己的蜕变。

但,当今的世界,却有太多人妄自菲薄。认为自己过于渺小,比不上那些高贵艳丽的花,选择闭上嘴巴,做一个面容模糊、埋下头行走的人。

是什么造就了这种情况?

我想首先是因为有太多类似于掘土的甲虫之类的人。他们以“先驱者”的姿态站在那些新入世者之路上,打着自以为善意的建议的幌子去劝别人认清自己,让他们不要高攀,自比于高贵美丽。但其实这些入世前的

箴言谏语会在无形中让我们给自己下了一个“低贱”的定位,让我们即使是受到阳光的照耀,也会卑贱的认为这阳光是他人的,这不属于我。

但造成这种情况更重要的原因在于个人。不可否认,每一个刚出道的人不是青涩的,他们不敢自比于高贵美丽,有影响力。但,我们不能过于看轻自己未来的可能性。盲目的妄自菲薄只会让前行道路局限于黑暗。年轻的鲁迅在创办《新生》失败后,曾一度怀疑自己的能力,怀疑渺小的自己很难唤起沉睡麻木的国人。但最终他重新振作,成为了那个真的猛士,去唤醒那黑屋子里的国人。 切米沃什说:“雪崩的形成,有赖于滚动的石子翻个身,你要成为那块扭动事件方向的石子。”一个渺小的石子也会决定雪崩的是否形成。在小月月事件中,若将捡垃圾的救人老婆婆换成大学教授,恐怕带来的影响就不会这么大。正是因为那位老婆婆的救人之举,才会让人发出“今其德乃反不能及,其可怪也欤”的感叹。

人们常常过于看轻自己,认为自己渺小得

无足轻重,渺小得没有改变社会的力量。但,正是因为陈贤妹才让人们感受到社会道德沦丧之深、之严重。

尼采说过:“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一种辜负。”我们应脱下别人束缚在自己身上的镣铐,抬起头,尽情的吸收阳光的照耀,做一朵起舞的矢车菊。

己不立,何立大谋?

子曰: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 但是,现在的人们似乎却是不能达到这一境界的。这儿就有一朵小小的矢车菊,把自己重新焕发生机的希望寄托在白昼的身上,而不是自己的身上。无独有偶,欧·亨利的短篇小说《最后一片常青藤叶》中,也描绘了把自己疾病的痊愈与否归结于窗外常青藤叶凋落与否的女主角。

这莫不是反映了一种现代人的通病?明明立己的方式是靠自身实现的,却偏偏要归因于,听从于与自己毫无关联的事物身

上,以为他生即我生,他死即我死。这便是与阿Q 身上形成不同,实质却相一致的“精神转移法”呀!

我不赞同这种“精神转移法”,却又不得不承认它的流行。在这个新生事物不断出现,人的意识不断减弱的现实社会中,人们渐渐加快了生活的节奏,再不去细细品生活,这使得生活的“意义”逐渐消逝,人们像是在泥泞中前行,烂泥踩不到底,刚刚抬起脚,却在下一秒又深陷其中。或许是这生活的折磨,使得人们渐渐由自信到自怜,再到寄托意志于他人身上。

不得不说,“精神”正是这种“精神病”的良方。现代的人们正是缺少了多元化的精神。

那么有人会问了,如何得到这一种“精神”呢?是不是像学生汲取知识一样?不,这并不完全一样。正如鲁迅所言:“知识不是力量,智慧才是。”或许可以把这种“精神”归结于一种智慧,用心去体味。新东方的校长俞敏洪毕业于北大,但并不全是因为北大给予他的知识使他成功。更为重要的

是,他的自信与坚持。他四年如一日的为舍友打水,赢得舍友与其一同创业的机会,又因为自己相信梦想,更相信自己能够在实现梦想,获得重生的信念,走到了最后。

这样的“精神”还有许多,它的作用既简单又困难,就是“立己”,换个顺序,我更希望它是“己立”,以自己为为出发点来完善自我。

在实现“己立”的过程中需要牢记的,是不让生命轻易消逝,就像刘亮成在《柴禾》中所感悟到的。柴禾在他们眼中化为灰烬,他们说,它是自己死掉的。我们却不能让点燃心灵之火所需要的“柴禾”就这么在风吹日晒中消亡,从意识到它们起,唤醒我们自身的精神,去感悟。

立大谋者先立己,此乃自立之源。

心怀梦想

梦想如烂漫银河中梨花般的繁星点点,引领我们成长。心怀梦想,让梦想领航青春,

领航人生。

矢车菊心中怀着一个太阳梦。有梦想的人是幸运的,因为他拥有一颗执着的心,终阳光普照,梦想成真。

心怀梦想如黑暗尽头一缕光明,坚持走向太阳升起的地平线,梦想终会实现。坚持心中的梦,使其成为人生前行的助推器,才是“圆梦”关键。

许多人在孩提时代心中便笃定了梦想。岁月流逝,孩子成长为风华正茂的高材生。可是,如今有许多大学生身居不足盈尺之斗室,潦倒度日。“蜗居”之可怕不在于其贫困潦倒,食不果腹,而在于那些大学生放弃了少时的理想,心中无“梦”。当生活抹平了心中的梦,知识逐渐遗忘,这是多么可怕。坚持心中的梦让梦想的火种在寒夜闪烁最温暖的力量。不然梦想必将泯灭。

谁也不愿成为无梦者,然现实又令人深思。我认为,高学历人才放弃梦想,深究原因在于此。

其一,从个人而言,如今成长起来的学生思想意识上缺少了坚定执著,不畏挫折的精

神。这是新时代的孩子,从小便没有经受挫折的考验,从出生始到求学生活,社会的磨砺与他们无关。当其步入社会又怎能适应,缺乏坚强的意志,一击便垮,梦想也逐渐消逝于无奈之叹息与失望之中。自身是主要原因。

其二,从长远看,社会保障机制尚未完善。如何将学校所学与个人所专长顺利匹配实际生活的生产需要,一直是个头痛问题。毕业生又逐年上升,就业压力大,生活成本上升无疑是个挑战,国家应建立相关机制,保障高学历人才步入社会有用武之地,不然,他们在无处施展才华时,梦想还会笃定吗? 诚然,现实令人堪忧,但心怀梦想是助自我度过难关的保障。曼德拉心怀消除黑白种族不平等的梦想,总是前路黑暗茫茫,囚牢之困27年,现实之惨淡,仍不放弃梦想。与之相比我们的生活岂不算幸福多了?心怀梦想贵在“坚持”,社会压力的洪流便被阻拦,扬帆远航势如破竹。中国远古的飞天梦足足坚持了数千年,终于“嫦娥”升天,华夏之远古的梦终获实现。正因为我们心怀

梦想,在黑暗中踽踽独行,才克服了无数困难,创造了一个个令人瞩目的奇迹。

梦想如莲花盛开,饱含生命的激情。心怀梦想,用激情去飞向属于自己的那片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