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流淌过我心田的那一缕清澈的溪水
初三 记叙文 1923字 178人浏览 戎阿吨儿9

师徒情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是我师父的师父讲给我师父的,我的师父又讲给我听,如今也只能作为一种回忆分享。

早年,我技校毕业,被分配到工厂实习。带我的师父对我很好,工作之余除了给我讲解技术方面的知识外,还给我讲一些曾经工厂里发生的一些有代表性的事件,那也是上一代人的历史。

曾经在这个工厂里,有这样一对师徒。徒弟是一个应届毕业生,师父是工厂里资深的老铆工将,俩个人就这样走到了一起。

在当时那个年代,有机会到工厂里学手艺比今天做公务员还要时尚,能学到一种谋生的技能,在当时的社会里是一种最快速有效被社会所接收的途径,同时也能得到大众的广泛认可与尊重。

这个毕业生,因为能有幸成为工厂里顶级师父的徒弟而感到荣幸。同时,他也非常尊重这位带他学徒的师父。当然师父对徒弟也是无话可说,将自己的技能倾囊相授,手把手的教徒弟怎样识图、怎样下料、怎样对接,怎样处理好工序上的每一个细节。在师傅的教导下,徒弟的技术与日俱增,进步神速。

人在交,事儿在处,没多久师徒俩人便成了莫逆之交。

师父没有什么太多的爱好,只是在工作之余喜欢抽两口烟。徒弟发现了师父有这个嗜好,就开始每天给师父买烟。

起初,师父不愿意接受,毕竟徒弟辛苦一天的工资只有五毛钱,买一盒烟就要花掉大半天的工资。但徒弟执意要送,师傅也不好推辞。三送两送之后,师傅也就默许了徒弟的这种行为。

每天早上,徒弟见到师父的第一件事必定是先问声好,然后在口袋里掏出一盒烟递给师父,师父也一应笑纳,久而久之习惯成了自然。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周而复始。徒弟学徒三年,师父三年没花钱买过烟。 三年后,徒弟成手出师。在出师的那一天,师父带着徒弟去了饭店,当时叫下馆子。俩人点了几个菜,师徒对饮。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师父一伸手,在怀里掏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放在桌子上。 徒弟看了一眼,出于好奇,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师父!这是什么?”

师父抿嘴笑了,洒脱的说了一句:“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徒弟满怀惊喜的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感觉到里面东西的分量。师父依旧面带微笑的看着徒弟的动作,同时一抬头,示意徒弟打开。

徒弟小心翼翼的打开了盒子。当掀开盒子的一霎那间,徒弟的眼睛放出了异样的光芒,惊讶的看着盒子里面的东西,又抬头看看师父。

师父的表情依旧没变,仍然是那样的洒脱与淡定。

盒子里面赫然躺着的是一块崭新的罗马表。要知道,在当时这块表可算价格不菲,就是一个大级工想买这块表,不吃不喝的也至少要攒上半年的工资。能带上这块表,在当时绝对是一种身份的象征,不容置疑,比今天拿着顶级的苹果手机还要晃人!手腕上能带上这样的一块表,就是年轻人相亲打对面时,都会在无形中增加自己面试的分数,在对方女孩的心里上潜移默化的影响感情的进程,足可见这块表在当时人们心目中的份量与价值。

这块表,徒弟当然认识,这是当时多少年轻人梦寐以求的装饰品,能带上它立刻便可身价陡然!无奈,徒弟那点菲薄的工资,也只能望表兴叹。用自己那点杯水车薪想攒下这块表,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带这样的手表,徒弟想都没敢想过。别说是自己买不起,就连师父辛苦半生,都没有看他带过这样高贵的手表,至今师父的手腕上还带着那块锈迹斑斑的老式上海表。今天,师父

把这块表递到徒弟的眼前,目的显而易见,要把这块表送给徒弟。

徒弟看到这份礼物当时就傻眼了:“师父,这...... !”

师父看见徒弟的这种表情,笑声更大了,就连额头的皱纹此时都好似花朵般绚丽的绽放开来,眼睛笑成了一条缝。

师父说:“你跟师父学了三年,今天出师了,师父没什么送你的,就买了块表,作为咱们师徒一场的纪念吧!”

听到这里,徒弟的眼里转泪儿,嘴角抽动,却激动的怎么也说不出话来!而师父表情却一如既往,平淡的说了句:“带上看看,合不合适!”

徒弟呆如木鸡的看着师父,没敢动。师父拿起了表,抓过了徒弟的手,亲自把崭新的手表带在了徒弟的手腕上。

师父端详了一下,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啊!不错,挺合适!”

徒弟带着表的那只手一直颤抖着,感受着手表的重量和手表上师父带来的温暖。

师父看着徒弟笑着说:“今天出师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一个成手的师父了。带着手表喝着白酒,就得像个老爷们了,不能在哭哭啼啼的像个姑娘似的,来咱爷们走一个!”说着师父端起了酒杯。

徒弟用带着手表的那只手,颤颤巍巍的端起了酒杯,师徒俩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三年学徒,徒弟为师父买了三年的烟。三年后出师,师父送给徒弟一块当时最好的罗马表,这是什么样的师徒感情。

以后的事情,师父没有给我讲过,但我相信他们的感情一定会相伴一生!

想想那个时代的人,积累的是一份多么真挚的友谊。而今天,人们住进了楼房,邻里间近在咫尺的距离却如同一道鸿沟,成为了拉近感情的屏障。一扇铁门,如同天堑般隔断了人们友谊的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