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岁的祭奠
高一 记叙文 1723字 107人浏览 345yzp

十八岁的祭奠

一抬头,一转身,满目荒凉,一切都已逝去,消失得是那样迅速。我茫然,不知所措。泪,不知何时,已悄然滑落,落到脚下的荒草上,再落下,消失……

一眨眼,一恍神,十八岁就这么过去。值得回忆的事固然很多,但使我开心的却很少。十八岁的天空,灰蒙蒙的,看不到阳光,雨露,蓝天,白云。我孤独地站在荒原上,却看不到一点生命的气息,嗅不到一丝生命的气味。只有压抑,令人窒息的空气,以及我落下的泪滴。

十八岁,留给我的只是一道又一道伤痕,无法抹去的记忆。一幅幅,一幕幕,伤心的画面刻在我的记忆里,抹不去。时间的流逝并不能使我忘记,相反,时间愈久,画面愈清晰。

想离开,想忘记,但我做不到。难道真的越想忘记而记忆越清晰?

我只想平平淡淡过一生,无风无浪,一片竹林,一间草房,足以。我并不想作人上之人,并不想荣华富贵,那样太累;也不想子孙任何,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我无权干预,路,由他们自己选,也由他们自己走。

父母常对我说,我们并不图你回报,只求你过得比我们好……可是,我能不回报你们的养育之恩么?你们不知道,我真的,真的一点都不快乐。十八年来,一直如此,我很想一个人离开,但看着你们为我奔波劳累的身影,只好继续在你们为我选好的路上走着。

父亲,母亲,你们可知道,世间我最牵挂的是你们!

无数次,在漫漫黑夜中和自己的灵魂对话,却总找不到答案。犹如置身于一个漆黑的山洞里,总也找不到出口。

好孤独,好无助,就像一个孤儿在无尽的黑夜里哭。

一年前的今天,开始用“秋落枫叶“这个笔名写文字。常常写到流泪,写到心痛,愈写愈心痛,愈心痛愈写。

两月前,把所有的手稿撕碎,抛向空中,任纸片打在脸上,转身,离去,不回头!心却如针刺一般痛。心血就这样,如江水长东,消失……

一些人说我的文字很伤感,但很喜欢;一些人说很煽情,很假……我对此早已不在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别人无法改变。

但我很在意她――昶儿妹妹。我们相识已久,相识那天她就让做她哥哥,至今。

不知为什么,每次遇见她,我就有种想哭的冲动。虽然她远在武汉,我在安徽。

我告诉了昶儿。她说,我明白,就像我看你的文字心会很痛一样。有些感情,经历了一些事,时间的考验,就会很深,很真。

说得真好,这种感情超越了友情,爱情,时间愈久,感情愈深。

我们相差四岁。人说,三年一个代沟。可我们之间没有代沟,性格很相似。昶儿很有才华,是中国少年作家班一员。在很多作文比赛中获奖,这一点,是我无法比及的。

当昶儿告诉我她得了抑郁症时,我的泪终于落了下来,滴在手背上,很冰。我不停地安慰她,泪却不停地流。只是她不知道,我也患有抑郁症,我没有对她说,为的是不让她担心。

还有就是夕颜,同样是我妹妹,也同样有才华……夕颜和昶儿很相似,连年龄也是一样的。只是,夕颜患有很严重的病。

而我,两者皆有。

很多网上的朋友说我太执着,太傻,太痴,如果能放开,一切都会好的。 但有谁能和昶儿夕颜一样,知我心,一句心痛,足以。

太多人和事,太多光和影,放不下;太多苦与酸,太多血与泪,拿不起。 可可和落落的离去,让我明白,我还是爱不起啊!我真的害怕,怕别人伤害自己,也害怕自己伤害别人。便拒绝了所有人,她们的情谊我很感激,却不能接受。

秋落枫叶的爱已死去,羽辰的灵魂已下地狱。对不起,爱,太沉重,我承担不起。

好无助,好孤单,好想坚强却好脆弱。寒冷的风吹过没有愈合的伤口,痛得流不出眼泪。无法形容现在的自己,一个冬日里的雪人,望着即将到来的春天而不知所措,唯有独守着内心的寒冷。

如果想进入我的内心世界,请先融化我。而我一旦融化,雪人就会消失,我亦死去。

不要试图靠近我,我很冷漠。身边的位置已留给她们,人虽已去,但不想她们的位置被别人顶替。

有人曾经问我,在白色与黑色之中,你选择哪一种?

我说,如果可以都选的话,我全选;如果只能选一种的话,我选黑色。

答案是:白色代表寂寞,黑色代表孤独;选白色还有救,选黑色就没救了。而两者都选的话,死亡正在逼近你。

十八岁的天空,十八岁的梦,十八岁的爱恨情仇,都留给记忆吧。让它躲在记忆的深处,等几十年之后,垂垂老矣之时,再慢慢品味。

曾经走过的路,早已躲到记忆的角落里去,寻觅不见。曾经的爱恨情仇,早已化作云烟,亦已飘离。

向荒原更深处走去,消失在世界的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