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旅途——查票
初三 散文 1164字 58人浏览 TLCgotan

火车站里不管是什么时候,始终都挤满了人,售票厅几个售票窗口的队伍已经排到门外了。长长的队伍还没有蜗牛爬得快。时不时会有人插队进去,队伍像是大娘们穿着臃肿的棉衣一样难看。队伍旁边时不时会有票贩子拿着紧俏方向的车票向人兜售车票。对于排很长时间的队仍然买不到自己所需票源的人来说,既想从票贩子手中快捷地买到票。但是又怕买到假票,游移的眼神盯着票贩子在人群中穿梭。现在社会的很多不良信誉让每个人都充满着警惕。

已经快要放暑假了,很多方向几天之内的票已经售罄。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仅仅买票这一项就让人焦急难耐。购得短途票,没座号,过路车。比起春运来说,人还是算少的,上车后,寻得一个座位坐下。

以前每次坐车都是始发车或者快要到终点的车,几乎没有遇见过查票的情况。今天坐的是过路车,到某站时,列车员们嚷着:将车票拿出来,查票啦。每个旅客都乖乖地将车票掏出来,拿在手上等待着查票。靠我座位右边的一个旅客摸遍了全身还是没找着票。查票的列车员是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姑娘,等了一会不耐烦了,说没票就补票,那位旅客说我买过票了。边说边到处找,口袋里,旅行包里,到处翻,可能越着急越忘记放哪里了。车上的人正嫌坐车无聊,大家都望着他们,等待事态的发展。围观是中国人的一个习性。

那位正在找票的是一位穿着还算体面的中年人,面相看起来忠厚,带着母亲和孩子,怎么看都不像是被生活所迫的逃票之人。在那位列车员不耐烦地催促找票的中年人补票时,并没有谁出来说句话,或者安慰下那位旅客,让他不着急,慢慢找。也没有人责备那位列车员粗鲁的态度。对于这样的事情,我们已经司空见惯,冷漠像传染病传染到很多人。虽然那位列车员的态度并没有那种凶神恶煞、恶狠狠的样子,但是作为一个有自尊心的男人来说,在众目睽睽之下,还是很难堪的。

终于在他的钱包里找到了车票,我感觉周围人心里都暗暗松了一口气。那位旅客为刚才的羞辱找到了反抗的支撑,与列车员争执起来。逃票毕竟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背上这样的名声肯定会感到羞耻。围观的继续围观,而我想要从中劝解的念头在大家的冷漠中被吞回了肚子。那位列车员也感觉到自己理亏了,被她的同事们借驴下坡地劝走了。

平时我们坐顺路车,如果关系不是很熟,都会有不自在的感觉。你坐了别人的顺路车,就得对别人满怀感激。一路上配合别人的情绪看别人的脸色;或者不需要看别人的脸色,但是也做不到真正的自在。逃票更是一件让人不能安心的事情。逃票对于经济发达的今天来说,是一件高成本的事情。逃票之人,不能安心享受旅途的风光,一路上都在担心是否查票,看到经过的列车员都会忐忑不安,深怕会来查票,将自己逮个正着。这种精神上的折磨比起几十元或者百多元的车票钱来说损失更大。

其实那些逃票之人,他们已经在担惊受怕中为自己的逃票买了单。一路上都让他背负心里的压力,这又何尝不是一种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