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的味道”例文
初一 记叙文 7251字 6422人浏览 xspzxyylife

“声音的味道”命题作文例文

声音的味道

我们生活的世界中,融合了各种声音,蕴含着自然万物的流转,饱含着生活的色香味苦,深藏着传统俗世小巷里的深厚人情。

大自然的声音—雨声的味道

雨是我的最爱。听听那雨的声音——咝咝,这是蒙蒙细雨,我顶喜欢的那种。还有一种就是“哗啦啦”的大雨。小时候常常一个人骑着单车,享受着细雨的抚摸,凉凉的,又有一点滑滑的,总有一些雨滑入口中,流到心田,嗯,甜的。或慢行于坑坑洼洼的泥路上,或徜徉于平直的大道上。雨并不缺少看客,而善于倾听雨的声音的人却不多。听雨是蒋捷从少年时候的“听雨歌楼上”般的少年豪情,到中年的“壮年听雨客舟中”的。听雨声,仿佛听到了人生的序曲,悲欢离合,总在雨声中流转。

生活的声音——舌尖的味道

土豆牛肉汤被炖到闷闷的咕嘟咕嘟声。烧肉酱抹在煎肉上的刺啦啦声。油条在油锅里膨胀的滋呖呖声。炒饭、虾仁和蛋花在锅里翻腾的沙啦啦声。甜酒倒在杯子里的颠儿颠儿趸趸声。这些声音听久了,人会忍不住一骨碌翻身起来。声音是有味道的。炒过东西的都知道,热油遇到水,会有非常响亮明快的“沙拉”一声。比如你竖耳朵,听厨房炒回锅肉,之前叮叮笃笃的刀击砧板声,总不过瘾;非得“沙啦”响一声,那就是肉片儿下锅炒起来啦,等滋滋出完了油,就是豆瓣酱们爆香的天下啦!你快要闻见一路穿房过屋、钻门沁户的香味啦——总之,那一记“沙拉”声,最是让人心花怒放。一复一日的厨房交响曲,是记在我生活年轮上的味道,是食物的味道,是妈妈的味道,是温暖的味道。每当我离家远行,想起这声音,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是——家的味道!

老北京的声音——人情的味道

我小时候,一年四季不论刮风下雨,胡同里从早到晚叫卖声没个停。

大清早过卖早点的:大米粥呀,油炸果的。然后是卖青菜和卖花儿的,讲究把挑子上的货品一样不漏地都唱出来,用一副好嗓子招徕顾客。白天就更热闹了,就像把百货商店和修理行业都拆开来,一样样地在你门前展销。那时,北京比现下冷多了。我上学时鼻涕眼泪总冻成冰。只要兜里还有个零钱,一听“烤白薯哇真热乎”,就非买上一块不可。一路上既可以把那烫手的白薯揣在袖筒里取暖,到学校还可以拿出来大嚼一通。现在北京的四合院越来越少,搬进了高楼里的老街坊们总觉得生活里少了些声音的味道。时不时,我还是会想到那些童年中的叫卖声,在叫卖声中寻上三五个要好的小伙伴,一起分享那些现在看起来很粗糙的小食,那是过去回忆中最美好的甜味。

大自然的声音、生活的声音、回忆里的声音,点点滴滴,不断聚集,不断融汇,构成生命长河里最动人心弦的音符,构成生命最美好的交响乐,构成最复杂也是最美妙的声音之海。

声音的味道

昨天,我意外地在小区里听到这样的吆喝声:“磨剪子嘞,戗菜刀嘞⋯⋯”老爷爷的声音抑扬顿挫,洪亮而有力,那一声声的吆喝中,我仿佛感到自己身处在老北京的胡同小巷中,身旁是灰的瓦,脚下是黑的路,头上是蓝色的天,而磨剪子的老爷爷正骑着一辆墨绿色的自行车向我驶来,我对他笑,他也对我笑,等他的身影慢慢消失在灰色的小巷里,只有那一声声的“磨剪子嘞„„”萦绕耳畔。我想留住这声音,因这声音里有古老的情怀,有着一个美好的时代的烙印,这样的声音是有“味道”的,似一坛好酒,历史悠长而回味无穷,这是历史的味道,我想也是人文情怀的味道。

但是,这样的声音已经在这个喧嚣的时代中消失很久了。现在我们听到的声音不过是马路上汽车的轰鸣,电视里吵闹的怪笑,公司里人们不怀好意的窃窃私语,家里人不满的抱怨„„这样的声音似乎都是黑色的,只能让人感到压抑,感到窒息。我们在埋怨为什么这个时代只有汽笛的轰鸣,而树梢上婉转的鸟啼去向了何方?我们在希望听到孩子们的欢笑,听到淳朴的吆喝声而不是楼上邻居吵架,孩子哭闹的声音,甚至,我们在诉求,诉求电视新闻里不要再报道医闹事件,不要再报道矿工死伤„„

我们不满于这个时代的声音,怀念过去的声音,却不知道正是我们让这个时代充满了这样的声音,充满了悲伤和怨气。这些声音是什么味道?是农民工伯伯汗水的咸涩?是失去了亲人的家属们泪水的酸楚?是得到不公正待遇的打工子弟愤怒的辛辣?还是地铁上“低头一族”的漠然的冰冷苦涩?

一个时代,可以有千百种声音,一种声音也可以有千百种味道,我不去希冀这个时代都发出一种美好向上的声音,听到的都是孩子们淳朴的笑声,我只明白,我们不该让老爷爷的吆喝声消失,不应该让自行车的铃声消失,不应该让鸟儿们的鸣啼消失,不应该让人们之间互道一声“谢谢”的声音消失。我们需要留住这样的声音,留住声音背后人文情怀的温暖的“味道”。

诗人穆旦在《隐现》中曾说:“我们有机械和制度却没有文明,我们有复杂的情感却无处归依,我们有很多声音却没有真理,我们来自同一个良心却各自藏起”,在这个科技快速发展,人情却逐渐冷漠的时代,我们着实应该唤醒自己温暖的心灵,不要让某些冷冰冰的现实刺伤了我们原本热情的心,也不要等待着,

让良知最后宣判了我们心灵的“死刑”。我相信,这个时代一定仍会有声音唤醒梦中人,让我们再次体悟到,那声音背后,温暖人情的味道。

声音的味道

声音,可以从嘴中唱出,可以从乐器中流出,也可以通过网络传遍世界。各种声音中,可以咀嚼出不同的味道。

微博,是网络中不可忽视的声音传播地。

这里的声音有甜的味道。名为“月球车玉兔”的博主以“玉兔”的口吻介绍月球车及宇宙的知识,跟地球人打招呼的“玉兔”、故障后坚强告别绝不“放弃治疗”的“玉兔”,那从遥远月球传来的声音,让人品尝到了被科学家们注入“生命”的钢铁拥有的温暖之香甜。

这里的声音也有苦的味道。“马航失联”“北航线搜索无进展”“失事确认,无人生还”。一条条及时飞速的信息带来了马来西亚航班的声音、军队的声音、政府的声音,却没有那飞机上的声音。如此冰冷的事实,不留余地地,赤裸裸地,平淡地叙述着苦涩的事实。那一刻,也许是怨微博的。它的声音原来也可以如此难以下咽。

微博控们离不了微博。今天转一个“兰州全城寻耳蜗”,明天又赞一个“新疆全城买鹅”;今天声讨下讹小伙子的大妈,明天又看着“复旦投毒案”唏嘘不已;今天刷一个“十条人生准则”,明天背几句“最温暖人心的话”。慢慢地,粉丝越来越多,关注的人也越来越多,有的甚至连当初为什么关注都不记得了。突然发现,原来香醇的治愈的心灵鸡汤变成了速溶包,人生苦丁也掺了水。费解了。为什么,微博的声音,都没了味道?

为什么,这个问题难道不是很简单吗?若是喜爱音乐,何不去听听肖邦愤怒的琴键中奏出的声音,那是“马儿,我若战死,你便转头回故乡”的亡国之辣,这里有他执着的祖国波兰。若是热爱文学,何不去品一品木心“小坐巴黎街头的咖啡店里,法兰西为我而繁华”的宁静心声之甘甜,何不去尝一尝鲁迅“从来如此便对吗”的呐喊声中的苦与辣。不管是身居异国他乡还是祖国故里,他们没有让环境把自己的棱角磨圆,没有被时代的洪流裹挟,他们坚持着自己的思考,执着于自己的执着,追寻着自己的方向。

于是找到了答案。在信息泛滥的微博之声中,失去了自我之声。总是被表面亮眼的字所诱惑,总是吝惜时间去作精致的选择,粗犷豪放虽赢得了更多的粉丝听众,但微博之声的酸甜苦辣都被一并稀释了。钝化的味觉让现在五味陈杂的心声都显得如此苍白。

甜也好苦也罢,最初目的只是想从微博之声里找到和自己口味的味道罢了。

想要品尝到微博之声中醇香的味道?清理收听栏,微博之声自然回归自我之味。

声音的味道

楚歌渐起。绵绵远远,悠悠不绝,汩汩的乡愁忧情抑制不住地顺着缕缕的楚歌从四面八方涌入心

扉。

那是怎样熟悉的一种声音啊——它还是那样悠扬,还是那样百转千回,还是依旧在讲述着令人垂泪的离别。那是出征前全村乡亲眼含热泪所唱的朗朗上口的歌谣,这么多年了,还是没变啊。是谁在吹埙?如泣如诉,如怨如慕。再也没有比这厚腻的埙声更像那低低的呜咽声的了——故乡啊故乡,你,是想我了么?

握着刀剑的手颤抖了,继续厮杀的心柔软了,士卒们不禁瘫软在地,掩面痛哭,魂归故里。项王——那个曾经骁勇善战,不可一世的项王——也只得听着那家乡的乡音,看乌江无语东流。

楚歌,就像他此时噙着的泪水,是咸的。多少年征战,没有听到过如此亲切的乡音了啊。可此时,它却浸满了鲜血,浸满了泪水。谁在外开疆扩土,功成名就不是为了衣锦还乡呢?那是一切的开始,是一切的源泉,是一切的动力。可惜如今,项羽再也无法回到那片令他魂牵梦绕的土地,甚至就连那里也要拱手让与他人„„项羽紧握着宝剑的手,不禁松开了,咸涩的汗水与泪水在他的脸上交织,他做梦也不会想到,与故乡的最后一次相逢,竟是通过这咸咸的楚歌。

楚歌,也像他悸痛的心,是酸的。千古多少事,一把辛酸泪。随着那婉转的楚歌,项羽的思绪又飘回了过往。楚霸王想不通,刘邦怎么会让自己沦落到如此境地。想当年,自己也好歹是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想当年,刘邦也不过是个刀下俎上的鱼肉;想当年,历史的天平早就倾向了他这边„„不过也许项羽不会后悔,后悔把汉中这块宝地痛快地给了刘邦,让他有如此充盈的粮草;后悔没在鸿门宴上会意那范增的玉玦,杀了刘邦免了后患。在他的心里,刘邦是个值得人敬重的英雄,而不是一个说来便誓要诛灭的敌人。义气义气,说出口来便轻得真如一口气。楚歌楚歌,唱在汉人嘴里,又怎能不是一首令楚人心酸的歌?

楚歌,更像他痛苦的抉择,是苦的。“无颜见江东父老”是项羽最后的答案。英雄末路,往往便是这般壮烈却痛苦。就像最懂你的那首楚歌,总是会在你泣不成声时戛然而止。“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陪他到最后的,是他的宝马与美人。也许在生命的最后,这才是最重要的——他所爱的。一统江山?这或许根本不是他的梦想。此时此刻,一代霸王却单纯得像个孩子,不舍与挚爱分别,天下之苦莫过于此!于是,高呼着“力拔山兮气盖世”,高唱着属于他的最后一首悲壮的楚歌,项羽将自己的生命结束在了这滚滚的乌江边,苦苦的楚歌里。

历史总是有太多的可能性,我们作为惋惜英雄的今人,固然希望能够改变这“四面楚歌,乌江自刎”的结局。但历史往往又存在一种必然,项羽人格中的缺失使他永远打不赢这场不属于他的战争。英雄已逝,楚歌依旧,在这五味的楚歌里,我们应该听得见楚王的心声,更应该听得懂历史的余音。

声音的味道

听见了吗,艺术家的“沙沙”声?感觉到了吗,生命的味道,灵魂的味道。

我从小学画,已十几年,而素描更是学了近十年,我最喜欢的便是话素描打调子时,笔尖蹭在纸上的“沙沙”声,喜欢画色彩时颜料涂在纸上的声音,也喜欢雕刻时刻刀摩擦石料的“沙沙”声。虽说美术是视觉的艺术,但是这撩动人心的“沙沙”声别有一番味道。

听着这“沙沙”声,我感受到了生命的味道,这味道燃起了我内心的狂热,让我释放真正的自我。柔和的灯光撒向面前的石膏像,我手里拿着铅笔飞快地打着调子,世界是安静的,只有快速的“沙沙”声,声音好像越来越响,配着空旷痦子中特有的回声,在我的脑海中恢宏地回荡。周围好像火光摇曳,我的心在狂跳,我好像卷进了火光里,我知道我深爱着素描。打着调子,我好像找到了自己的归宿。心只有在画画时才会打开,才会燃烧,才会释放真正的自己的生命。“沙沙”声带我找到了心门,找到自己的狂热与生命。

米开朗琪罗或许和我一样嗅到了“沙沙”声中生命的味道。他把自己所有的热情倾注在了大卫像上,把自己的生命赋予了摩西。摩西是激烈炽热的,目光奕奕,充满力量感,他用狂怒的呼喊声震撼着世界的根基,挣脱束缚生命的锁链。米开朗琪罗的雕像都像抒情诗,倾入了米开朗琪罗自己的悲凉、不屑和忧伤,他在借用雕像表达自我。“沙沙”声点燃了他内心的狂热,他把自己的心雕刻进了塑像,

生命便由此体现。

听着这“沙沙”声,我感受到了灵魂的味道,这味道让我静心,知道了自己是谁,自己的路究竟在何方,发现了自我。我打着调子,耳朵里只有这“沙沙”声,声音轻却透着庄严,好像寺庙的经文,我觉得自己已来到麦加朝拜。这是灵魂的味道。我看见伏尔泰在冲我微笑,告诉我思想启蒙;看见马赛甩着头发,高唱凯歌;看见维纳斯神圣地伫立着,告诉我自由。心突然就静了,我看见了真正的我自己,我也看见了我的路,我不再被浮华蒙蔽,我在白色的石膏像旁知道了沉静。我踏实地思考,踏实地走路,我觉得心是干净的。

达芬奇画鸡蛋时,也许也学会了静心,也从“沙沙”声中学会了脚踏实地,知道天道酬勤。从来没有人能理解米开朗琪罗,他在画西斯廷教堂顶时,学会静心;在雕刻《圣母玛利亚膝上抱着基督的尸体》时,他找到了自己的风格,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想要为佛罗伦赛艺术界带来怎样的艺术风格的冲击。米开朗琪罗在作品中所表现出来的那人性的力量和压倒一切的理想主义,像一股飓风,横扫推崇感光享受的佛罗伦萨,让整个世界艺术殿堂,涌着喷薄的精神之泉。

听,“沙沙”声。所有从事艺术的人们,都能感受到生命的味道和灵魂的味道,他们在“沙沙”声中找到自己的生命,释放自我,在静心创作中找到真正的自己,稳稳地走在自己的路上。

声音的味道

我曾迷醉于这声音的味道。我愿请你细细品尝。

请你尝尝那湘西永不退色的美。那甘甜的,是沅水不缓不急的流动声响;那厚重的,是青石板地砖裂缝中传出历史的声音。请你尝一尝,傩送表给翠翠的情,在日日夜夜中化为一个柔情似水的影;爷爷对每个乘客的问候,在年年月月中化做一壶十里飘香的浓酒。于是你沉醉于此,沉醉于街边淘沙大娘捣衣板上如歌不缓不急的节奏,沉醉于麻糖香里。你听到屠夫为爷爷悄悄切下最好的一块肉,你听到人们甚至保留着最古老以物换物的习俗。你品着这些令人心安的声音,咂着湘西唱着她的美,在心里记下这传统的自然的人性的美。

再请你尝尝那皇城古老传统的美。清晨,啖一口鼓楼旁鸽群的鸣叫声;正午,品一口颐和园夏日的蝉噪;黄昏,咬一口苦痛深巷中的“磨剪子勒——”;夜晚,饮一口四合院中蟋蟀的歌鸣。这里有最动人的乡音,仿佛每敲开一扇门,都有一个热心贫嘴却不让你心烦的大爷逗你开心。这胡同深巷里,有悠闲的节奏。哦,悄悄告诉你,我最喜欢的,还是那棵柳树下,带着永远播放着京剧的收音机,那个胖胖的理发师手中剪刀的声响。

但是,我噙着泪告诉你,我已经找不到这些醉人的味道了。

那些迷人的声音都快被人忘记,如今人们含着单调苦涩的声音,不在烹饪这些声音了。我也只能低声哀叹“甛碎乡心梦不得,故园无此声”了。

你看啊,物欲的火光点燃了纯澈的声音!时过境未迁,湘之西依然是我们深爱的沅水,可为何在悠扬的祈祷声中有了摇滚乐和酒吧的喧嚣?曾经爷爷卖肉的店铺前,身着苗绣的大娘端着大碗大碗的米酒,对着络绎不绝的游客微笑。皇城拆除了窄窄的胡同,修起了宽敞的马路,却换来了没日没夜的拥堵。人声鼎沸的都市、霓虹灯的吵闹打破了四九城千百年的宁静,如今的皇城已难分昼夜。你听到被推倒的胡同在哭喊,国家大剧院就建在这哭里,交响乐渐渐遮掩了京剧的悠扬。你又尝了尝这些声音,那是辛辣的是苦涩的是呛人的是忍不住嚼一口就吐到地上又使劲皱眉的声音。

你哭了,我也哭了,模糊的双眼看到很多人也哭了。我听到了那些悲伤的声音。那是迟子建终于开始怀念自己的北极村,是萧萧在台北的霓虹中怀念家乡的灯火,是刘亮程开始默默地纪念《最后的村庄》。我们一起忍受着浮躁和拜金主义的声音刺痛舌苔,也只能皱紧眉头,却在心里回想它们曾经的味道。

你抹了抹眼角的泪水,递给我一只耳机。耳机里是罗大佑的《鹿港小镇》:

“台北不是我的家

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

繁荣的都市,过渡的小镇,徘徊在文明里的人们

……

家乡的人们得到他们想要的却又失去他们拥有的”

声音的味道

喜欢听歌的我,曾有一段日子,着实对耳机着了魔。毕竟,按照很多音乐发烧友的说法,好马要配好鞍,一段美丽的音乐,自然也少不了一副好耳机去欣赏。于是,我义无返顾地跳入了耳机的“深坑”,平日里省吃俭用,用攒下的零花钱,买了不少耳机。每次买之前,我都会搜罗许多测评做细致参考;每次买之后,我又会不厌其烦地煲机,以求听到有味道的声音。

然而,除却买回第一副耳机后的那段时间,我再难感受到听歌时的激动与欣喜。我的注意力,似乎集中在音乐上,又似乎已然偏离了音乐本身。“这副耳机的鼓声也太沉闷了吧。”“这副耳机虽然低频量大,但声音太轰头了。”“唉,不行,这副耳机的人声太薄了,听杨坤的歌一点沧桑感也没有。”„„如此思索间,一首歌也往往就悄然结束了。我渴求一副好耳机,让我听出真正有味道的声音。然而,每每戴上新耳机,我的希望总会被失望取代,心中总会有几许难以名状的怅然。

这样的失落,持续到了寒假的一次出行。坐在火车上,百无聊赖的我,打算看看不久前下好的影片。翻遍背包,我只找到了一条不知名的耳塞,但可以肯定,那是个音质堪忧的街边货。不过,奈何没有带上好点的耳机,我只得戴上它开始观影。影片讲述了张家辉所饰演的落魄的昔日拳皇经努力重铸辉煌的故事,演员们精彩的演绎很快使我沉浸于故事中,忘记了自己此时正用着一副饱受鄙薄的耳塞。影片尤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张家辉为重返赛场而刻苦训练的片段。聆听着背景音乐“寂静之声”,这首广为翻唱的经典民谣,我分明从那低诉着的美丽声音中听到了勇气,坚韧与梦想,听到了我心灵深处共鸣而起的呐喊。我第一次,竟如此之深地,震撼于那声音的味道——有关信仰与希望,有关一切伟大的渺小;令我血液燃烧,令我热泪盈眶。

影片完毕,我颤抖地摘下那不起眼的耳塞,陷入沉思。狂热于耳机的我,原来不觉间早已本末倒置。对器材的过分追求,使我无心欣赏本应处于本位的音乐。一直以来,我所听到的,只是单纯的器材的声音;那毫无情感的冰冷的贫瘠之声,注定只能索然无味。然而,那背后真正有味道的真情之声,却被我的浮躁湮没得难觅踪迹。

世事亦如此般。人们在追求精神愉悦时,经常被一些无关紧要的物质诱惑吸引住目光,而偏离预定轨迹,内心逐渐为物欲和迷茫所充斥,再难体味到本初所向的精神幸福。

多么荒谬又多么真实!

所以,我们应时刻保持清醒,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摒弃一切无关的欲望。就像听音乐,倘能怀有真心倾听的崇高情感,便纵只有一副街边货耳塞又如何?拨开嘈杂的心音,自能谛听到灵魂深处的天籁,沉醉于其中浓厚而动人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