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是巴亚多
初一 散文 3214字 38人浏览 羚桃123

假如我是巴亚多.圣.罗曼

钱跃

本文用第一视角重新描写《一件事先张扬的谋杀案》中的巴多亚. 圣. 罗曼的活动,注入了作者本人的价值观念,故事内容以原著为骨,但进行了一定的想象创造。

被世俗之事深深困扰而难以平静的我,在几个月前来到了加勒比海沿岸的一个小镇。听友人说,这里景色优美、宁静舒适,倒是个修生养性的好去处。于是便欣然前去。

走在小镇的路上,脚步逐渐轻快起来,远离了大都市的喧嚣,即使是听到小贩的叫卖声,也觉得畅快淋漓。我出身名门,家境富裕,所以成天出入于富商、贵族的舞会,灯红酒绿的生活成为了日常,偶尔接触一下这样一个平淡无奇的小镇,也让我产生了如在天堂的错觉。

就是在这个小镇的集市上,我遇到了她。那天,阳光明媚,我起得比较早,决定穿着洗漱后,就去集市上找点吃的。这个小镇上的人在穿着上没有特别的讲究,所以即使我穿着这件睡衣出去,可能也不会引来非议,但是我一向对穿着很是在意,所以考虑再三,我穿上了那件肩上饰着银边的皮褡裢的大衣,系上了一条军用皮带,再没有比这套衣服穿起来更加气派的了。我照了照镜子,很是满意,推开房门,径直走向集市。我找了个小餐馆解决了早餐问题,吃的早点并不如家里厨师做的好,但是觉得很是享受。我没有直接返回住所,而是在集市上逛了起来。

大概快到了中午,我也玩得尽兴了,于是准备离开。正当我走出集市时,一个娇小的身影,吸引了我的目光,我仿佛是被魔鬼勾去了魂似的,回头看去,一动也不动。我的视野里是一个当地的女子,她穿着朴素,远不如舞会上打扮艳丽的贵族小姐,但是不知怎么地,我的视线就是离不开她,正当这时,她回眸一笑,却正巧与我痴迷的目光对视,随即一抹绯红染上了她的脸颊,她下意识的低下了自己的头。我想,我是对她一见倾心了。是的,关于男女感情之事,我大抵算是一个情场老手了,刚刚成年,就混迹贵族们的交际圈,我自信自己还是有几分魅力的,倒也有不少贵族小姐和我表白,我也曾经追求过几位女子,但是渐渐地,我发现了上层社会的虚伪,这样的感情几乎没有可以长久的,男女情感似乎是贵族生活中最为廉价的商品,如果有了愿意出更高价格的买家,是随时可能脱手的。贵族的小姐们不会做一个乖乖的小猫,今天还在我的怀抱里,也许明天就在和另一个公子哥寻欢作乐。只要我愿意,以我们家族的名望,我完全可以和一个高贵的小姐结婚,并且同时和其他的女性保持关系,然而,我深深厌恶这一点,没有理会父亲一次又一次跟我提到的婚约和相亲。正是困扰于此事,我才决定走出城市,来乡下静养。

然而,我见到了这位姑娘,她的脸上没有浓妆艳抹,没有贵族们做作的微笑,有的只是发自内心的甜美的笑容,和如同茉莉一般的娇羞体态。看到她的那一刻,我的心脏砰砰直跳,这也许就是恋爱的感觉吧,我单方面地爱上了她,这种爱慕之情,却是我此前绝没有体会到的。

回到居所,我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我思念那位少女,一刻也不能停止,只要闭上眼睛,脑子里浮现的都是她的面容。那时候,我在想,如果我能和这样一位女士结婚,即使让我在这个小镇终老一生,也是足够幸福的事了。我爱这位少女,并不仅仅是因为她美丽的面容,更是因为我从她身上看到了贵族小姐身上没有的

矜持和纯洁。这才是我想追求的女子,相比于那些热情奔放,却缺乏专一的贵族小姐来说,我喜欢的是纯洁无暇、专一且深情的女人。冷静下来想一想,由于匆忙,我甚至连那位少女的名字都没有问过,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结婚,如果她还没有嫁人,我是决心要娶她为妻的。

于是我动用了一些家族的力量,到处寻访这位女子的家庭,很快便有了着落。她叫安赫拉.维卡略,出生于一个普通家庭。知道了她家所在的具体地址,我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她家。到了她家里,接待我的是她的父母,她的父亲是一位首饰作坊的老板。

“欢迎您来我家做客,圣.罗曼先生,”老维卡略客气地说,“您来的意思我已经知道了”

“感谢您的招待。既然您知道了我的心意,我想再次向您提出请求,请把您的女儿安赫拉嫁给我吧,我一定会给她幸福”我郑重地说道。

“关于这一点我不反对,但是您突然提出要向我女儿求婚,我也没办法立刻回答您,您看,至少也得让安赫拉同意,毕竟双方都不熟悉,也不好就这么草率地决定”老维卡略委婉地推脱道,但是也没有拒绝的意思。

“这一点我也同意,但是如果她不反对这门婚事,我希望过一段时间就举行婚礼”

虽然我也觉得操之过急,但是我知道,在我家族的名气和财富的吸引之下,这一切完全没有问题。果然,不久老维卡略就同意了这门婚事。而我在与安赫拉交往的过程中发现,她似乎也不反对和我在一起,即使她现在还不喜欢我,但是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嘛。

接下来发生的事,正如人们所了解到的,在新婚之夜,我发现了这位我挚爱的,原以为纯洁无暇的少女,竟然不是处女,然而在这么长时间的交往中,我一直被蒙在鼓里。我受到了欺骗,虽然类似的欺骗在我的生活中不断地上演,但是这次我的愤怒与绝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境地。我还记得我将她从身边推开,并表示要和她解除婚姻关系时,她留下的泪水,我不知道这泪水里到底是悔恨还是悲伤,但是我已经不再希望和这个女人有任何的纠缠。我一刻也等不了了,就在婚礼结束的两个小时之后,我将她送回了她家,她的家人知道情况后,拉着我的手,向我求情,说了半天,但是我一句也听不下去,我只想尽快离开这个令我伤心的地方。

从那以后,我喝了许多酒,让别人不要来管我,甚至放话说连我父亲都不要来管我,我就这样醉倒、醒来,继续醉倒在我的房间里。我追求的一切已经破灭,为什么当我认为幸福就要来临时,却要给我这样一个结果?我希望在这样一个没有纸醉金迷生活的偏僻之地寻找到一份真正的爱情,好不容易发现了令我一见倾心的少女,但是等待我的仍然是欺骗。

当我再次清醒过来,我思索了起来。也许我这样的一种求爱的方式本身就无法获得真爱,为了得到我想要的一切,我动用了我家族的力量,用金钱和权势来购买爱情。他们看上的也是我的权力和财富,永远不会有人只看重我的自身,那么这样的爱情和我在上流社会鬼混的日子又有什么区别呢?

正当我思索之时,我仿佛听到有人在议论什么。我推开房门,询问佣人,他们告诉我,维卡略兄弟为了维护所谓的家族名誉,要去杀人,因为昨天晚上,安赫拉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告诉她的父母,夺走她纯洁的男人是一个名叫圣地亚哥. 纳赛尔的阿拉伯人。

圣地亚哥. 纳赛尔,我似乎有点印象,仿佛是婚礼上和维卡略兄弟喝酒的那

个年轻人,但是此时我对这个男人是不是夺走安赫拉纯洁的那个人已经不感兴趣了,我觉得这个人是谁并不重要,因为明明发生了这种事情,安赫拉却隐瞒实情,直到婚礼当天都没有告诉我,这才是问题的所在,她是有意要欺骗我,这不关他人的事。但是维卡略兄弟要因此杀人倒是出乎了我的意料。无论如何,我还是得去看看。

我四下打听,最后知道了两兄弟的去处,听路人描述,感觉事态有点严重。我急忙赶到纳赛尔的家门口,正撞见两兄弟把纳赛尔堵在门口。从纳赛尔迷茫的眼神里可以看出来,他是完全不之情的,想到昨天在婚礼上,纳赛尔的言语,似乎他并不像是和这件事有关联的人,也许又是安赫拉的一个谎言。突然,两兄弟举起了手里的尖刀,我这才反应到这两个人并不是在开玩笑,赶紧箭步冲上去,冲着他们叫喊。

“你们还想让这个闹剧变成什么样?快停手,杀死这个无关的男人,能解决什么问题?”

听到我的声音,这两兄弟迟疑了一下,这下四周的人也聚集到了一起,维卡略兄弟也不好继续动手了,只是抛下句狠话就离开了。

我不知道今后会发生什么,但是我做了我该做的事,至少以后不会因为这个男人被误杀而良心不安。此刻,我的心情和我当时离开大都市时一样,一刻也不愿停下离开的脚步。我自己的愚昧、傲慢与偏见,以及这个社会的腐朽,注定我无法找到属于自己的真爱。但是我也不愿意回到贵族的日常生活中,我宁愿一直漂泊,流浪在这波涛汹涌的加勒比海之上,追寻尘世之外虚幻的净土。

华东师范大学学前教育系

13级本科二班钱跃

学号 10130510260

2015年12月12日星期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