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人类生存危机报告-5
初二 散文 5522字 86人浏览 大美女ZH

5、性混乱与艾滋病的传播

勿用置疑,艾滋病做为一种性病,其主要传染途径是由混乱的性行为引起的。它是人类对自己混乱的性行为的一种承担形式,也是自然对人类性滥交的惩罚,是人类对其反道德行为的应得的恶果。哪里有性混乱,哪里就有艾滋病的泛滥,谁奉行性解放,谁就会受到艾滋病感染的威胁。艾滋病是出现在人类文明社会的一种文明病,也是人类在文明社会中,不文明行为的必然结果。科技的进步,文化的发展并没有使人类的道德水准随着社会的进步而提高,相反人类随着物质生活的提高,精神却异常空虚,道德水准极剧下降,以致在现代社会中出现许多反道德思潮和反道德行为泛滥的现象。

20世纪60年代,一些欧美国家的大学生走上街头,游行示威,罢课要求性解放,许多西方国家的政府居然也默许了大学生性解放的要求。从此,人类性文明的历史揭开了全球“新”的一页。

在性解放的旗帜下,许多国家的青少年的性实践和满足,已经绕过了婚姻的途径,性变成了男女之间的游戏。

1991年,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发表了一个令人无限感叹的报告,指出:美国10多岁的少女已有性交体验,其百分比18年来增加了一倍。尽管这个中心,向美国人提出了警告,这么早就与异性发生性行为,对于本身的健康是有危险的——容易造成不育、癌症和艾滋病。但风气一旦形成,仅靠劝说、警告是无济于事的。

在美国的大学校园中,男女同居已是家常便饭。自由组合,同吃同住,俨然一对对白头偕老的恩爱夫妻。但这只是同居而已,谁也没想到结婚、想到家庭,一旦双方没有必要再在一起,一声“再见”也就算了结了。

这种没有结果的爱情,由校园传到社会,独领风骚。同居、试婚、独居偷情等等,已经成为今天美国社会生活的潮流。整个美国,性混乱已尉然成风,性滥交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自然规律是无情的,它不分种族和肤色,不分富贵和贫贱,在艾滋病的感染面前,人人都是平等的,只要沾上这一个性传染的索链,绝大多数人难逃厄运。美国联邦疾病控制中心1991年11月的报告中估计,美国因性混乱约有4300万人患有不可治愈的性病,其中艾滋病感染者100多万例。

美国著名的职业蓝球明星,被称为“魔术手”的约翰逊就身染艾滋病。美国报刊报道:约翰逊在12年的蓝球生涯中,吃喝玩乐,挥金如土,好色成性。他曾与许多女人上过床,其中有名星、名模,还有数不清的风流女子,而且,约翰逊在与这些女子作爱时,多不用安全套,才导致他身患艾滋病的悲惨下场。在约翰逊的蓝球生涯中,这位蓝坛巨星带领他的球队战胜了一个又一个的对手,但这一次与艾滋病的较量他是输定了,也为他放荡淫邪的性行为画上了句号。

一旦染上艾滋病,怨天忧人已没有意义,无论如何都无法挽回他(她) 们的生命,等待他们的只有艾滋病病毒对肌体的侵害,以及在忍受悲惨的痛苦中结束生命。也结束了他(她) 们放荡不羁的性生活。

好莱坞是世界著名的影都,也是美国性混乱的一个缩影。那些金发碧眼,风流倜傥的人间尤物,多是世界著名的影星,他们不仅在摄像机前,演出了一幕幕人间风情剧,也把纵欲的思想传播给美国人,而且在现实生活中,他们也追求性行为的浪漫,同居、私通、婚外恋已是司空见惯。

他们不仅把性混乱搬上了电影电视,而且把性混乱融进了生活,当艾滋病传播之时,这些名星成了首当其冲的受害者。据英国《观察家报》在1992年作出的统计,美国演艺界已有30

多位名星死于艾滋病。有200多位影星身染艾滋病,正在等待死亡的审判。

据调查好莱坞影视圈内艾滋病的感染率是外界的3倍。伊莉莎白泰勒的儿媳女星爱莲吉蒂,男星法兰施尔斯,基温贺尔,《午夜快车》的主角希力·戴维斯,都死于艾滋病。

更令人担忧的是,在美国,每年感染艾滋病毒和死亡于艾滋病的人群中,青少年要占60%以上。专门研究与分析生殖与婚姻的“艾伦格麦查研究院”,在一份报告书中指出:美国15—17岁少女的性行为,表现越来越活跃。1982年这一类少女占32%,1988年已上升到38%,而那些家境富裕的白人少女占大多数。到了19岁时,未婚少女曾获得性经验的多达75%以上。据1988年调查:在接受调查的对象中,15岁性行为活跃的占1/3,16岁性活跃的占50%,17岁的占2/3,19岁占86%。而于此同时,美国青少年死于艾滋病的人数,近10年来,每隔10个月增加1倍。

美国青少年感染艾滋病毒,女性的机会大于男性。美国“全国疾病控制中心”在1990年的报告书中显示,感染艾滋病的少女已增加了67%,是男性青少年罹此绝症的2倍。

青少年是最容易接受新生事物的社会人群。国家对青少年性教育不当,使青少年性道德淡薄,女性的贞操观念丧失。电视、电影、杂志以及借助高科技手段的VCD 、网络,大量宣传各种色情思想。青少年正是性器官刚刚发育成熟的年龄,性欲往往比较强烈,这个时候,家庭、学校、社会不能正确诱导,促成了美国社会这一跨世纪的悲剧。

一个国家的希望在青少年,而作为美国这一个最后的超级大国,却把希望拱手让给艾滋病魔,美利坚民族的希望又在何方?„„

美国只是一个由性解放引起性混乱,由性混乱导致艾滋病流行的一个典型。而其它国家,只要是思想上奉行性解放的,只要性行为奉行性自由的,艾滋病就必然在那个地方流行。 因为艾滋病的传染途径只有三条:一条是性传染,一条是血液传染,另一条是母婴传染。母亲把艾滋病传染给婴儿,婴儿绝大多数在未成年以前就死去了,所以他没有把艾滋病传染给第三者的能力,所以讲母婴传染不足以引起普遍流行。引起艾滋病流行起决定性作用的是前二条途径。在一个性道德高尚的国度里,性行为只可能在婚姻内部进行,那么艾滋病就不会传染给婚姻以外的第三者。艾滋病毒既然无法摆脱婚姻的束缚,它也就无技可施,大的流行也无法形成。如下图:

艾滋病毒感染途径

而相反,如果在一个性混乱的国度里,任何形式的性传染的疾现都会蔓延,逾越婚姻的性行为为艾滋病毒冲破婚姻防线起了桥梁作用,这座桥梁是艾滋病的传播之路,

也是一个个家庭成员的死亡之路。如下图:

异性恋 同性恋

艾滋病的传播途径

性混乱是艾滋病传播的充分条件,据统计,80%艾滋病感染者匀通过性传染途径而感染。第二条引起艾滋病大规模流行的是血液途径。这里除少数属误输含艾滋病毒的血制品感染外,绝大多数是静脉注射毒品通过不洁针头而感染的。据统计,大约20%左右的艾滋病感染者是吸毒者。

要看哪个国家艾滋病的流行情况,只要看这个国家的性混乱情况和吸毒情况就足够了。艾滋病是人类丑陋行为的必然恶果,是大自然对人类丑陋行为的惩罚。哪里有性混乱和吸毒,哪里就有艾滋病。

法国人向来以风流浪漫闻名于世,因此,法国也是艾滋病的重疫区,据法国卫生部《流行病通报》周刊公布的数字,到1993年1月1日止,法国登记的艾滋病患者已达22939人,同时该刊指出,并不是所有的艾滋病患者都能得到发现,故法国的艾滋病患者实际人数在5万人左右,自艾滋病发现之日起,10多年来,法国已有12800多人死于艾滋病,因此,法国的艾滋病感染者约有40万人。

同美国一样,艾滋病总是喜欢光顾那些风流倜傥的演艺圈的名人。1993年3月8日,在法国举行的一年一度的电影学院奖——凯撒奖颁奖仪式上,他们要求政府切实关注艾滋病,关心社会婚姻解体的危害。

在每年几百万人死于艾滋病的悲惨事实面前,在这一个又一个的演艺明星殒落面前,我不禁要问,谁是这一世界悲剧的罪魁祸首。是艾滋病毒吗? 但没有人类肆无忌惮的性混乱,艾滋病作为一种性病寄何以传播。看来真正的元凶应该是我们自己,准确地讲是“性自由”思想。 欧美是资产阶级文化的发源和兴盛地区,人文主义运动最先由此开始。在近几百年中,由基督教的禁欲主义步步开禁,一直发展成为性解放的纵欲主义,是经过一漫长历史时期,人们的思想经几代人逐渐转变的。现在看来这一历史过程,便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更加可怕的极端。

文艺复兴运动以来,爱情一直是文学大师笔下的主题 ,这一对爱情的崇尚到19世纪60年代以后,已走向他的反面。美国以《花花公子》杂志为代表宣扬纵欲主义的色情文化充斥资本主义市场。电影、电视等高科技传媒为追求高额利润纷纷宣传色情内容,纵欲主义逐渐发展成为性解放,变成人们活生生的现实。就在这样性解放思潮的推动下,欧美许多国家的婚姻如同虚设。

在美国,婚外恋已成为潮流,男子背着妻子寻花问柳,心安理得,而许多美国女性,在家可以是贤妻良母,但往往在工作的地方却有一个或若干个情夫。1991年10月号《老爷》杂志调查表明,大部分美国男人认为,一个男人一生中至少要与18个女人发生关系才算“理想”,而接近半数的被调查者说,他们已经超额完成这个目标,实现了他们共同的“理想”。卢韦尔大学的一位人类性学教授卡美博士估计,在美国有1300万男女纵欲成瘾。

在法国,男子有无婚外情妇,是衡量够不够绅士风度的主要标志。在巴黎塞纳河两岸,双双打扮入时的少男少女匆匆而过;浓装艳抹的情侣在公园的条凳上呢喃私语,他们既非夫妇,凡于这个性关系网连结的人都有传染艾滋病的可能

亦非恋人,在追求片刻的欢娱之后就各奔东西。

在瑞典,女生如果怀了孕,社会上没歧视,学校还派医护人员特别照顾她。她如果愿意和那个暗结珠胎的男人结婚,大家自然会伸出同情之手共操喜事。如果她另有新欢,也无人斥责。 1991年8月荷兰国会以大多数赞成通过一项新法例,性行为的限制年龄由16岁降至12岁,即是说,男女只要满了12岁,发生性关系就能得到法律保护,这无异于鼓励青少年大胆滥交。

与此同时,美国、日本、法国、德国等发达国家的独身族队伍也在不断扩大。在这些独身族中,大多数并非独善其身的真君子,而是摆脱婚姻家庭,可以无拘无束进行性行为的风流鬼。性解放已使现在家庭走向危机,而由性解放传播的艾滋病更让整个人类陷入危难的境地。 对艾滋病的传播起推动作用另一因素就是娼妓业的发展。在欧美资本主义社会,是有钱人的天堂,无钱人的地狱。由于资本主义各种经济现象的发生,许多企业破产,员工失业,庞大的失业人群为生活需要,有许多加入娼妓的行列。

在德国、法国、荷兰、瑞典等国娼妓都是合法职业,而英国、俄罗斯等国则禁止娼妓。在美国除内华达州以外,娼妓并不合法。但为数众多的按摩院、酒吧、夜总会大部分均提供色情服务,而买淫在这个性混乱的国度已成事实,法不责众,娼妓的合法与否已失去意义。 在英国大约有200多万人加入娼妓工会,以买淫为生,至于没有入会的散兵游勇,则远远超过此数。在娼妓未取得合法的国家,娼妓业尚如此发达,而娼妓合法的国家就不言而喻了。 为了各种目的,卖淫也好,同居也罢,形势严重的性混乱无疑为艾滋病的传播提供了温床,艾滋如借东风滋意漫延。到1993年上半时,欧洲艾滋病患者10万人,艾滋病毒感染者约80—100万人,而美国艾滋病感染者达100多万。

享片刻欢乐,欧美人付出的代价是惨重的。性解放运动刚刚兴起,艾滋病却为他敲响了丧钟,看来“上帝”是绝不允许这种不道德的行为在地球上盛行。人们在悲痛之余应重新审视传统道德的意义,对性行为界线应有重新的认识,

至古以来婚姻是性爱的界线,现在看来,婚姻对性爱的约束更显得重要,传统的性道德越来越显出它对人类的巨大作用。

由于资产阶级的侵略和殖民统治,资产阶级文化也对世界其它国家产生深远的影响,资产阶级的个性解放和性自由思想也深深影响着世界人民,因此,在拉丁美洲、非洲和亚洲等地区,艾滋病的传染形势依然很严峻。

巴西是拉丁美洲的最大的一个国家,一年一度的狂欢节,还有嘉华年,男男女女如醉如狂,身着性感衣裳的女郎肆无忌惮地向狂欢的人群送飞吻,或与一见倾心的意中人勾腰搭肩,做出各种不可思议的动作,以引人一顾。在此期间的圣保罗、里约热内卢及巴西利亚,日日夜夜,狂欢的男女演出一幕幕艳丽的风流剧,每年吸引着来自世界的游客。其中不乏来自美国的艾滋病毒携带者,游客把艾滋病传染给巴西人,巴西人之间又互相传播。1983年巴西仅发现8例艾滋病人,1996年巴西约有30万人患上艾滋病,感染人数达100万以上。

拉美的其它国家均同巴西一样,形势十分严峻,再加之南美是世界毒品的主要生产基地之一,吸毒促使的卖淫和不洁针头注射毒品更使拉美的艾滋病传染形势火上浇油。

在亚洲,泰国是艾滋病的重灾区,也是艾滋病的传染地。泰国是一个旅游业发达的国家,娼妓业也相当繁盛,泰国约50万女子常年卖淫,泰国已婚男子平均每月嫖妓2次。

但由于开办商业妓院是一项获利甚高的产业,妓院吸引来了无数身带美元的游客,使旅游业成了创汇支柱产业。除此之外,政治家、地方警察以及黑社会都捶手妓业而获巨利,所以禁娼在泰国已失去可能。加之泰国北部的“金三角”毒品生产区,使吸毒在泰国泛滥,同时也促使了艾滋病传播。总人口4400万的泰国在1998年艾滋病感染者已达162万。更为可怕的是泰国发达的旅游业通过游客把艾滋病不断向亚洲的日本、韩国、香港、台湾等地传播。 印度是亚洲艾滋病的又一重灾区。据《先锋报》在1993年1月23日报道,仅孟买市就有

100万娼妓,而印度的娼妓在600—800万之间,如此繁盛的卖淫嫖娼迅速传播着艾滋病,其感染人数高达200万人,并且在成倍增长。

非洲据研究可能是艾滋病的发源地,由于混乱的性关系,艾滋病感染者达800多万,位于非洲中部的乌干达50%的人口感染艾滋病,亡种灭国已是为时不远的事。

耸人听闻的事实告诫人们,应重新审视传统的性道德。昔日“杯水”主义者曾认为性行为象喝一杯水一样简单,但他们今天方知这是一杯有毒的水。

艾滋病给人类造成如此巨大的灾难,并非天灾,实乃人祸。象战争一样,是人类自己造成的,一日性混乱不止,一日艾滋病传染就不会停止。控制艾滋病的传染是每一个人对自己也是对人类应尽的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