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西城一模作文
初一 日记 9749字 385人浏览 baby海欧

“无我”还是“有我”

人的一生不免面对“无我”还是“有我”的拷问,但我会选择“无我”。

“我”的强化便是“有我”,是一种以自我为中心的自私;“我”的淡化便是“无我”和“忘我”,是一种“舍小我”的无私。我认为我们则要学着去探寻“无我”的境界,可以使我们摆脱怠惰、浮躁、自私将自己投身于某个领域。

舍小为大的“无我”精神如春风般滋润大地,给世界带来希望。“无我”的无私带给别人帮助,美化自己心灵。周总理舍小我将自己投身于中国的民族事业中,造福千千万万的中国人民,自己却倒在自己日日夜夜工作的案台上。董存瑞、黄继光舍小我将生命播撒在中国大地上,保卫亿万华夏儿女,自己却长眠于土地中。菊美多吉——甘孜州道孚县瓦日乡原党委副书记、乡长,舍“小我”将精力全部放在四川人民的生活上,解决学生的读书问题、村中人们的就业问题,自己却因脑瘤未及时救治而结束年仅三十三岁的生命。是“无我”的精神让他们将注意力放在他们的毕生信仰上,让他们忘记自己的利益,以他人的担忧为担忧,以他人的幸福为幸福。

舍小为大的“无我”精神如太阳般照亮世界,给人们带来生的希望。还记得2008年5月12日那场大地震吗?还记得那一抹抹绿色吗?人民解放军用生命与死神做抗争,争夺最佳的72小时营救时间,在死亡线上“忘我”地抢夺一条条鲜活的生命。他们早已忘记自己的伤痛,忘记自己体力的透支,忘记自己的安危,当余震来临时他们不愿意躲闪,挣脱众人高喊着“让我再救一个人吧!”,那种“无我”的精神给了多少汶川人生的希望,给了多少人灾难后重新站起来的信心。

不断强化“我”的人是自私的,应该遭到唾弃。近期故宫太和殿前的铸铁香炉上刻着“梁齐齐到此一游”的字迹,这种将“自我”快乐建立在损害别人、损害子孙利益基础上的行为是多么卑鄙!这种“自我”的人难道不应该接受道德和舆论的惩罚吗?

“我”是一个在地图上难以确定坐标的单位,“我”这个词太狭隘,我们倒不妨将“我”融在中国的土地上,以“无我”的精神置身于社会之中。许多人死后将自己的墓地建得宏伟炫丽,试图将“我”以这种形式留给世人,可对于这个世界他的“自我”还是渺小的,在历史的长河中会逐渐被人遗忘的。所以我们应该以“无我”的精神去奉献,去帮助别人,实现精神的常驻和永存。

“无我”还是“有我”

无穷的远方,无尽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鲁迅

在文化传统中,我们似乎将“我”的重量略去了。我们夸人要用“忘我”,凡立一个议论,必要以“家族”、“集体”为先,发表一个讲话,若不用一些“大家”、“我们”之类的主语,便觉得浑身不舒坦,总有会被人指责自大的预感。

但这种“我们要如何”、“大家要如何”、“集体要如何”的言论,与“别人要如何”有什么分别?我们总在以为自己轻如鸿毛,垃圾分类节约用水,一个人做与不做,有什么分别?

鲁迅先生恨得牙痒痒的“看客”,在我看竟全是想着“我的力量什么也无法改变” 的人。 因此我想,在“无我”与“有我”的选择中,代表者“自我的强大”的“有我”,更应该是我们人生的基调。

就个人来说,“有我”是一种自尊与自信,是对自己能力的肯定;对社会、国家与世界,“有我”是一种担当。

乔布斯已经故去一年有余,其言犹在耳,凯撒更有“我来,我看,我征服”的名言,汪峰的诘问不仅宣示着他的态度,更惊醒了千千万万个自我„„有我的意义不言自明。

上升一步讲,“有我”难道不是个我唯一性的代表?在哲学的高度,被反复探询的不正是“有我”二字?卡夫卡难道没有给我们明晰的答案?K 先生没有姓名没有履历没有人生经历没有感情生活——即便有也无足轻重,在他和所有人都认同的“自我轻如鸿毛”的观点下,他莫名被判有罪,便努力寻找自己的罪证,又或者为了一个荒诞的理由与无穷无尽的政府机构搏斗,永远没有终结。

《1984》的警钟不也时时响在耳边?如果所有人都只是国家机器上的齿轮,所有人都丧失自我,无从改变,无从发展,无处逃生,世界与我无关,我与世界无关,自我淡化至斑驳的影子与依稀的梦境„„有多可怕?

近来总听到“中国梦”三字——我喜爱“梦”这个字眼儿,更喜欢它“每个人的”这样的形容——一切都以“我”为开始,不再是国家的GDP 或CPI 或什么什么说了也不明白的指数,而是我,我想有什么样的生活,我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千千万万个独特的,又有着同样的昂扬的梦想,属于“我”的梦想,属于“我”的行动,属于“我”的责任,才能成为腾飞的翅膀。

“文官入朝安天下,武官上马定乾坤”,这样事不关己的“盛世清平”,不如不要。我更愿这样说:

无穷的远方,无尽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无我”还是“有我”

人生在世,张口闭口,我们总是围绕着 “我”这个字展开的。于是我们常常会产生这样的疑问:是“无我”还是“有我”,是淡化自我,还是强化自我?台湾作家刘继荣的女儿因乐观幽默、热心助人被深受同学欣赏。有人调侃她说,她快成为英雄了,她却坚定地说:“我想成为坐在路边鼓掌的人”。这是一种对自我的淡泊,是一种谦卑与奉献。试想人人都以自我为中心,争着做英雄,成焦点,博眼球,人与人间是否仍有平等的交流和关爱?人类还能否在自私自我的风气下进步?因此,淡化自我才是对人生价值的真正体现。

自古以来,便有“抛砖引玉”、“蓬荜生辉”这样的谦词,用以淡化自我,强化他人。莫言在荣获诺贝尔奖后平淡谦虚地说,自己与在讲台上被鲜花簇拥着的那个“得奖人”是剥离开

的。面对荣誉和名利,他以旁观者的角度看待成功,淡化自我满足感,才能做到戒骄戒躁,继往开来。相比之下,孙杨在取得奥运冠军后狂妄地强调自我,认为自己的技术水平十分高超,甚至变得与师傅关系不和。这种强化自我引发的骄傲感将他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一个人若以自我为中心,很难在社会立足,有所成就。只有以“无我”这一种谦虚态度看待人生,才能获得长久成功。

无论是“最美司机”吴斌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仍心系乘客,用生命换来一车人的安全,还是“最美教师”在车撞来时纵身一跃,用自己的身体保护了学生,这都是一种“无我”之美的体现。正如一则寓言所说,如果人人都自私地偷偷地用一勺清水换走池中的牛奶,第二天全镇的人都会发现,原本的一池牛奶竟变成了满是清水的池塘。“奉献”是亘古不变的话题。唯有心系他人淡化自我,肯做“在路边鼓掌的人”,奉献自己,社会才会进步。“无我”是一种奉献精神。

爱因斯坦将“相对论”的手稿拍卖所筹来的钱,全部奉献出用于反法西斯战争,自己却一直节俭朴素;南丁格尔出身名门,本可远离战乱,却牺牲自我深入战争前线救死扶伤。无数伟人淡化自己这个“小我”,突出世界这个“大我”,身负世界和平的重任,才换来光明的今天。“无我”是一种社会责任感,惩恶扬善,推动时代进步与发展。

我并不反对“有我”,因为脱离自我意识,人的存在没有价值。但“无我”是一种谦虚的态度、奉献精神和责任感,是时代发展的动力。因此,让我们适当淡化“自我”,做一个“在路边鼓掌的人”。

“无我”还是“有我”

人的一生不免面对“无我”还是“有我”的拷问,但我会选择“无我”。

“我”的强化便是“有我”,是一种以自我为中心的自私;“我”的淡化便是“无我”和“忘我”,是一种“舍小我”的无私。我认为我们则要学着去探寻“无我”的境界,可以使我们摆脱怠惰、浮躁、自私将自己投身于某个领域。

舍小为大的“无我”精神如春风般滋润大地,给世界带来希望。“无我”的无私带给别人帮助,美化自己心灵。周总理舍小我将自己投身于中国的民族事业中,造福千千万万的中国人民,自己却倒在自己日日夜夜工作的案台上。董存瑞、黄继光舍小我将生命播撒在中国大地上,保卫亿万华夏儿女,自己却长眠于土地中。菊美多吉——甘孜州道孚县瓦日乡原党委副书记、乡长,舍“小我”将精力全部放在四川人民的生活上,解决学生的读书问题、村中人们的就业问题,自己却因脑瘤未及时救治而结束年仅三十三岁的生命。是“无我”的精神让他们将注意力放在他们的毕生信仰上,让他们忘记自己的利益,以他人的担忧为担忧,以他人的幸福为幸福。

舍小为大的“无我”精神如太阳般照亮世界,给人们带来生的希望。还记得2008年5月12日那场大地震吗?还记得那一抹抹绿色吗?人民解放军用生命与死神做抗争,争夺最佳

的72小时营救时间,在死亡线上“忘我”地抢夺一条条鲜活的生命。他们早已忘记自己的伤痛,忘记自己体力的透支,忘记自己的安危,当余震来临时他们不愿意躲闪,挣脱众人高喊着“让我再救一个人吧!”,那种“无我”的精神给了多少汶川人生的希望,给了多少人灾难后重新站起来的信心。

不断强化“我”的人是自私的,应该遭到唾弃。近期故宫太和殿前的铸铁香炉上刻着“梁齐齐到此一游”的字迹,这种将“自我”快乐建立在损害别人、损害子孙利益基础上的行为是多么卑鄙!这种“自我”的人难道不应该接受道德和舆论的惩罚吗?

“我”是一个在地图上难以确定坐标的单位,“我”这个词太狭隘,我们倒不妨将“我”融在中国的土地上,以“无我”的精神置身于社会之中。许多人死后将自己的墓地建得宏伟炫丽,试图将“我”以这种形式留给世人,可对于这个世界他的“自我”还是渺小的,在历史的长河中会逐渐被人遗忘的。所以我们应该以“无我”的精神去奉献,去帮助别人,实现精神的常驻和永存。

“无我”还是“有我”

道教将人称作“倮虫”,即“没有毛的光秃秃的虫子”,十分形象。人因两条腿走路,两只手做事而自觉高万物一等;其中聪明者更因经纶满腹而自觉胜万人一筹。可天地这样广阔,谁知高高在上的人类不会是飞禽走兽眼中的一条“可怜虫”?

我想人类之所以能以征服者的姿态存在于自然界中,不是一个“我”的功劳,而是整个物种的力量,也就是“无我”的力量。

陈眉公言:“何谓独乐乐?无事此静坐,一日是两日。何谓与人乐乐?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何谓众乐乐?此中空洞原无物,何止容卿数百人。”只有“我”时,虽逍遥自在,难免虚度光阴;“有人”时,须臾可得真言;当入“无我”之境,便能虚怀若谷,海纳百川。

做人做事做学问,都是这个道理。

一条倮虫太脆弱,因而会有倮虫们的互相帮扶。于是,你会看到她将学生推离危险,自己却埋身于车轮之下;你会看到她唱着歌儿,捐出器官,留下纯洁美好的灵魂;你会看到他捧着骨灰罐里的思念,“身骑白马走三关,改换素衣回中原”„„他们是“无我”的人,他们的“我”都融入了社会的“大我”中。

做学问更需无我之境。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南怀瑾解,这个“朋”并非现实生活中的朋友,而是学问。一个人有无学问,不在他的知识有多广博,而看他能否始终带着一颗谦恭的心,从身边解悟真知。求学问,最看重的就是以无我为乐。苏格拉底什么都不知道,但他是最睿智的人,因为他摒弃人生来就难以摆脱的“有我”的虚荣心,行走在大街小巷,学而时习之,随时随地拾取智慧的果实。

“无我”并非“失我”。“倮虫”虽是“裸虫”,但仍是一个个体。世界之所以丰富多彩,也是因为个体的缤纷斑斓。“无我”是以自我进入世界,从而让世界进入自我,两相调和。只

有保存鲜明的主观意识,多加思考,才能避免迷失在斑斓的色彩洪流中。

“无我”还是“有我”,这不矛盾。浩瀚宇宙中,我们不过渺小一粟,只有与天地共融,方能使精神永留。在那时,我即是世界,世界即是我。

“无我”还是“有我”

暑气渐退的夏夜,我独自一人,驾一叶扁舟,泛舟于忘川之上,缓缓驶向一片无边的花海„„不绝如缕的洞箫声悠悠传来,萦绕在耳际,躁动的思绪一丝一丝变得清凉。

曾经年少气盛,愿把青春的微光都变作花火,绽放在天空,让全世界看见,在每一条道路上拼命奔跑,常常摔得遍体鳞伤,却任凭那些伤口慢慢生长成最坚强的地方。只要我想去的地方,全世界要为我让路。就那么固执地,做自己的大英雄,纵使掌声沉寂,依旧一意孤行。因为我知道,人不会永远活在掌声里。

将来的我,一定会感谢今天拼命努力的自己。在我的领地,我强化自己,做自己的国王。我不放弃一次绝地逢生的机会,不给任何敌人可乘之机,这是对生命负责,让青春无悔。

后来,我亦学会与鱼虾为友,麋鹿为伴。去呼吸大海上吹来的带着苦涩味道的风,吹乱的发丝在肆意飞扬„„学会了捧一本书,在午后的阳光下伴着咖啡的香气细细品味,学会了等待,学会了期许。

不再那么看重自己,于是也不再那么怜惜自己。所有的日子,都来吧,都来吧!让我能如歌地前行。

“你要成为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 村上说,“不准情绪化,不准偷偷想念,不准回头看。去过自己另外的生活。你要听话,不是所有的鱼都会生活在同一片海里。”

那么我,就甘于渐渐变淡,淡到可以消失在背景里。就像席慕容诗中的那样,我愿意长成为一株,静默的树,就是在如水的月夜里,也不发一言。

微光亦亮,纵然不是耀眼的焰火,亦足以温暖一片嫩叶。只要有一颗柔软而透明的心,就足以感知花开花落,岁月静好。

周国平曾写道“你不会再去嘲笑和伤害别人,因为你知道,其实别人只是附在另一躯体上的最敏感的自己。”

是的,小草是我,大地是我,世界亦是我。融入背景的我还是会用花火去点亮天空,而成长,也让我能更坦然地欣赏世界,走向消逝„„

总想轻吟田维的那句隽语,我愿化为春风,化为雨露,从此这世上便不再有我,却又无处不是我„„

“无我”还是“有我”

一夜月明星稀,有两人在亭中对饮,举杯相碰,好不痛快。其中一人已是微醉,摇晃着酒杯吟道:“浩浩乎如冯虚御风,遗世独立,羽化登仙„„”另一人举杯相陪,“苏兄好意境,能够乘风遨游天际,摆脱束缚,物我皆忘,”

听到此话,苏轼却更显满面怅然,“说什么能够无我,这且做自我安慰,排解心中苦闷罢了。我官海沉浮多年,一心只为报国安民。无奈却受到同僚排挤。”那人听后点了点头道,“苏兄此言不错,我们为官,皆不为名利,都是希望能一展胸中抱负。你我都想要通过自身的力量,来改变这世道。”

那人顿了顿,又喝下一杯酒,“不说也罢。我也十分敬佩苏兄的豁达,失意之后并不一味悲观,转而追求超然忘我的人生境界。枉我担了虚名,后世将你我二人并成为‘苏辛’,我一生上下求索,今日你我共饮,我才体会到这明月松风的怡然之乐。”

苏轼道,“我曾在赤壁之下泛舟畅游,那夜清风徐来,两岸秀丽风光令人心旷神怡。我仿佛已与自然融为一体,在天地中遨游,内心超脱而宁静。”一阵静寂后,苏子感慨道,“文人政客寄情山水,只因内心的失意落寞,我们哪个人的初衷是这山水美景。如此淡化自我,藏身于山水间,实在是无奈之举。”

辛弃疾长叹一声,“可惜心中有所牵挂,终是不能做到真正的逍遥无我。如此说来,前几日我遇到一人,他的作为向我诠释了另一番‘无我’的境界。此人面容憔悴,但神色坚定,口中吟道‘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福祸避趋之’。看来此人是你我后辈中满心报国之人。”

苏轼听此十分开怀,“此人不计较个人利益安危,只图为国家为百姓谋福祉。如此淡化自身,融入于整个社会国家中,才是真正的无我啊!后辈之中有这般心怀天下之人,我心甚慰!”

辛弃疾亦是举杯相邀到,“自古往今,无数先人后辈,加上你我二人,都愿能实现自身理想,强化自我对于社会的作用,虽然结果各异,成功抑或失败,归隐或是不解奋斗。寄情山水还是心系百姓的无我,这都是我们努力追求后的结果,无悔于己心,无愧于天地。来,你我共饮此杯!”

明月高悬,清风拂过,两人举杯畅饮。

“无我”还是“有我”

自我,是每个人开始认识世界的原点。从这“我”延伸开去,才有了大千世界,才有了喜怒哀乐。康德曾说:“每个人第一次说出‘我’字时,内心就生出了人生中第一道光明。”或许,正是这道光明,照亮了我们前进的路。

然而,对自我的过分强调,会造成偏执,会阻碍人前进的脚步。当一个人作出判断时,如果总是计较自己的宠辱得失,总是觉得事事与自己利害攸关,他就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最终,“自我”会成为阻碍自己的羁绊。

“有我之境”固然是每个人成长的原点,但忘掉个人的宠辱得失,步入“无我”之境,才

能走向更为高远辽阔的境界,成就更加辉煌壮丽的人生。抛开一己之私,徜徉于广阔的天地,一个无限宽广的世界才能向你渐渐打开。

历史固然会记住“犬儒”们的奇思妙想,但更会敬仰苏格拉底与天地精神相往来时言谈之中所渗透的大无畏精神;也许人们会为柳永缠绵的词句和细腻的个人情感所感动,但他的作品永远也不会像张孝祥那句“尽吸西江,细酌北斗,万象为宾客”那样带给人心灵的震撼;当今一些细腻多情的写手固然会赢得读者一时的喝彩,可他们永远也不可能像那个“把全人类的苦难当作我的苦难”的陀思妥耶夫斯基那样,用深邃的笔触带给人内心强烈的震撼。他们都有着过人的智慧,但前者与后者之间之所以高下立判,就在于前者没能走出自己狭小的天地,后者却抛开了“自我”,与天地精神,与全人类站在了一起。后者的世界,远比前者的宽广。

一个只顾自己地位与权势的人也许会成为政客,但他若不抛弃个人得失,就永远也不能称为政治家;一个只顾自己挣钱的人会因财富为人所艳羡,但他若不秉承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就永远也不能称为企业家。然而,人们却热衷于为自己争取更多机会更多财富,在追名逐利之时忘记了这狭小的自我之外还有更为广阔的天空。

曾培育出众多杰出人士的无锡钱氏有一句家训“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必谋之。”这句话告诉后人,不要因为自己的得失焦虑,要走向无我之境,为全社会、全人类谋利益。忘掉自己,心怀天下,把目光投向更高更远的地方,你才能飞向那雄奇壮阔的彼岸。

“无我”还是“有我”

无穷的远方,无尽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鲁迅

在文化传统中,我们似乎将“我”的重量略去了。我们夸人要用“忘我”,凡立一个议论,必要以“家族”、“集体”为先,发表一个讲话,若不用一些“大家”、“我们”之类的主语,便觉得浑身不舒坦,总有会被人指责自大的预感。

但这种“我们要如何”、“大家要如何”、“集体要如何”的言论,与“别人要如何”有什么分别?我们总在以为自己轻如鸿毛,垃圾分类节约用水,一个人做与不做,有什么分别?

鲁迅先生恨得牙痒痒的“看客”,在我看竟全是想着“我的力量什么也无法改变” 的人。 因此我想,在“无我”与“有我”的选择中,代表者“自我的强大”的“有我”,更应该是我们人生的基调。

就个人来说,“有我”是一种自尊与自信,是对自己能力的肯定;对社会、国家与世界,“有我”是一种担当。

乔布斯已经故去一年有余,其言犹在耳,凯撒更有“我来,我看,我征服”的名言,汪峰的诘问不仅宣示着他的态度,更惊醒了千千万万个自我„„有我的意义不言自明。

上升一步讲,“有我”难道不是个我唯一性的代表?在哲学的高度,被反复探询的不正是“有我”二字?卡夫卡难道没有给我们明晰的答案?K 先生没有姓名没有履历没有人生经历没有感情生活——即便有也无足轻重,在他和所有人都认同的“自我轻如鸿毛”的观点下,他莫

名被判有罪,便努力寻找自己的罪证,又或者为了一个荒诞的理由与无穷无尽的政府机构搏斗,永远没有终结。

《1984》的警钟不也时时响在耳边?如果所有人都只是国家机器上的齿轮,所有人都丧失自我,无从改变,无从发展,无处逃生,世界与我无关,我与世界无关,自我淡化至斑驳的影子与依稀的梦境„„有多可怕?

近来总听到“中国梦”三字——我喜爱“梦”这个字眼儿,更喜欢它“每个人的”这样的形容——一切都以“我”为开始,不再是国家的GDP 或CPI 或什么什么说了也不明白的指数,而是我,我想有什么样的生活,我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千千万万个独特的,又有着同样的昂扬的梦想,属于“我”的梦想,属于“我”的行动,属于“我”的责任,才能成为腾飞的翅膀。

“文官入朝安天下,武官上马定乾坤”,这样事不关己的“盛世清平”,不如不要。我更愿这样说:

无穷的远方,无尽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无我”还是“有我”

人生在世,张口闭口,我们总是围绕着 “我”这个字展开的。于是我们常常会产生这样的疑问:是“无我”还是“有我”,是淡化自我,还是强化自我?台湾作家刘继荣的女儿因乐观幽默、热心助人被深受同学欣赏。有人调侃她说,她快成为英雄了,她却坚定地说:“我想成为坐在路边鼓掌的人”。这是一种对自我的淡泊,是一种谦卑与奉献。试想人人都以自我为中心,争着做英雄,成焦点,博眼球,人与人间是否仍有平等的交流和关爱?人类还能否在自私自我的风气下进步?因此,淡化自我才是对人生价值的真正体现。

自古以来,便有“抛砖引玉”、“蓬荜生辉”这样的谦词,用以淡化自我,强化他人。莫言在荣获诺贝尔奖后平淡谦虚地说,自己与在讲台上被鲜花簇拥着的那个“得奖人”是剥离开的。面对荣誉和名利,他以旁观者的角度看待成功,淡化自我满足感,才能做到戒骄戒躁,继往开来。相比之下,孙杨在取得奥运冠军后狂妄地强调自我,认为自己的技术水平十分高超,甚至变得与师傅关系不和。这种强化自我引发的骄傲感将他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一个人若以自我为中心,很难在社会立足,有所成就。只有以“无我”这一种谦虚态度看待人生,才能获得长久成功。

无论是“最美司机”吴斌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仍心系乘客,用生命换来一车人的安全,还是“最美教师”在车撞来时纵身一跃,用自己的身体保护了学生,这都是一种“无我”之美的体现。正如一则寓言所说,如果人人都自私地偷偷地用一勺清水换走池中的牛奶,第二天全镇的人都会发现,原本的一池牛奶竟变成了满是清水的池塘。“奉献”是亘古不变的话题。唯有心系他人淡化自我,肯做“在路边鼓掌的人”,奉献自己,社会才会进步。“无我”是一种奉献精神。

爱因斯坦将“相对论”的手稿拍卖所筹来的钱,全部奉献出用于反法西斯战争,自己却

一直节俭朴素;南丁格尔出身名门,本可远离战乱,却牺牲自我深入战争前线救死扶伤。无数伟人淡化自己这个“小我”,突出世界这个“大我”,身负世界和平的重任,才换来光明的今天。“无我”是一种社会责任感,惩恶扬善,推动时代进步与发展。

我并不反对“有我”,因为脱离自我意识,人的存在没有价值。但“无我”是一种谦虚的态度、奉献精神和责任感,是时代发展的动力。因此,让我们适当淡化“自我”,做一个“在路边鼓掌的人”。

“无我”还是“有我”

人的一生不免面对“无我”还是“有我”的拷问,但我会选择“无我”。

“我”的强化便是“有我”,是一种以自我为中心的自私;“我”的淡化便是“无我”和“忘我”,是一种“舍小我”的无私。我认为我们则要学着去探寻“无我”的境界,可以使我们摆脱怠惰、浮躁、自私将自己投身于某个领域。

舍小为大的“无我”精神如春风般滋润大地,给世界带来希望。“无我”的无私带给别人帮助,美化自己心灵。周总理舍小我将自己投身于中国的民族事业中,造福千千万万的中国人民,自己却倒在自己日日夜夜工作的案台上。董存瑞、黄继光舍小我将生命播撒在中国大地上,保卫亿万华夏儿女,自己却长眠于土地中。菊美多吉——甘孜州道孚县瓦日乡原党委副书记、乡长,舍“小我”将精力全部放在四川人民的生活上,解决学生的读书问题、村中人们的就业问题,自己却因脑瘤未及时救治而结束年仅三十三岁的生命。是“无我”的精神让他们将注意力放在他们的毕生信仰上,让他们忘记自己的利益,以他人的担忧为担忧,以他人的幸福为幸福。

舍小为大的“无我”精神如太阳般照亮世界,给人们带来生的希望。还记得2008年5月12日那场大地震吗?还记得那一抹抹绿色吗?人民解放军用生命与死神做抗争,争夺最佳的72小时营救时间,在死亡线上“忘我”地抢夺一条条鲜活的生命。他们早已忘记自己的伤痛,忘记自己体力的透支,忘记自己的安危,当余震来临时他们不愿意躲闪,挣脱众人高喊着“让我再救一个人吧!”,那种“无我”的精神给了多少汶川人生的希望,给了多少人灾难后重新站起来的信心。

不断强化“我”的人是自私的,应该遭到唾弃。近期故宫太和殿前的铸铁香炉上刻着“梁齐齐到此一游”的字迹,这种将“自我”快乐建立在损害别人、损害子孙利益基础上的行为是多么卑鄙!这种“自我”的人难道不应该接受道德和舆论的惩罚吗?

“我”是一个在地图上难以确定坐标的单位,“我”这个词太狭隘,我们倒不妨将“我”融在中国的土地上,以“无我”的精神置身于社会之中。许多人死后将自己的墓地建得宏伟炫丽,试图将“我”以这种形式留给世人,可对于这个世界他的“自我”还是渺小的,在历史的长河中会逐渐被人遗忘的。所以我们应该以“无我”的精神去奉献,去帮助别人,实现精神的常驻和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