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固执或许不是件坏事
六年级 记叙文 8字 305人浏览 昊941019

毕业以来,就这么一直过着,时而抱怨、时而颓废、时而反思但都没有真真正正梳理一下生活,看看这些到底是不是当初想的那番模样。

记得临近毕业那会,还满怀憧憬的计划着毕业旅行,还满是期待的策划以后出来生活的美好画面,还幻想着工作的时候旁边坐着一个极品美男,并且还会有一个帅气的boss 会在特定的时期组织一场集体出游(天杀的双鱼座幻想狂)!

爱幻想的姑娘运气总是很差,掉下来的时候脸先着地!

从没走出象牙塔的那天起,我就被找工作时候遇到的尖兵利器所摧毁。从小到大没有什么特长,也没有多少智商,并且没受到过谁的偏爱,也没得过多少奖,唯一得过的奖好像是初一那年的作文比赛一等奖,在数理化独霸天下的学生生涯里,这个奖除了让我能多几本资料题外,也没有任何意义,想了下奖品至今也没有拿到。

因此,我这种扔在人堆里无论是外在还是内在都不会被发现。所以,我固执的认为,除了本行,我什么都干不了,也不想干,说直白点其实是没自信。

但一开始,老本行不像我认定它那样也认定我,或许它是在考验我。

在我固执的往这个行业死钻的过程中,有个河南的男人看了我说感觉我不合适,呵呵可能是我面象不好; 有个年轻有位的少年在面试的时候让我根据材料也一篇东西,写完姑娘我以为我以后从事的是新闻采写,结果少年告诉我次日可以来上班,未来的主要工作是写内衣广告,对,就是bra! 当时我就泪奔了,尼玛招的不是新闻采编吗,怎么就成bra 了‼还说我肯定很了解,再查查资料就可以了。没错,姑娘我是天天穿,但我没有研究过怎么让老公给老婆买 bra以及老公买的好处,我一个单身姑娘研究这也不好吧。

奇葩吧,当时身边那几个善良的姑娘都劝我放弃,说这行挣不到钱,还累成狗,还高死亡率。

但是,固执的我再一次接到电话又去了。对方说面试约在网吧,我当时就想,妈的,骗子,我就睡去了。一觉醒来,对方又打了个电话,说地点改在他们单位附近,当时求职心切,什么也没问,就去了。到了才发现是个咖啡厅,进去后了解到对方老色逼还抠,看完简历天马行空了一番,说还想找个主持人,我就把思姐的照片给人看了,那老货眼睛都直了,后面我就尽快溜走了。走的时候,老货说,这雪碧你拿着喝了吧,浪费的! 我勒个大擦擦!

如果说上面的我还能扛住,那下面的,我觉得对我来说是毁掉一个梦,是侮辱。

这事后,我隔了几天又去了,面试那单位名字老霸气了,国企下的媒体,感觉应该很牛逼。面试的时候,我吓尿了,在一个小巷子里面的小宾馆。当时我想,人就在这面试,估计觉得方便。擦,进去之后才知道,人在这办公,一个胡子拉碴的师傅,办公室乱的一点都不比崔大个的桌子差。胡子把我的简历看完说,一个月 500转正850,五险一金扣200多,朝九晚五,双休,你觉得合适明天来这上班。乱糟糟的只有一个胡子师傅的办公室,每个月600块,我脑子里瞬间与我曾经的幻想对比了一番,然后起身和胡子温柔的say goodbye.

回去之后,我愤怒的把这件事情像个笑话一样讲给身边每个人听。其实,那一刻,我心在流泪,那什么在滴血。我之前对这个行业的固执也瞬间瓦解,坍塌。

这只是那两个月找工作时面试的一部分。大家可能觉得我眼高手低,太过挑剔,850总比没有强。对,没错,可能850的新闻民工多的是,250的也可能不少。可能真的是我太过挑剔,我无法接受的不但是没有达到西安最低工资的薪水,更是那脏乱差的办公室,和那位师傅对我这种刚毕业大学生的不屑态度。

不是我高傲的觉得大学生有什么了不起,我只是觉得在我尊重你的时候请你尊重我,既然是面试,是不是应该先把您那烟掐掉,说话的时候不要老发短信。

不知道从哪个年代起,知识分子成了贬义词,大学生也用来骂人啦。

这个时代崇尚的再也不是单纯的用努力、智慧、信仰得到的成功。也对,我们没有信仰,只有偶像,什么欧巴、欧尼、思密达、巴扎嘿

前些天看了片文章,讲的是邓文迪在宴会上故意给他前老公泼了一身酒,然后去擦干的时候两个人侃侃而谈,最后她有了加拿大绿卡,成了富太,有了无数的money 。

知道现在的女孩子为什么越来越现实,越来越觉得即使插足别人的生活或者爱情也觉得没有关系了吗? 这个社会给大家反射过来的就是这样,传递的能量也是这些。好多女孩潜意识认为我最后过上我想要的生活就好,做什么不重要,过程不重要。

可能是我太片面,我认为,这个很可怕。

引用一个主持人的话,别让时代的悲哀,成为你人生的悲哀。

不好意思,又开始愤青了,回到工作上来。

在被重重打击之后,我开始怀疑自己了,也怀疑自己一畏的固执和坚持,当时觉得,找工作不就是为了挣钱让自己过得好嘛,所以,我跟着思姐去做销售,买金子工艺品去了。

买金子工艺品那个公司,有很多人,有思姐和蛋妞,要到处跑,就是好多销售都必须接受的——出差。从理论上说,刚毕业,到处跑跑是有好处的,但是可能心里有块地方还坚持着那狗屁的东西,更重要的是这份工作没有归属感,所以一个星期后,我就来到了我现在工作的地方,所谓的我的本行。

兜兜转转,最后还是转回了我觉得我只能做的事情。

我想做的事情,不意味着我每天上班都是眉飞色舞,笑容满面。这四个月里,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抱怨生活怎么就从high 天high 地,变成了茶米油盐; 怎么就从天马行空变成了平淡无奇; 怎么生活里就那么多不可理喻

并且,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想着辞职,想赶下潮流,体验下新四俗:辞职去西藏,骑行318,城里开咖啡馆; 丽江开客栈。

想去澳大利亚看大珊瑚礁,去走撒哈拉沙漠,去亚马逊雨林探险,去冰岛搭帐篷,去黄河里游泳,去肯尼亚坐热气球,去爱琴海漫步看日落

但是,目前去不了。不得不承认money ,是最大的限制。如果有钱,所谓的梦想都很easy ,开婚庆公司对吧,OK 投资,赔了有钱咱不在乎; 开一个不一样的餐馆对吧,OK 投资; 去澳大利亚对吧,OK 说走就走。

醒醒,别幻想了,没钱,就得脚踏实地的干,我总觉得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一件小事,并且将其干成,并不是一件坏事。比起,一年干成别人十年成绩的人,我挺喜欢前者,能把一件小事,坚持十年本来就是一种难能可贵。

可能有人会觉得,这是借口,这是没勇气,说但凡有勇气可能就不一样。我想了想,要是我脱离现在,想快速去心里去的地方,做想做的事,也就是说让我有足够的钱去做这些事,只有一种办法,那就是:失足。

有这么一句话,鱼很喜欢50岁的时候买到你5岁想要的洋娃娃还有什么意义。话没错,但是我一点都不认同。可能是童年家境太过贫寒,也没有什么玩具,也从来没有想要过洋娃娃,唯一让我觉得洋气的,就是我奶奶给我用布缝的各种娃娃和动物,印象最深有个绿色的娃娃,还有辫子,很可爱,至今为止,绿色我都很喜欢。唯一可以给别人炫耀的就是,我哥和邻居那大块头女孩打架,我一板凳抡过去,她头就冒血了,据说当时我三四岁。

好,我知道那句话是比喻,不是忆童年。我不觉得50岁买到5岁的洋娃娃会没有用,因为我在为这个洋娃娃去努力的时候,我收获到的绝对不是一个洋娃娃这么简单。还有就是,我可以一直坚持喜欢这个洋娃娃,这种执着就是一种不可超越。

因此,可能现在我固执的坚持这件事情到头也不会得到什么,或者说在这里,我得到的会比那些大平台,那些鲜为人知的牛逼媒体要少,或许人家教的东西,我压根就直接被秒杀成傻 逼。

且不说,这一路找工作坎坷,那些大平台直接斜眼看我们,是我受不了的。总觉得,积少成多,有小极大,慢慢来,总之没有错。

觉得何炅和留几手发那微博不错,我们总羡慕别人过的很幸福,比自己精彩,喜欢别人的生活,或许我们也是别人眼中的别人。

我认为我现在要做的,不是找多么牛逼的地方,多么牛逼的薪水,我们最应该做的就是和这个社会接轨,接受它给我们的模式。关于工作,就是和它磨合,和上司、同事、环境磨合,求同存异。这个过程必然是痛苦的,必然时刻都会有一种力量会让我们崩溃。经历了这个磨合期,把象牙塔和社会接轨,这需要一个过程,我们必须完成。

可能真的有一天,我们会变的连自己都不喜欢,也会像那几句诗一样:

那时我们有梦,

关于文学,关于梦想,

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

如今我们深夜饮酒,

杯子碰到一起,

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我不知道我以后会有什么样的生活,你问我到底想要什么,我一时也无法回答,我的确还在寻找的路上。我现在之所以还固执的坚持着,是觉得,以后教育儿子或者孙子的时候,可以告诉他们,我当年觉得自己可以怎样,即使中间各路妖怪千万阻拦,然后我牛逼哄哄的就坚持了多久,即使后面失败了,至少我知道了自己的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