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考满分作文
五年级 记叙文 8873字 265人浏览 艹pit

送你一轮明月

当暮色染透了苍穹,一轮孤月,徘徊在天幕。而此时的我,独自一人,徘徊在街头。城市的喧嚣在耳旁尖叫,我的内心却在平静中带着几缕忧伤。

回想起刚刚在家中发生的一幕,不禁又潸然泪下。才进家门,妈妈劈头就是一串连珠炮:“又考砸了?这次又是什么理由?看错题了?时间不够?”本来就够差的心情在妈妈严肃而颇带几分愠色的面孔前迅速蔓延,我极力反抗着,最终在妈妈眼前夺门而出。

从小就爱月的我,真想就这么倚着月光入睡。月,让我觉得温暖、安静。定下脚步,呆呆地仰望深蓝的天空。突然,爸爸那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又和妈妈吵架了?”我低低地应一声:“嗯。”然后回头看爸爸,爸爸笑了一笑,说:“就知道你会来这儿,这儿看月最美。”

爸爸抬起头,望着明月,长叹一声:“真美呀!我现在有一种诗仙的感觉,要是有一杯酒,我也会唱出„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听着爸爸的调侃,我不禁“扑哧”一笑,心情顿时轻松了好多。

爸爸见我笑了,问道:“你说现在的天空是什么颜色?”我不加思索地答道:“深蓝色!忧伤的颜色,和我现在的心情很相配。你看我现在成绩直线下滑,完全是个不折不扣的失败者!”说着,眼泪又涌了出来。说老实话,我其实很不想和爸妈争吵,我只是讨厌这个失败的我。

爸爸没有停下来,继续问:“看到那月亮了吗?那白而透的月亮?”说罢,他深情地望着天上的那轮明月。过了片刻,见我没有说话,接着说道:“孩子,月照亮了夜,夜虽忧伤,可它有了月的清辉,忧伤就会淡一些。看,有月亮的天空是不是格外美,并且让人产生无限的遐想,心中充满希望?”

我伸手抹去眼角的泪滴,再看天空,发现天空似乎亮了许多,月亮也好像在望着我笑。爸爸抓起我的手,摊开,让我闭上眼,然后变戏法似的拿出一个小盆,盆中有水,等我睁开眼,发现盆中赫然映着一轮明月。“送给你,孩子!”我小心翼翼地接过,神圣而又虔诚。

……

不知不觉间,忧伤已随风而逝,留在心中的是坦然,还有对明天的一份自信和期待。

江南。

一个看似美好而又遥不可及的词语。

在我的脑海中有很多有关江南的传说,然而我只去过江南一次,只是我相信那些传说不可能是凭空杜撰的,它们既然赋予江南那种传说的美好,传说也就是于我而谓之江南的美好。

东风破,雪地寒,艳梅独笑若红颜,闻听此处鱼米乡,入得小户望梅笑,为君采,相思鸟,只得道,何处是江南?

大人提起江南的时候眼神中总是充满了一种向往,他们对我所说的说江南的美似乎那就是一种无法逾越的完美,我就觉得江南是人们没有真正见过但却可以用所有人们心中所憧憬的美好去虚假定义的一个天堂。

大人说过。江南产鱼,江南产米,江南水清,江南山秀,江南的诗人有才气,江南的女子更美。是,因为多多少少的江南女子,因为多多少少的江南诗人,而把江南幻化成一个童话的故乡。

因为童话,于是就有了王子和公主,就有了天使和云彩,就有了唱着歌的夜莺于变成公主的灰姑娘。从古至今,江南的故事真是数不胜数,

夏雨绵,知了叫,双眸飞扬凝霜雪,南方宿客宿江南,几十年后老未还,雕流金,舞飘摇,人犹叹,江南哪烟雨?

我喜欢未见过的江南,并不是因为江南的烟雨,而是因为烟雨中充满爱意的江南。

雨像是绵密的线,拉成了一道道的相思。

我虽然是憧憬江南的,虽然去过江南,可是时隔已久,江南的山光水色我都已经记不清晰了,就像是古代美人儿隔着一层薄纱微笑那般,只能记得那徐徐带着笑意的浅色。我只记得那时江南烟雨中的我们。

那时爸爸和妈妈抱着八岁大的我来到了江南。

去的时候,江南已经下雨了,就是传说中江南的烟雨。我只记得那时妈妈抱着我,怕我着凉,把自己的外套裹在我的身上,而爸爸带着愠怒地对妈妈说,你不怕着凉么,说着又把自己的外套给了妈妈。妈妈无辜地望着爸爸,只说,我喜欢江南的烟雨,相信江南的烟雨也喜欢我,可是烟雨是不喜欢你这样的人的,所以你穿上啊。……爸爸无言以对。我在旁边笑了很长时间。

你这个坏家伙。爸爸半带嗔怪地骂我。

妈妈更坏啦,我还说烟雨喜欢我咧。我丝毫不怕爸爸。

……那天我们三个都弄得感冒了,到了旅馆,三人对目而望,都朝着彼此打喷嚏。

……那是很快乐的一天。

……此后我懂得了江南。

听老人说,在江南,有一种传说叫做爱情,在江南,有一种传说叫做友情,在江南更有一种传说叫做亲情。总谓之江南的传说叫做爱。

是。也许,人们爱江南是因为它的山,是因为它的水,是因为那儿的女子。但更是因为我们的世间有着无数美好的人儿,演绎着无数爱的故事,让人不得不感动。所以,古代诗人和画家只是想让我们的世界有一个爱的天堂的代表,我们把它叫做江南。

江南等烟雨,烟雨等传说,不知谁等谁,只知君等我。行人游江南,欲断肠,忽想起,家有老母等,依旧在雨巷。

雨潇潇,风飘飘。君在天堂人不在,抚琴琴弦却断。君可问,何处是江南。今可答,到处是江南。

一朵被诅咒的紫罗兰,寂寞的仰望着天空。当代表着天色的蓝色蝴蝶出现时,它用生命换取自由。—题记

在后世的传说里,一直有一座密林。枝叶层叠在一起,将天空遮蔽的严实。它的恢弘壮丽,它的神秘古雅,成为永远的神话。可是它的作用却是用来囚禁,成为罪民的桎梏。它的每一根枝条,它的每一道转角,都被编织进了罪者的囚牢。它的繁密,就一直延绵向远方,像一条华丽无比的丝带,诉写着血与泪的悲歌。 密林里,风声轻轻回旋,在枝干中穿行驰骋。虫儿低声叫,谱写着断断续续的歌,仿佛是古老精灵的呓语。紫罗兰低吟浅唱着,那是未来的颂歌。在这片密林中,紫罗兰永远不会开花。黑夜般的空间中,偶尔有萤火虫的萤光流转。或是散开如烟花,或是聚集宛若缱绻的目光,深深地映着紫罗兰渐显绝望的瞳色。 或许就以为,这样永远默默的生存,但是直到那一抹蓝划过它的眼前,他也终于变得瑰丽而美好。

它是一只蝶,它不是罪名,而是误闯入禁区的无知小辈,它是淡色的蓝。它就这样带着伤滑落在紫罗兰面前,那道蓝色仿佛是惊人的响木,终于惊醒了紫罗兰一直以来的沉睡。紫罗兰知道的,或许说是曾经知道的,带着无比的怀念,和心中的渴望,那是天空的颜色。那一刻,它几乎能想象得出,蓝色的蝶在天空下低低划过的景象,与天空相叠,渐渐融为一色。这是已经不知什么时候就不曾再幻想的一幕了,幕闭人散般的清冷,洗涤空中还存在的味道,这是连心都会冷却的温度。

紫罗兰的眼睛湿润了,不知什么时候,眼前迷蒙到看不见。自己还在期盼什么呢?就因为这样的色彩就扰乱自己的心吗?

理所当然的,它们成为了朋友,那是蝶与花之间的羁绊,尽管紫罗兰并不会开花。

蝶是属于天空下的精灵,更何况它的羽翼是天空的孕育,蝶从不放弃寻找出路,它是天空的孩子。它就在袅袅娜娜的歌声中,像只飘摇的纸鸢,渐行渐远。蝶离开的一刻,紫罗兰甚至以为自己看到了天际水平线若断若续的飘远,终于汇入了风流弦歌之中,再也分辨不出宫商角徵羽。

紫罗兰每天又多了一件事,那就是怀念蝶离开的身影,以及只在自己遐思中的水平线。直到……风带回了那抹蓝色

破碎的像风中残叶的碟之翼。

瞳孔倏地紧缩,连这也要消失了吗?连这最后一点点的蓝色也要从我身边剥夺吗?晶莹的兰紫色泪滴落,一滴一滴从身体里流逝,紫罗兰知道的,这或许是血。

土地吸收了紫罗兰的泪滴,被染成紫色,从紫罗兰的身边,被浸染般,向四周漫延开来。土地疯狂的吸收着甜美的汁液,空气中仿佛都能听到他们贪婪的吮吸声。四周的树木统统被染成紫色,深紫的叶子若雨般滑落,妖异的美丽,那是如泣如诉的泪滴。

终于,叶子全部飘落在地上,紫罗兰的身边一片紫色的海洋。雨后春笋般,所有紫色的土壤里都钻出了紫罗兰,嫩绿色的枝叶舒展开来。树木的叶子掉光,独留纠结的枝条,囚者的牢笼被打开。阳光如水滴般洒进从不见阳光的密林,当光束洒在那一片紫罗兰花丛的时候,万千紫罗兰绽开了它们的花朵。一瞬间,白

色,红色,紫色交织在一起,绘成诗一样的画卷。而独有最中间的那朵紫罗兰是天空般的蔚蓝。蓝色与金色交织在一起的天光与那朵蓝接触时,仿佛隔着一层水般温柔的帘幕,互为表里的两个世界,似有一瞬间,天地动荡。

终于看到了呢,天的色彩。

紫罗兰开始枯萎,一点点化作空气中的砂,刚才夺目的一片姹紫嫣红,在风的流转中消失,连一点点的留念都不存在,如梦境的肥皂泡泡,食指轻触,便化作空气中的尘雾,连风都不曾震荡一下。

没有留念的密林里,那瑰丽妖媚的美丽,注写了神话传说的一部分,留下一群罪名,憧憬着遥远的天空和触手不达的紫色。

快黄昏了, 残阳奋力地咬破天空的皮肤,猛兽似的嘶叫着,点点殷红的残血溅到天空身上,映成夕阳。我静静的躺在夕阳的怀里,将一天的嘈杂向他倾诉,无奈地享受着他今天对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触摸。过了一会儿,他走了,只留下一串金色的笑容给我琢磨。他总是这样,转瞬即逝,比起正面,我更熟悉的,是他的背影。背影?不错,他的背影充满对红尘的眷恋与惆怅,他灵动的身躯让我感到心灵的空虚。正如马德先生所说的:“人在喧嚣尘世,心必隐居山林。”在于他的无声交谈中,他话语间的阳光流进我的心间,直至照亮周边的一切。

每当他走后,我的心就不得以再次嘈杂起来。一滩墨色挂在天空中,这正是我所害怕的,天地混为一色,我仿佛要被扼杀在这无边际的落寞和黑暗中。此时,唯一能静下心来的就只有那棵大树了。刚刚还空灵剔透的心立即蒙上了一团云雾。我喜欢夕阳,我爱他的凄美,通晓哲理。黄昏对我来说是一种享受。我总是在自己喜爱的景物面前,拿掉心中那层薄如蝉翼却比金坚的防护罩,给他一把“放大镜”,让他看透我的心,打开大门,让他把阳光放进来。这看似简单的观景图,却也成为我心弦上不逝的风景。

人的生命是如此短暂,昼夜,是一天的两极,而他恰被夹在中间,我曾在他面前抱怨过上天的不公,而他却笑了,那是一个绅士般优雅的微笑,我原本以为他会把沉默当作最好的回答,没想到,他转瞬即逝的笑却也成了我记忆的永恒。有人说:“痛苦是生命中最本质的甜蜜。”这句话启发了我,我想:也许上天就是这样安排的,越是短暂的东西越值得人们去珍惜,而我们生活中,往往越是短暂的东西越美,就我所眷恋的夕阳一样,给人们一种凄凉之美。

他不是地上的人,却将人少有的哲学美表现得淋漓尽致。有时会有比我大三、四岁的人,那些未曾年经,就已衰老的人去求他,让他将阳光融入他们的身体,成为他们身体的一部分。他只是笑笑不答,如此反复几次,他们都无收益,第几次出来是,被爸爸妈妈紧锁深院。一旁的我,看出了其中的奥妙。门,其实开着,只要你需要阳光,不论昼夜,阳光随时会照进你我的心,生命的钥匙,只掌握在自己手中。什么梧桐深院,落寞傲然全都只是些摆设,恰如余秋雨先

生所说:“世界上最恐怖的监狱并没有铁窗和围墙。”我很高兴,我释放了自己,我不再害怕那一滩墨色。因为我保存了一块金色。

当阳光流进心中的那一刻,尘世间所有的约束,虚伪,“本能”被一股清泉冲走,留下来的除了金灿灿的阳光还有天地间残存的一脉清香。

有人说:“心中有阳光,就能化身为天使。”当一个人心中冲满阳光,无一瑕疵时,便是那个人化茧成蝶的时刻。白衣天使希勒说:“做天使去拥抱别人比被天使拥抱要幸福。”

我相信,在夕阳的帮助下,我也有化茧成蝶的一天。不论在任何时候,记得保留一块金色,它足以照亮你周围的一切,空灵而充实。当它正式融入你的身体时,

你会感到从春花到秋月,春秋交替中,岁月空寂地运行中,从你生命中溢出来的芳香是如此醉人心脾。

以前在睡梦中浑浑噩噩,是活着,现在在现实中清清爽爽,也是活着。不如放自己的身心,活得轻松点儿,省得被头上约束、虚伪,“本能”压得喘不过气儿,人吗,不要活地太累,人生是不需要太多行李的,就像我依恋的夕阳一样,基本是同一个颜色,照进人心里,却能改变诸多事物。

现在,我已经不去看夕阳了,因为我早已将那金色烙在心中。

珍惜那块金色,让人与人之间和谐永存;

使用那块金色,让世间万物和睦相处;

保存那块金色,让你的生命芳香四溢。

夕阳,阳光,我生命中的瑰宝,我将永远收藏你们。

今天的叶子落地很重,有了风的咆哮,叶子的生命得以流光溢彩,哪怕是青萍之末,蝶舞翩翩中一个小小的回旋。

让阳光流进心灵。夕阳,阳光,伴我在蹉跎的风,磅礴的雨中茁壮成长

在这里

向长安,对秋灯,几人老?

——吴文英

这是一抔喧哗了千年的黄土,是十三朝顶礼膜拜的故都。这里秦时的明月正皎洁,汉代的城门正轻启。

秦始皇在这里挥剑浮云,东指六国,逐鹿中原;汉武帝在这里横剑漠北,踏碎匈奴铁骑的狼烟;张骞在这里拜别故里,逶迤西行,踩出丝绸之路曲折的痕迹;玄奘在这里打点行装,把大唐盛世的种子播撒向繁花如锦的天竺。无数人怀揣着无数瑰丽的梦,把鲜活的生命化作丹砂,镌刻在汗青竹简里。这里,万世流芳。 骊山的草木见证着,周幽烽火在这里戏取各路诸侯,褒姒倾国倾城的微笑揭开春秋乱世的序幕;大明宫殿前的麒麟目睹了,牡丹在这里不畏武皇淫威的铁骨铮铮,翩跹至洛阳而名动天下;华清池的海棠汤倒映过,杨贵妃在这里霓裳羽衣轻柔的魅影,断送一代盛世璀璨的华章;摆着酒座亭台楼阁回忆着,诗仙李白把酒当歌,绣口吐出半个盛唐的飘逸与洒脱。这是历史最绚丽的舞台,动人的故事演绎出一幕幕惊心动魄的诗行。这里,百转千回。

响彻高原的秦腔伴着埙声叙述着悠远的传说,羊肉泡馍的暖汤融化了柿子上凝结的火红的秋霜。摇着蒲扇的老人,敲着波浪鼓的孩子,细嗅沿街槐花飘香十里,踏过梧桐橙黄橘绿的落叶缤 纷;踩着高跟鞋的白领丽人,捂着耳机灌输摇滚的学生,穿过滚滚而过的车烟肆虐,抬眼望摩天大楼里映出的云淡风轻。精彩的生活,融入一个个或悠闲或匆忙的背影,传递着生命的脉搏,为世界注入鲜活的血液。这里,异彩纷呈。

只有在这里,历史与现代才能如此完美地融合。如同古老的雁塔金铃声中飞扬的喷泉音乐,如同晨钟暮鼓的低吟浅唱里车流的喧嚣不息。

这里,是时间的灰烬,是历史的尘埃,沐浴着新时代的甘露,绽放出一朵崭新的明媚的芬芳。

这里,长安。

漫步历史

参考:京翰。中考作文网

五千年的岁月悠悠,逝去的是如风的往事,沉淀下来的则是那记载华夏人民智慧与勤劳的浩瀚书卷。它们,将会和这时光一样,流传千年,永不垂朽。

手捧一卷泛黄的诗经,传透过历史的窗户,似乎又看到了那薄雾弥漫的河畔,一位白衣胜雪,青丝如瀑的女子,孑然独立。微风吹起她的白纱,似一朵彩云飘摇天际;似乎听到战场传来连绵不断的厮杀声,冰冷的长矛挥舞,壮士奔跑着,吼叫着,一声声在耳畔不停的回响。 那日,忽然瞥见他在天高云淡的秋日,一手握着着一个酒壶,一手拾着几株秋菊,从东篱悠然走来,桃花仙境,芳草鲜美,落英缤纷。转过南山,只见“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的乡村暮景。鸡鸣,狗吠,声声传来,此起彼伏,直至消逝在暮色深处!

沿着历史的长河顺流而下,是谁在那高楼上独酌,“举杯邀明月,对饮成三人”?是谁在纷飞的落花中独自伫立,望着远方朦胧的春雨中燕子成对飞过,一股孤独而凄凉的感觉在心中怅然升起?又是谁在澎湃汹涌的江边,望着那东逝的江水,挥笔写下“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的千古绝唱?

循着歌声,来到宋朝那个尘土沾上落花香气的春日,那眉头深锁的女子泛着轻舟荡漾在绿波上,兰舟却无法承载她失去故园与爱人的悲痛与绝望。转眼间以至七夕,那个繁星满天的夏夜,善男信女双手合十默默为女郎织女祈祷,希望他们可以长相厮守,天荒地老,他却在轻吟着:“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直至守候到两颗流星的泪。塞外的秋天总是那样的悲凉孤寂,萧瑟秋风中,白发苍苍的将军,极目远眺的方向,只见荒山连幽径……边患未平,功业未成,回家只是遥遥无期吧。

岁月的年轮转过四季,忽然发现自己已身处那个演尽一切繁华与苍凉的大观园。微风吹皱一池的春水,醉卧青石,红香散乱,芍药的芬芳曾为她掩下几许重重的心事?而她枕花而眠的梦呓又曾挽留多少聆听的耳朵?月圆中秋,莲荷依旧,对望单飞的鹤影,她目光如烟,丹唇轻启:“冷月葬花魂”,一丝寄人篱下的伤感悄然掠过。

背起一卷古书,行走与诗词曲赋间,渡者文字从此岸到彼岸,收获的是最初的淳朴与感动,像一颗璀璨的明星,在遥远的星空里,放射着夺目的光彩;像一条遒劲的树根,深深盘扎在中华大地的沃土上,衍生出中华文明的树叶;像一条绵绵不断奔流不息的河流,从远古流到现在,滋润着华夏民族的灵魂……

《震撼心灵的一夜》

我再次见到表弟的时候,是在5月底一个周末的黄昏。他穿着一件皱巴巴的T 恤,肩上挎着一个大包,手里还提着一个黑黑的大塑料袋,风尘满面,我几乎认不出他来了。

表弟比我小一岁,住在绵竹某镇。暑假的时候,父亲常带我去伯父那里小住一阵。表弟、他的同学毛子还有我,我们一行三人常常假借复习功课之名,跑到安静的大柏林,坐在宽阔的草坪上装模作样咿哩哇拉地背书,然后将书本扔上天,掏出藏在裤兜的扑克,开始摔扑克。大柏林真安静啊,玩累了,我们躺在草坪的时候,可以听见风过柏林的涛声。晚饭后我们则常常去绵水河歇凉,河坝很大,我们赤脚淌进冰凉的水里,互相追逐,从龙门山脚刮过来的山风,将我们的衣襟和头发吹得飘扬起来。

表弟那时性格是很开朗的,他成绩没有毛子好,姨妈常常批评他,并拿毛子和他作对比。每当这时,他就在一旁冲着我做鬼脸。于是第二天再见毛子的时候,就用昨天的批评要挟毛子给他买一盒冰激凌,毛子就将两手一摊,作痛苦状说,难道成绩好也是一种罪,然后无奈地给我们两人每人赔上一个“伊犁滋”。 那几乎是我暑假中最快乐的时光。

但我快有两年没有见到表弟了。因为中考,初二的那个暑假,在父亲的要求下,我开始在各种补习班里穿梭,而表弟的影子也在繁重的学习压力下被我渐渐淡忘。

“5·12”大地震,绵竹是重灾区,刚开始的时候,电话一直打不过去,我们一家人都很着急,后来终于和伯父取得联系,得知他们一家除了房屋倒塌外,人员并无大碍,这才放下心来。伯父和姨妈要参加抗震救灾,无暇顾及表弟,而表弟的学校也已经坍塌,所以要表弟自己坐车来成都,希望父亲能安排表弟在成都暂读。 父亲没有费什么功夫,很快就在我家附近给表弟联系了一所学校就读,而表弟就住在我的房间里。我每个周末从寄宿制学校回家的时候,常常看见表弟坐在台灯底下出神。我给他讲我们学校如何为灾区捐款捐物,他也只是淡淡的回应着,眼神却显得迷离。周末的时候,我带他去游乐园,去肯德基,坐在肯德基宽敞明亮的大厅里,我看见他对着播放灾区新闻的电视节目别过头去。

我想,一定是有什么东西深深压在了表弟的心里。那个周末的时候,我们回去得较晚,经过府南河的时候,他忽然问我:“哥,你还记得毛子吗?”我当然记得的,毛子那头永远都梳不展的卷毛和他那张傻傻的笑脸。“哥,你知道吗?毛子已经死了!”我一下子震在那里,“他当时都已经冲到楼梯口了,忽然又跑回去了,我知道他是为了找我,但他不知道我已经冲到他前面去了,毛子这一进去,就再也没有回来……”我呆呆地站在那里,已经听不清表弟后面的话,只是感觉府南河的夜风吹得身上很冷很冷。

六月中旬,表弟就要回绵竹去了,我已经跟他说好,等我中考结束,就和他一起去看毛子。

生命并没有结束

三舅其实不是亲的,和妈妈同村同姓同辈份而已,自家排行老三,妈妈便让我喊他三舅。

第一次来北京打工,我家就成了的他的落脚点。第一次见他时是在假期,印象特别深刻,五十多岁的样子,身材虽很高大,但和土不土洋不洋的小平头、贼亮亮细眯眯的小眼睛有些不大搭调,穿着还算体面,可黑黄黑黄的皮肤散发出的汗臭味或是泥土味或是火车厢味实在让我望而却步、闻而息鼻。碍于面子而且又听妈妈说姥爷在老家时都是他给照顾的,我便到客厅礼节性地打个招呼就匆匆回到了自己的卧室,打招呼也没有喊他三舅,就是笑一下而已。

在卧室里仍然听得见他和爸爸的高谈阔论,其实也没有什么,无非是农田耕种都是机械化了,闲不住想来城里找点事做,自己什么活都干得,能吃苦类的自报家门,因嗓门大,声音震得房子都有回声,我只得用高谈阔论来形容了。 一起吃午饭的时候他还在滔滔不绝地说现在农村可好了,诚挚地邀请爸爸妈妈和我有时间去农村玩去,我暗想着:农村好干吗自己还跑到城市里来呢!吃饭间听他一个劲地喊爸爸、妈妈分别是“姐夫”、“姐姐”,我心生纳闷,小声问妈妈才知道他还不到四十岁。真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可也从他的话里得之,他有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女儿,也在老家读书,而且成绩非常好,言谈间还可见他的喜悦。当着我的面说别的女孩好,我自是没有心情听了,本也就没说几句话,匆匆吃完就回自己卧室了。

下午出去他就在一个工地上找到了活,爸爸劝他多考虑几家,先在我家住着,不急着上班,他不肯,说活还可以,能做,而且一个月上满工一千呢!晚上他就带着铺盖要去工地,妈妈挽留他在家里住,他憨厚地笑笑,说自己身上脏,在工地上住好些,妈妈嫌他见外,我听见了倒觉得他这一点倒是直爽、实在。 于是就这样算是安顿下来了,也就真的一个月没有见他来过。

又见他便是拿了好多礼物过来,穿着刚洗的衣服,头发和胡须都刚刚理过,身上也好像用香皂刚刚泡过,还散发着那种淡淡的香皂的味。礼物中有我一件是让我有些吃惊的mp3,他一边解释一边又出示了另外一个一模一样的,说乡下女儿肯定喜欢,现在城里孩子流行听这个,就买了两个,一个给我,一个寄回家去。我不知该说什么好,我虽已有一个,但这可是别人送的呢,我当然高兴地收下了,他也很开心,爸爸妈妈只得替我向他连连说谢谢。然而我没有想他每天十二小时的工一个月才挣一千元钱的辛苦。这是后来想到的,但却已经晚了。

因为一开学,我就把他忘记了,mp3虽然听着,但只记得里面的旋律,去没有细品他旋律里面的三舅的血汗和真诚!

就在昨天,我们都去了他的工地,但是是向他诀别,不过最后一面是无缘再见的了,因为他——我的三舅的面部已模糊的无法辨认了,加班加点的做工的三舅从工地上高高的塔吊下面摔了下来,摔得让我的心异常的疼痛,让我的那个还不知道的表妹的心也会异常的疼痛,因为他送的mp3一直是挂在心的位置。 我再叫的一声三舅,恐是他永远无法听见了,但我相信他将彻底活在我的心中,他的“生命并没有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