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喀斯特
初三 记叙文 1111字 31人浏览 丢丢的辛酸

“20世纪,英国人曾认为中国西南部地区是‘工程的禁区’。”日前,贵广铁路有限责任公司综合部部长柴强铎在接受采访时说,喀斯特地貌是美丽的景观,但对于工程建设来讲就意味着重重困难与危险。

眼下,贵州却迎难而上,直面喀斯特,打响加速构建立体交通体系的“攻坚战”。 探准“敌情”:

“透视”隧道前方岩层

眼下,离8月1日贵阳至桂林段具备联调联试条件的预设工期已经逼近,贵广高铁全线控制性工程――三都隧道内已铺上无缝钢轨。

然而,建设者们不会忘记,4年建设工期中,他们是如何小心翼翼面对这条全长14637米的i 级高风险隧道的。隧道从进口到出口共穿越13条断层破碎带、3条褶曲构造带,喀斯特及喀斯特管道水极为发育。

“稍有不慎,坍塌、突泥突水等事故就会发生。”贵广铁路公司贵阳指挥部总工程师张建红说,面对喀斯特,他们加强标准化建设:每一道工序如何进行,怎样才算达标„„用“一板一眼”的方式,确保工程质量和工人的人身安全。

在隧道工程的各道工序中,地质勘探是掌握“敌情”的关键,只有确保地质条件稳定,后续工序才能顺利推进。实战中,建设方采取全隧贯通探测,异常地段采取地质雷达、红外探水、超前水平钻探等手段验证。“我们从意大利引进了超前钻探能力达两百米的高效钻注一体设备,确保安全,提高效率。”张建红说,这台设备如果在钻探时遇到软弱围岩或高压富水地带,还可以在较短时间内完成加固或堵水处理。

统计数据显示,贵广高铁贵州境桥隧比高达82.8%,地质条件复杂。

扎稳“阵营”:

水下地下树起根根桩基

喀斯特不仅在山上,也在水下、地底。

4月22日上午,在乌江构皮滩翻坝运输系统坝下沙湾码头,土石方及码头桩基施工正在有序推进。沙湾码头设计有500吨泊位6个,其中4个为高桩码头,安装有吊装设备的码头平台需要534根深入水底的桩基支撑。

杨齐是项目办工程部部长,据他介绍,在该项目中,需要在水下为桩基找到稳固的支撑面,然后打下深入地底的孔洞并浇筑混凝土。在深水之下,面对复杂多变的喀斯特地貌,基本的钻孔、树桩基施工都成了难题。“有时探测到的点的确是可以钻孔、浇筑混凝土的,但是就在它不远处却有溶洞或者岩石比较脆弱。”

对此,建设方能借鉴的经验不多,基本只能靠自身摸索。去年6月28日项目动工以来,工程部已有针对性地采取了低锤密击、粘土块石回填再成孔、下钢护筒、孔内小型钻爆等措施应对施工难题。

高铁贵阳北站在建设过程中也遇到了类似的难题。项目副总工程师范涛介绍说,与哈尔滨较平整的土地,宁波、厦门地底土质松软不同,北站70%的桩基都遇到了溶洞。“有时溶洞的下面还有溶洞。”范涛说,项目施工时采取了击穿溶洞,然后回填碎石、注入水泥浆的办法,确保桩基能有足够的承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