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游——只有香如故
初二 散文 2206字 638人浏览 刚小东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一曲《咏梅》吟断了古今多少文人骚客的情思。一片开阔的雪地,乱红飞舞,伴着雪片,和着萧声,一老者霜髯白发,满目忧郁与愤懑,质问苍穹。寒流为之凝香,天地为之动容。这老者,便是南宋的著名诗人——陆游。 陆游,一个极具传奇色彩的诗人!生于南宋一个风雨飘摇的秋日,茫茫淮水白浪滔滔,呜咽着华夏民族巨大的伤痛。女真铁蹄翻飞,赵宋仓皇南移,偏安于江南一隅。你活了八十五岁,从呱呱坠地到奄奄一息,宿命被伤国之痛纠缠,你一生立志于抗金运动,可柔弱的南朝,安逸享乐的君臣,复杂的官场仕途,却使你一生不得志,也造成了你悲哀的人生境遇,以至于,你在临终前,还念念不忘恢复中原,还要对儿子说到“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这充斥着血汗的诗行。可在官场失意的你,却靠着自己横溢的才华,在广袤的诗词天地里,用豪放的英雄之气,用真挚的儿女情长,用高贵的梅花精神,写下那一首首的瑰丽动人的诗词作品,在风雅的朝代里,留下一曲悠长的绝唱,涂上一抹惊人的红艳。 那是沉浸在爱情中的你,你与表妹唐婉,两小无猜、青梅竹马,新婚过后,你们更是男才女貌,,两情终相悦,看那赌书泼茶,琴瑟相和,耳鬓厮磨,你侬我侬,都随着沈园的风光,化作缠绵的情事,那无尽的爱恋,要把这一夕的相眠,换作今生的长相厮守。可原本属于两人的情爱中,添入了太多的情感纠葛。纠葛是沉重的,繁杂的,无法使人释然。当你的母亲以耽误学业为名,开始嫌弃外甥女了,母命难违,面对着礼教的约束,在母亲面前,在最爱的女人面前,他最终做了懦弱的人,选择了分开,选择了休妻。于是,你另娶王氏淑女,她另嫁赵家好男。没缘法,转眼分离乍。翻覆间生离如死别。只得是,一杯愁绪,几年离索,看风雨送黄昏,花香飘落,欲笺心事,独语斜阑,唯有人渐空瘦,泪撒相思情。只得看钗头凤,吟唱着千年的情殇,流下了多少眼泪。叹山盟虽在,不见当初情浓,几重心事,无人能诉,纵是经年别后的重逢,你们也再难,挽手相欢,儿女情长,而在转身之后,终是陌路两行,此生终别。只得望这双挥动的红酥手,终在流年的逝去中,随红颜老去,人比黄花廋。但看桃花吹落,闲池已枯,那黄藤酒,只换得一杯愁绪,几断人肠,空留一支玉簪,飘零多少春秋,千年之后,何处寻梦?叹,相爱难相守,别后终生泪,难、难、难,看,相思难相伴,今生苦无缘,莫、莫、莫。 在爱情中失意的你,只得放弃那曾经的儿女情长,把那丝丝的情谊换做一腔爱国热诚,积极投入到了抗金的事业当中。于是,你带着“千年史策耻无名,一片丹心报天子”的英雄之志,带着那“黄金错刀白玉装,夜穿窗扉出光芒。”显示出的战斗光芒,在楼船夜雪的瓜洲渡,铁马秋风的大散关,那王朝的边关处处都闪动着你英雄的身影,你追奔敌人,露宿青海月下,你夺城之夜,踏着黄河的冰水而来,那征战的铁衣,度碛着风雨飒飒,那匣中的宝剑,在月夜里发出铿锵之声,那鼓角争鸣,踏上陇上,伴着雷声,更加激起你的斗志,即便在夜阑之时,你和衣卧睡,听着寒风吹来的细雨,那白日的铁马冰河依旧带着刀光剑影,走入你梦中。那三万里的黄河,五千仞的山岳,早已在你的心中重千金,而你只想把自己的满腔爱国热血,洒遍自己挚爱的祖国大地,用自己的才智去匡复故国沦陷的河山,你在天地之间,发出了“呜呼!楚虽三户能亡秦,岂有堂堂中国空无人!”惊天动地的豪迈之语。 可柔弱的王朝,明争暗斗的官场,都使你的仕途之路,坎坷多变,也让你的复国之梦,在现实面前,一次次的破灭,一次次的失败。当无情的岁月,让你的鬓角的生出了白丝,你不禁感叹到“国仇未报壮士老”,只得是“胡未灭,鬓先秋,泪空流”。在寒灯的孤夜,听漏声断、看冷月斜照入窗纸。当年自许封侯在万里。可现在有谁知道,你“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的英雄之心呢?年近七旬的你,最终,告别了铁马金戈的岁月,带着失意之情,退居林下,成为一名田翁,终老一生。可人到晚年的你,回忆起当初的爱情,当年的战斗,依然是历历在目,百感交集。柔情如你,时时追忆唐琬。“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那沈园里的花会记得:“沈园柳老不吹绵”,那沈园里的柳会记得:“春

波桥下伤心绿,曾是惊鸿照影来”,那沈园里的水会记得。沈园里的一草一木都会记得,你自己也记得。那曾经的似水柔情,那心里到老到死的遗憾。侠骨如你,念念不忘北国,纵是人生失意,可他的爱国热情始终没有减退,恢复信念始终没有动摇,你依旧对国家民族一往情深、九死不悔,于是在临终前,你再次发出了“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这充斥着血汗的诗行,这响彻人间的声音。 诗人走了,带着真挚的儿女情长,带着壮怀激烈的雄心,带着横溢过人的诗情,走了,可你确如高贵的梅花,依旧带着纯洁的品质,永远香飘如故,留在后人的万般敬仰中。“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都是你以梅花的劲节自诩的真实写照。今夜,当我又翻开那卷诗词,你,荡气回肠的豪情,你,壮心不已的雄浑,都随着那笔笔的墨迹,在历史的风尘中,在风雅的南朝,响彻天地间,豪放地唱响,而我也带着万般地敬仰,在这发黄的诗页间,依稀找寻到那曾经豪放的英雄形象,找寻到那如同梅花般诗人的身影,聆听那属于你的爱恨情愁的挚爱心事,那属于你的铁马金戈的英豪事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