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似水,俗缘成殇
初二 散文 1578字 33人浏览 悠悠紫木

望一朵雪花寻寻觅觅的飘洒,听一曲《流年似水》的幽怨哀叹,捡拾一枚往事的碎片,回首,细碎的流年,牵不住的缘分,在风中流转黯然成伤。雪舞阑珊,时光荏苒,流年在苍茫的风雪中定格成一首冰冷的诗。

题记

寻着一枚雪花的踪迹,走向时光深处,雪,飘洒苍宇,历经一世的寻觅,终化作滴滴冷泪落地成殇。忽然觉得岁月已远,流年似水,弹指一挥,刚与秋凉告别,就与严冬邂逅;一片枫叶还没散去飘零的影子,一朵雪花就悄然眼前;青春还在梦里充盈着活力,睁眼已是沧桑不惑之年。春花与秋月,夏雨与冬雪,演绎着流年里一场场浪漫的故事,岁月的尘埃被抛在身后,常常不经意间就到年末岁首,才发现丝丝鱼尾已爬上眼角。

每每这时,总是泪眼朦胧,问花花不语,未语泪先流。流年里,那些人,那些事,那些缘分,都去了哪里?

曾把一段尘缘当成生命的唯一,当成人生幸福的永远,也曾哭,也曾笑,执着追寻,花开花谢,伤春悲秋,为一场久别重逢感动涕零,在相逢的春光里花开成诗,在相离的秋风下落叶成泪,当缘分的脚步渐行渐远,突然明白原来世间缘分真的皆有尽时,人人都是匆匆过客。

想起若我离去,后会无期这句话就伤感,曾为一段俗缘绝决转身,然,华丽的背后却伤得千疮百孔。此去经年,寂寂长夜望月在树影里婆娑,明月千里遥寄悠悠情思;深夜,听一首老歌,听到落泪成行,过往的缘分飘散,已无处寻找,思念的人,茫茫天地,已是无处相逢。

岁月是一条河,左岸是无法忘却的回忆,右岸是漫漫孤寂的长夜,中间流淌的是隐隐的痛。世间有太多美好的东西,可真正属于自己的并不多。依稀,那是谁在切切唤我? 踏着影影绰绰的温柔,一步步轻轻向我走来,自远及近,由幻而真,咫尺天涯,悄然上演了一场飘着玫瑰芬芳的缘,我细细捕捉你的声音,让你儒雅的笑,伴我红尘一程!日后,一种相思,两处闲愁,你说,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漫漫长夜,长发女子,为谁立尽中宵?总想象有一双深幽的眼,颔首注视那衣袂飘飘、款款而来的倩影,风过云浮,柔肠百转,那刻的世界,因你我永恒! 然而结局和开始都是上天所赐,穿过秋天的风,冬天的手划开了一个忧伤的裂痕。世间种种,或许本来都是难以圆满,隔岸,却一切也自了然。尘事无端,缘分,总抵不过功名利禄的诱惑,经得起风雨,却经不起平淡,你还是那个为我落泪的你吗?红尘,最终只是一张寂寞的网,你我的故事,到最后,我只有感恩,任秘密在心上,温柔老去, 守着那份不必述说的缘,驻足,远远相看。而我,也必须明白,有些故事,只能恰如其分地结束,尽管,我听到了你心底的难过如潮水涌向心头,怀抱我留给你的半生刻骨的无可忘记。我寂坐的身影,在冥想中静静怀念一道迷恋的声音,那里有你给我一点一滴温柔的细节,然,我也只能抱着那些厚重的孤单, 一任忧伤倾城。

此去经年,走过一个个驿站,红尘陌上,灵魂却还是独行,渐渐明白,一切只是繁华背后凋零的花事,清醒之后,空落一池秋霜,回首,竟是无从触及。是谁说时光越老人心越淡?我真的该学会以感恩的心去凭悼前尘,只是那一场过往,从今,该向何处寻觅?那冰凉的秘密里,又是否还有我眷恋的初衷?

缘分如一盏茶,被岁月的炉火煎煮得索然寡味,无奈,不得不舍弃。生命中出现的那些人,没有谁陪你到终点,何必痴迷,何必追赶?他们只是尘世里陪你一程的旅伴。缘分,自有其因果,相识相知,只在缘浅缘深。走过四季,原来最凄美的落叶是最沉醉的风景,渐已慬得,缘来如水,缘去随风,潮起潮落,自在随缘。

千帆过尽,谁还在最初的梦里等你?再深的缘总抵不过岁月的浸蚀,都会在红尘的某个渡口离散,即使三生石畔再见,你已不是当初的你,我也不是初时的我。

抹不去岁月在脸庞刻上的无言的褶痕,是年纪增长,心智成熟,平凡最真实,平淡最美丽,学会甘于平凡,皈依平淡,才好。流年里那些人,那些事,转眼陌路,有些缘分,任你怎样珍惜,终究似水无痕,徒留一段感伤。

叹,流年似水,俗缘成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