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累诗歌 文档
初二 散文 1727字 173人浏览 raum22222222

我的南方和北方

自从认识了那条奔腾不息的大江,我就认识了我的南方和北方。 我的南方和北方相距很近,近得可以隔岸相望。我的南方和北方相距很远,远得无法用脚步丈量。

大雁南飞,用翅膀缩短着我的南方与北方之间的距离。燕子归来,衔着春泥表达着我的南方与北方温暖的情意。在我的南方,越剧、黄梅戏好像水稻和甘蔗一样生长。在我的北方,京剧、秦腔好像大豆和高粱一样茁壮。太湖、西湖、鄱阳湖、洞庭湖倒映着我的南方的妩媚和秀丽。黄河、渭河、漠河、塔里木河展现着我的北方的粗犷与壮美。 我的南方,也是李煜和柳永的南方。一江春水滔滔东流,流去的是落花般美丽的往事和忧愁。梦醒时分,定格在杨柳岸晓风残月中的那种伤痛,也只能是南方的才子佳人的伤痛。

我的北方,也是岑参和高适的北方。烽烟滚滚,战马嘶鸣。在胡天八月的飞雪中,骑马饮酒的北方将士,正向着刀光剑影的疆场上逼近。所有的胜利与失败,最后都消失在边关冷月下的漠风中„„ 我曾经走过黄山、庐山、衡山、峨嵋山、雁荡山,寻找着我的南方。我的南方却在乌篷船、青石桥、油纸伞、鱼鳞瓦的深处隐藏。在秦淮河的灯影里,我凝视着我的南方。在寒山寺的钟声里,我倾听着我的南方。在富春江的柔波里,我拥抱着我的南方。我的南方啊!草长莺飞,小桥流水,杏花春雨。

我曾经走过天山、昆仑山、长白山、祁连山、喜玛拉雅山,寻找着我的北方。我的北方却在黄土窑、窗花纸、热土炕、蒙古包中隐藏。在雁门关、山海关、嘉峪关,我与我的北方相对无言。在大平原、大草原、戈壁滩,我与我的北方倾心交谈。在骆驼和牦牛的背景里, 我陪伴着我的北方走向遥远的地平线。我的北方啊!大漠孤烟,长河落日,唢呐万里。

自从认识了那条奔腾不息的大江,我就认识了我的南方和北方。从古到今,那条奔腾不息的大江就像一根琴弦,弹奏着几多兴亡,几多沧桑。在东南风的琴音中,我的南方雨打芭蕉,荷香轻飘,婉约而又缠绵。在西北风的琴音中,我的北方雪飘荒原,腰鼓震天,凝重而又旷远。

啊!我的南方和北方,我的永远的故乡和天堂!

汪国真(1956-2015),男,1956年6月22日生于北京,当代诗

人、书画家。1982年毕业于暨南大学中文系。 1984年发表第一首比较有影响的诗《我微笑着走向生活》。1985年起将业余时间集中于诗歌创作,期间一首打油诗《学校一天》刊登在《中国青年报》上。1990年开始,汪国真担任《辽宁青年》、《中国青年》、《女友》的专栏撰稿人,掀起一股“汪国真热”。

2015年4月26日凌晨两点十分,汪国真去世,享年59岁。 4月30日,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举行。

假如你不够快乐

汪国真

假如你不够快乐

也不要把眉头深锁

人生本来短暂

为什么 还要栽培苦涩

打开尘封的门窗

让阳光雨露洒遍每个角落

走向生命的原野

让风儿熨平前额

博大可以稀释忧愁

深色能够覆盖浅色

我微笑着走向生活

汪国真

我微笑着走向生活,

无论生活以什么方式回敬我。

报我以平坦吗?

我是一条欢乐奔流的小河。

报我以崎岖吗?

我是一座庄严思索的大山。

报我以幸福吗?

我是一只凌空飞翔的燕子。

报我以不幸吗?

我是一根劲竹经得起千击万磨。

生活里不能没有笑声,

没有笑声的世界该是多么寂寞。 什么也改变不了我对生活的热爱, 我微笑着走向火热的生活!

热爱生命

汪国真

我不去想,

是否能够成功 ,

既然选择了远方 ,

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不去想,

能否赢得爱情 ,

既然钟情于玫瑰 ,

就勇敢地吐露真诚 。

我不去想,

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 , 既然目标是地平线,

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

我不去想,

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 , 只要热爱生命 ,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挡不住的青春

汪国真

曾经有那么多惆怅,

想起往事. 令人断肠,

我不知道 我的追求在何方,道路在何方, 问风问雨问大地,

却没有一点回响。

岁月无声的流淌,

可是谁甘心总是这样惆怅;

可是谁愿意总是这样迷惘。

我要飞翔,哪怕没有坚硬的翅膀; 我要歌唱, 哪怕没有人为我鼓掌。 我用生命和热血铺路,

没有一个季节. 能把青春挡住!

只要明天还在

汪国真

只要春天还在

我就不会悲哀

纵使黑夜吞噬了一切

太阳还可以重新回来

只要生命还在

我就不会悲哀

纵使陷身茫茫沙漠

还有希望的绿洲存在

只要明天还在

我就不会悲哀

冬雪终会慢慢消融

春雷定将滚滚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