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的的雨季
初一 散文 1320字 34人浏览 娜娜_992

会议大厅熙熙攘攘的,挤满了人。那般的拥挤,使我的心头堵塞着。广播站和学生会一起开会,这是第一次。我已经不止一次思考自己加入学生会是不是个错误。但同时又想起了广播站,那个与学生会并肩的团体。两者水火不容,注定了我内心的天平会侧向一边。以前或许会犹豫,但现在,我是毫不迟疑的将所有的份量放在广播站这一边,而且心中无比肯定,以后也一定会的。

当刚刚入学时,学校铺天盖地的是两个团体的招生启事。我首先选择的是学生会。怎么说呢,因为学生会这个名词我在太多的地方看见过,自然也想尝尝鲜。至于广播站,完全是因为阴差阳错下被同学拉下水的。当然,在今天回想起来,还是十分地庆幸那次阴差阳错的。那时对广播站的热情,远远不及对学生会的十分之一。

其实,在学生会和广播站一起开会的时候,我还是十分纠结座位这个问题的。我是该坐在学生会中,还是该坐在广播站当中呢。这并不是什么困难的抉择,但站长让我坐在学生会中时,带给我的是匪夷所思。我不解,心中强烈的不安更是逼得心揪疼。那种无法抵御的痛,我难以言喻。看见站长有些泛红的眼圈,渐渐踏上更高一级的楼梯是那个寂然孤独的背影,我有预感,今天会有大事发生,而且会与广播站有关,并且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回想起那段时间,总是广播站、学生会两头跑。学生会的工作渐渐让我厌烦,那整日无所事事的感觉让我感到烦躁。我绝对不是个甘于宁静的人,尽管我喜欢宁静。

学生会,绝对不是个优秀的集体。在这里,我没有半分竞争意识,没有半点的干劲。这种感觉不是我所期望的。而且,对于这种什么人员都尽数接纳的做法我也是十分反感——这样的结果只会是让一些人将“学生会”这个名头玷污;当然,如果它从一开始便这样的话,那也就算不上才被玷污了。总而言之,我,不喜欢学生会。

但广播站就截然相反了。从最开始的不太顾及,到如今的热爱,变化无疑是巨大的。对我而言,广播站如同一片圣地,没有学生会的污垢,没有学生会的繁杂,没有学生会的随意。我是十分喜欢踏入广播站的时候,十分享受待在广播站的每一分钟。我会在不知不觉间开始期待做广播的那一天的到来,开始为了把广播做好甚至将功课先抛下。我承认,我不是个很容易就让事物走进我内心的人,最多只是在表面上装装模样,时间流逝后,就淡忘了。广播站,成为了那为数不多的,住进我心里的事物。这或许有待时间的验证,但目前,绝对是。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主席、副主席、秘书长。三人在讲台上款款而谈。我根本没有心思去听他们在讲些什么,目光不停的在场中扫射。尽管会议大厅很大,那么的宽敞,但在所有的学生会成员占领下,却显得如此的拥挤。广播站的,除了八年级的七个干部默默地坐在最后一排,其他十多个七年级的成员都分散开来,参杂在学生会之中。七年级的成员都是广播站、学生会兼顾的。但我知道,现在的我们,没有一个的心还留在学生会,大家都是一门心思钻进广播站里的。因为,在我的扫视中,总能与两三对目光碰撞,目光的主人,都是广播站的人。显然,她们都感觉到气氛的不对。我多次将目光驻留在干部们身上,他们都低着头,默默不语,仿佛能够感受的实质的悲伤。

为什么悲伤?我真的不明白。

站长与主席是一个档次的职位,但为什么站长没有站在讲台上,而是如此沉默地在台下?我得不到答案。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