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田里的守望者
初一 记叙文 2580字 461人浏览 翱翔太空之梦

关于《麦田里的守望者》书名的讨论

《麦田里的守望者》此书,关于其内容我不想过多叙述,只是对其名称进行深究。全书对于“麦田”的描写少之又少。将最后一长段作为一次“麦田”解释的话,全文涉及到麦田共7次,两个情景片段。共538字。 在此之后全文再也没有关于麦田的叙述。在我们通过这短短的几行字来偷窥整部书之前,先让我们了解一下写作背景。

作品写于20世纪50年代初。当时美国政府奉行杜鲁门主义和麦卡锡主义,国际上加剧冷战,国内镇压进步力量,核战争的恐怖笼罩着每个人的心灵,有些人粉饰太平,过着浑浑噩噩的日子;另有些人看不惯庸俗、虚伪的世道,想要反抗,却又缺乏光辉的理想,找不到一条光明的出路。因此美国有的当代史家把美国的五十年代称为“静寂的五十年代”或“怯懦的五十年代”。有些青年人以消极的方式(主要通过酗酒、吸毒、群居等颓废的方式)对现实进行反抗,史家称他们为“垮掉的一代”或“垮掉分子”。通过上诉背景,我们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霍尔顿要五门功课四门不及格,为什么想逃离这个现实,为什么仅仅16岁的少年却将周围的一切看的荒诞,为什么抽烟,酗酒,招妓,爆粗口。这也许就是现实的写照。

现在让我们回归正题,逐一分析书中出现的“麦田”。

第一、二次出现在相同的时间段:

他不是在人行道上走,而是紧靠着界沿石在马路上走。他象一般孩子那样在走着直线玩,一边走一边还哼着歌儿。我走近去听他唱些什么。他正在唱那支歌:“你要是在麦田里捉到了我。”他的小嗓子还挺不错。他只是随便唱着玩,你听得出来。汽车来去飞驰,刹车声成一片,他的父母却一点也不注意他,他呢,只顾紧靠着界沿石走,嘴里唱着“你要是在麦田里捉到了我。”这使我心情舒畅了不少。我心里不象先前那么沮丧了。

在这里我们有几点要来进行分析。第一是男孩的身份,他是一个穷人家的孩子。因为男孩的父“亲带着一顶银灰色帽子”的装扮中看出,而主人翁认为“一般穷人想要打扮得漂亮,通常都戴这种帽子”。再来看看霍尔顿,他则是中产阶级出生,父亲是律师,哥哥是作家,在金钱上,他并不吝啬。有趣的是,与穷人的帽子相比,霍尔顿也有自己的一顶红色猎人帽,并且,顶帽子贯穿始终,成为一个不可或缺的小物件。这两顶帽子的对比,或许就是阶级地位的一种影射,也是人物身份的一种影射。第二是父母对孩子的行为反应。主人翁重复了两次“你要是在麦田里捉到了我。”说明当时孩子的歌声是十分吸引人的。可是,作者却说“他的父母却一点也不注意他”,而孩子呢?“只顾紧靠着界沿石走”这样的一种反应,也许说明了当时父母对于物质的追求,而忽略了孩子的精神世界,将一系列的社会思想,强加在孩子身上,而孩子,只能被迫接受。从这点出发,我们可以理解霍尔顿对于学校,老师的诅咒,理解他为什么不肯用功读书,被四次开除出学校。理解他发出的学校里的老师和他的家长强迫他读书只是为了“出人头地,以便将来可以买辆混帐凯迪拉克!”的怒吼。第三点,就是霍尔顿的心情变化。为什么听完孩子的歌声后,他的心情会舒畅不少,不像先前那么沮丧?关于这一点的理解,正好与下面对于“麦田”的理解相互联系。

在书中第三次出现“麦田”时,霍尔顿说:“我将来会喜欢。”只是单单这首歌吗,只是这首歌可以让他的心情变好?为什么在主人公发出“你知道我将来喜欢当什么吗?我是说将来要是能他妈的让我自由选择的话?”的疑问后,却说自己将来会喜欢一首歌。当我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时,作者却在第四次提到麦田时,告诉我们,其实,先前我们以为的歌名是错的,真正应该是“你要是在麦田里遇到了我”。在第五次提到“麦田”是对于正确答案的肯定。可是,面对正确的回答,作者却更喜欢“捉到”这个词,并由此进行长段解释。接下来

就是全书有关“麦田里的守望者”这一词的唯一解释:

“我还以为是‘你要是在麦田里捉到了我’呢,”我说。“不管怎样,我老是在想象,有那么一群小孩子在一大块麦田里做游戏。几千几万个小孩子,附近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大人,我是说——除了我。我呢,就站在那混帐的悬崖边。我的职务是在那儿守望,要是有哪个孩子往悬崖边奔来,我就把他捉住——我是说孩子们都在狂奔,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往哪儿跑,我得从什么地方出来,把他们捉住。我整天就干这样的事。我只想当个麦田里的守望者。我知道这有点异想天开,可我真正喜欢干的就是这个。我知道这不象话。”

通过这段话,我们可以发现书名的奥妙之处。在这里,麦田指的是孩子的自由,童真,纯趣;而悬崖指的是社会的压迫,黑暗等一系列不美好的事物。首先,主人翁作为一个守望者,他并不是与儿童处在一起,而是处在美好与黑暗的交界处。他喜欢看见孩童自由的生长,自由的发展,学习,他追求与同孩子一样纯洁的心境,这也就是为何在前面说到,他听到孩子的歌声会感到欣喜。其次,霍尔顿并不加入孩子的游戏,而是下意识将自己归为一个大人,尽管他只有16岁。在经历过吸烟,喝酒等活动后,他已经不认为自己是纯净的了,他嘲笑资本主义制度下地腐败,嘲笑假仁义者,嘲笑形形色色的人物,甚至于,他还嘲笑自己的胆小。他的世界已有太多的繁杂,让他认为自己没有资格再去追求童真童趣,所以他在妹妹指出是“你要是在麦田里遇到了我”时,他仍坚持认为“捉到”更好。再者,他作为守望者,他的职责是将迷途的孩子拉回来,然他们远离社会的压迫。这里,我们可以将其看做是他的事业。从这一点出发,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在得知妹妹菲苾要和自己一起流浪时,他却选择回归家庭。因为,保护妹妹,让她能幸福的成长是他作为一名守望者的职责所在。最后,他是一名默默的守望者。在文中,霍尔顿曾希望自己能像电影中的英雄一样,再经历过爱恨情仇后壮烈死去。但是,后来却希望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沉默的活着。前后鲜明的对比,在一句“一个不成熟男子的标志是他愿意为某种事业勇敢地死去,一个成熟男人的标志是他愿意为某种事业卑贱的活着”中得到了完美的解释。这正是主人翁心智逐渐走向成熟的标志。也正是由于他内心的成熟,选择了麦田里的守望者这一“职业”。

综上所诉,我们可得出结论,尽管此书只有短短几句与《麦田里的守望者》这一书名有直接关联,但是,却与正本书的背景,思想,人物个性,剧情发展有着密切的联系。且各个“麦田”之间,都又相互照应,共同构成了此书的基本框架。《麦田里的守望者》这一书名,乍一看十分唐突,却真真正正是全书的精华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