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淌在逝去岁月的温馨.
初二 记叙文 877字 338人浏览 落日不死

流淌在逝去岁月的温馨

刘宇航

还记得大姨家门前的那颗石榴树;还记得夏夜里的知了声;还记得在炎热的里美滋滋地吃着小布丁;还记得在夏天的夜晚,幼小的我倚在大姨的怀里,她用手轻摇着扇子,哼着儿歌哄我入睡······

可是一切都已经逝去了,像清晨的阵雨,留下几滴晶莹剔透的露珠在我心里。 那时的我年幼天真,总是对大姨寸步不离,看她浇灌、翻地、搭架、除草。偶尔也会帮忙,然而总是越帮越忙,有好几次我都站在石榴树旁好奇的问:“大姨,石榴树怎么还不结果啊?”大姨总是微笑着回答:“快啦,快啦。”那时,听到石榴树要结果了,我别提多高兴了,一下子蹿到大姨身上搂住她说什么也不肯放开,每每这时候,大姨总是一下子就把我举了起来,举上举下的我兴奋地喊着飞喽!每逢夏夜,大概七八点钟左右我就会嚷嚷着要吃小布丁,她就会牵着我的手欢喜地跑到商店,回来时我们手挽手并肩走,在月光的照射下,我看到了大姨的白发,那不是月亮清辉的点染,也没有华丽词藻的装饰,就是一根根一片片的白发,到了家,躺在床上,我倚在大姨的怀里,他用手轻摇着扇子,我瞪大眼睛好奇地问:“大姨,你哪里来着这么多白发?”她一边轻抚着我的脸颊,嘴角微微颤抖,眉头紧锁,好像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苦涩,“你妈妈我们小的时候家里穷,没钱上学,总是受人歧视······总之你要好好学习,长大后要有出息。”我总会拍着胸脯说:“您放心,我会保护你们的!”这时她的眉头展开了,欣慰的笑了。

可是,美好的温馨的岁月已逝去,曾经愉快的往事也一并逝去。石榴树不知道跑哪里去了;知了声也听不到了;再也没有人陪我去买小布丁了;大姨,也同它们和我们温馨的往事一起走了。

大姨去世以后,我并没有哭,而是常常独自来到那个商店,眯起眼睛,微笑着,用心去体会我们之间美好温馨的往事,心里默默地说:“大姨,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学习,长大有出息的,我保证一定照顾好妈妈,您放心的去吧!”我相信人与人之间有心灵相通,我更加相信大姨在天上听到我的话一定会很欣慰的。

大姨啊,我永远不会忘记您给我买的小布丁那如此香甜的味道,更不会忘记我对您的承诺。那些逝去岁月的温馨会永远流淌在我的心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