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墨流年
初一 散文 1486字 130人浏览 丹简sunshine

淡墨流年

青春的脚步停留在这三月清醒的梦里。那缕淡淡槐花香般的幽情宛若一个独自撑着油纸伞,彷徨在悠长悠长雨巷间的姑娘--凄婉而又迷茫。小檐日日燕飞来,子规啼里雨如烟。清流的小溪带着落花的馨香,漂过我独步的蹊径;花影迷离的栏幌间迷幻了万千随风飘舞的婀娜柳絮,却掩盖不住屋甍上瓦草的落寞。春寒无语:燕飞来,问春何在?唯有池塘白壁。 盛夏的过往是驿路上窗外一瞬的风景。那磬钟隐隐余响间,寥落的蝉声已裹挟着七月的旅情从指缝的罅隙间--轻易滑过。乳鸭池塘水浅深,满院蔷薇锁浓荫。盈溢着清香的油菜花间,几只蹁跹的蝶儿在无数个春秋变迁中往复蛹变;似梦归鸿般清晰的笑靥突然被墙垣间狭长的曲巷遮断,那凄离如'' 丁香空结雨中怨'' ,纵然无情亦动人。蓦然回望: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金秋的驻足是翰漠上一间寂寞的客栈。那霜浸红叶层林尽染的漫溯,恍若在逆流而上的苍苍蒹葭中找寻在水一方的伊人--凄美亦悠远。秋山松子空落尽,枫林黄叶凝深潭。隔墙的乱石堆,接骨木,毛蕊花间,长吟的蟋蟀和轻捷的叫天子隐匿起了形迹;孤寂的青砖街巷端,几缕苍烟在朔风中予万物涂以冥暗的色调,就连江畔垂钓的蓑翁鬓角也成了秋天。故人何在?:长亭外,古道边,衰草映斜阳。

银冬的帷幔是夜幕了北斗极光泻下的一片光华。那独倚于枯藤下凌寒悯默的老者,用他苍茫的目光锁住了这瞳仁间瞬息的平静--似蝉翼般轻轻滑落的雪绒花和着淅零的风声,一起归于时间永不回覆的流沙河中,北风卷地百草折,更哪堪冷落寮窗!素雪散落在幽蓝的风铃上,古老的石井栏边和雨人颓丧的肩头,无人忍得挥手拂去;当阑珊的灯火点燃万家欢乐的时候,那雪地上的荧燎在一阵稀落的爆竹声中正告诉我,生命的青树又多了一层年轮。默立苍穹:西风凋树,韶光年华,飞逝如梭。

抚紫檀之雕纹,怜蒺藜之黄花,沉静余间,流光乍泄。飘飘然若裴衣滑落于肩--是雁影南归的凄然;规规然似花坞落红满地--是鹧鸪晚归的虚空。独立于长窗前,聆听这周遭无序的音律:是草叶虫隔世的呢喃,还是互为琴瑟之好的蟋蟀在离别之际,共奏另一番壮丽的笑傲江湖?忽然,我想起了那过往人流中已无音讯的河畔雨人。他忧郁的眼神似一弯朦胧月,摩挲着我涣散的长影。而今在如黛的青山里--他,消失了。那如楮墨般淡褪的流年间,我在找寻那剥落在墙上的岁月。又或者只为寻觅一处可以容纳本心的蜃楼,永远地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俯瞰城湖共融的一派古迹:小禾嫣然地生长在藻萍上,水光滟潋地浮动于人之心。这城之眼--城之碧玉,是玲珑小巧的湖心亭。从一段未知的历史开始到仍将继续的历史的结束,像一个独立的少年静默地看着周围的光景和他一起慢慢地苍老,再慢慢在时间的长廊中和湖水归于如初的平静,一样地不朽。

亭前是满际的芦苇,身后是百叶窗深锁的一度空间。再次回望,鸦青的门壁上炫耀的朱砂一渐渐淡褪去,曲栏上藓苔的斑痕已浑然成了古迹。翰墨跃然于纸,印鉴诗画之流韵。似蝶舞春秋之后,一抹啼痕不知在何年月滑落于这陈迹上,卷轴之时,墨香尽失,唯有这墨迹在岁月中一点一点地悄然淡去。

我踏着古之幽香而来,在日暮摇落时离去。那河边的鹭鸶展开洁白的羽翼伸入云中,在水面上闪过一道惊鸿般的掠影。夕阳残照下昏黄的世界里,波涛以它一颗纤尘不染的心漂洗着世间无尽的哀情。那些悲怆和纷争都淡然化作今天的沉静与内秀。寂寞,但不荒芜。 寥落的蝉声钝响在着沉寂的古刹上空,四周仿佛兰若寺一般的幽秘。我怀着一颗皈依的赤心,远离雾气氤氲的城廓。那凝眸远望间已走过的岁月,黯然而又憔悴地离开。我会用真

善的眼光期待每个夜晚天空有紫微星闪耀,而在那个时候地上会有一个人在流年中慢慢长大。